Thursday, 7 May 2015

市井之徒想當年之"食"事, 難忘已經消失或將會消失的"美食"!


 Wei 姐講起錦鹵雲吞, 啊呀! 難忘記, 也不能忘記, 這食品基本消失, 郤還是苟延殘喘, 有些酒樓無端又加返點心譜, 其實應屬粉麫飯範疇。

這碟食往昔...五六七十年代...很受歡迎, 自七十後慢慢淡出粵茶館了, 原因不詳。

去年返港, 大兒知老鬼喜這碟頭, 告之老父, 灣仔某酒樓特點有這東西, 他及二孫曾嚐試並喜歡。

於是跟隨"老闆"及二小魔怪去該館品茗, 叫來一試, 上碟後, 老鬼已眉頭縐, 碟頭不大, 澆頭色水怪異, 拿起炸雲吞, 晒士縮減, 不脆; 澆頭一陣曾近榮工業醋味道, 一撈內容, 碎碎濕濕, 唔知係乜!

可是, 二小魔怪歡喜若狂,雀躍不已!

其實往昔錦鹵雲吞, 每一炸雲吞, 手掌大小, 包饀不多; 澆頭內容豐富, 主要是扶翅, 如雞腎、豬腰、豬肚、瘦肉、叉燒、燒鴨,鮮魷魚, 青紅燈籠椒, 洋葱一定夠多, 甜酸醋酸甜適中, 最重要是沒有如今的化學酸味, 不知如何, 今時今日的醋, 氣味及味道都很古怪。

錦鹵雲吞, 氣勢已盡, 只留下記憶!





 上圖左是龜包, 已經消失, 中上叫十字包, 少見了, 右是車輪包, 環頭環尾尚偶見踪影。

前曾講過, 家陣香江的雞尾包, 古靈精怪, 尤其那些大店, 價錢貴果啲, 做得最騎呢, 反之環頭環尾小餅店或小老茶餐廳還能有"國際標準"。

雞尾包不應"太大", 長四吋半濶吋半, 體型要係雞尾包才可叫雞尾包, 修長加二橫牛油薄脆,內饀有椰香, 包面塗疍要夠, 烤出來才能色澤鮮明!

可惜, 尤其大店出品, 橢圓又有, 飛碟又有, 成個叉燒餐包, 不過加二條唔知乜嘅黃綫,咁就話雞尾包,仲要老年咁貴!


Mei 妹提及蘿蔔絲餅, 炸油池, 又係恐龍咗美食, 已前沙田等郊外遠足熱點大多會有, 沙田的炸豆腐檔除咗Wei姐提及的三角豆腐外, 蘿蔔絲餅多伴隨左右。
這餅之吸引處是蘿蔔及蝦米, 已前的蘿蔔香味, 清香幽蘭, 加蝦味的海鹹瑰麗, 餅本身外脆內軟, 老鬼打緊鍵盤都流起口水..........。
無奈又無奈, 忘不了你!
 

潮州夾餅, 兒時至愛, 尤其冬天, 老媽子帶我上學, 已前香港的冬天真是冬天, 寒風澟烈, 老媽子一見潮州夾餅, 多會買給老鬼, 啊, 、熱、香、脆, 外皮卜卜脆, 餅身軟棉棉, 熱辣辣, 加上白糖花生, 嘩! 嘿, 老鬼真不明白, 如今年青人點解要食"披沙", "披沙"對比潮州夾餅, 等於沙士比亞對比三毫子小說, 潮州夾餅就是沙士比亞, 意大利披沙等於三毫子小說, 點比?


往昔歲月, 雖窮郤多"享受", 如今,那些被傳播人亂吹亂捧的"各國美食",好多是"吹"出來, 老鬼難以接受! 可能老鬼DNA係....追唔上潮流.....。


4 comments:

  1. 前人創意和刻苦精神,令人敬佩拜服。
    一挑一擔,已可糊口。
    安哥不但技術好,觀察亦入微,很多細節都不放過,
    像那頂客家涼帽,和潮州炸餅那位先生的褲子………
    以前在農村,鄰居種菜的,就是穿這種褲子,寬寬大大的,
    褲頭反摺,也不用皮帶。
    現在新界都不是以前的新界了,這些穿著也應該很少見罷?

    ReplyDelete
  2. 從今輯的服飾,想到了早些時候的「武則天」劇集的服裝問題………
    那個年代的女性服飾應該是怎樣的呢?
    怎麼以前的人畫的「仕女圖」好像沒有這個道德問題?
    聽說沈從文攪了個「中國歷代服飾」的研究,應該是有看頭的……
    一衣一著,應該看到很多社會和文化的問題………………………
    安哥,諗諗佢?

    ReplyDelete
  3. 第一幅圖的相中人給我的感覺是年少醒目的安哥啊!
    潮州漢烤夾餅的姿勢繪畫得神情十足, 這幅夾餅圖畫真是無得彈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多謝,不过一世人未醒目过,混混岳岳,好在一生常有良師益友,感恩。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