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September 2014

沙茶牛河、獅蚶、蚵仔烙,,,,一段情的永樂街。海漂後舊地重遊!

 
六十年代, 香港經濟開始起飛, 人們對前途充滿幻想及希望, 眾人都天天學習, 日日向上 ,任勞任怨, 白日上班, 晚上夜校進修,有一頓好的消夜已是非常滿足...
屎坑巷(香馨里)就係消夜的好地方!

















































   獅蚶,帶著血水, 鮮而甜; 沙茶牛河, 牛肉嫩滑、沙茶夠香、河粉夠滑,如今曾在不同地方, 不同食肆試食, 始終不能 Match 當年滋味, 就是在相同店號(現已成"高貴"名店了!)也不能做回當時水平, 蚵仔烙更加沒有辦法回复當年情了!


































































如今屎坑巷已改做成中藥材公園了,主意不錯, 不過保持起來相信有困難, 有些展品不太完善了!



 永樂街, 充滿兒時及青年時記憶, 難忘的是潮州伯母做的潮州"芋泥",從離開該地後,沒有辦法食到近似伯母的手勢!
幾十年後,始終對她有歉意!

 中環九如坊一帶, 兒時就在此石級爬上爬落!因老父工作於此,當時是印刷集中地之一

 曾經是搵食的地方, 印刷本是香港工業一重要環節,可是如今已經沒落,這裡已不見踪影!
懷念踎係凳仔食牛腩的時光,要肥要爽,要湯,不知是否味覺衰退了,已找不到昔日味道!
不過還是過百人排隊幫趁!你唔幫趁係你嘅錯!

忽然走到北角, 昔日服務的港英機關"皇家倉(幾咁獅龍旗Feel)

時間,,,,當時過的時候真係好"時艱", 可是,過去了,好像是昨天!

7 comments:

  1. 安哥: 我在香馨里影咗「百草堂」:
    http://usweiwei.blogspot.com/2014/03/wei-wei-found-more-changed-places.html
    「屎坑巷」不雅, 我記得以前的巷裏只有潮州食檔, 所以叫「潮州巷」。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說的對,不過果個年代,啲人尚未有“正字正确”的觀念,家陣梗係唔可以咁講。

      Delete
  2. 難得一見的幽靜場面 , 應該是大清早罷?
    從上環去北角, 遊電車河?

    ReplyDelete
  3. [[沙茶牛河、獅蚶、蚵仔烙,,,,.................]]
    流哂口水.

    [China Bird's Nest Hong] ?
    點解唔用Co.既?
    中西合壁乎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咁南北行在英文怎稱呼呢?
      安哥:不要心煩啊……請繼續寫「故鄉遊」罷,
      大家吹吹水多好。
      大洋彼岸的事就不要看了。
      「管他春夏與秋冬」啊!
      祝晚安!

      Delete
  4. 每逢周末, 必飲大2杯 . 此習慣從1974至今未改.
    趁半分醉, 找回一些[ 憤世嫉俗] 的[ 博客文] , 聊博諸君一笑:
    (原文貼在山木先生大報的博客)
    ===========================================
    沒有權威的年代………………………………
    請容我犯賤, 也學人家[求其] UP 幾句來引來[ 萬人注目]
    這真是沒有權威的年代.
    前人對[領導] 是尊敬的, 因為是[萬中選一] , 大家都要經過[鄉試] , [地方選拔] , 再加[翰林院] 的比勁, 才能得一個[ 芝麻] 父母官.
    現在呢?
    只要傳媒不LIKE , 使勁的吹一把[ 民意] 風,
    就算你[一身武藝] , [智慧超眾] ,
    但你不會[做戲] ., 不會 [跟風] , 不會 [ 隨波逐流] ,
    你也是遲早 PK 的.
    改革 ???
    你以為改革是這麼容易 ???
    你照顧得了一些人, 但那些既得利益者呢???
    ……………………………………………………..
    最好的領導人也是沒用的.
    只要傳媒不LIKE , 你肯定PK………
    因為 傳媒捉在既得利益者手上……………………
    因為市井小民都信[寫的和看到的]傳媒.
    2013.01.24
    於四壁居
    有興趣的不妨參考 2013.01.8[X報]邵力勁的
    [迷失中的香港 ] :
    [[......香港已進入喧嘩吵鬧的一零年代。用前任樞機主教的話:我們身處一個思想混亂的年代。這個時代的政治必然是躁動的,因為我們對自身是迷失的,而迷失的結果是不斷的爭吵與尋找;在香港社會對自身價值未能找到共識之前,這種爭吵與尋找會繼續存在並且激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政府不但會處於挨打狀態,甚至會從以前的導演變成配角,因為無論掌握人心還是主導思潮,都不是政府的強項。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