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September 2014

香港的夕陽,,,,,,攝氏三十四五度散步在上環中山公園


這次回港, 要做的事情膠着, 獨自無聊, 天氣炎熱, 商塲個個一樣, 無意中去到海旁, 已近黃昏, 隨意遊逛, 發覺除了跟香港九龍新界離島所有公園一樣, 擋陽光樹木欠奉之外, 好奇怪, 政府建築師們對那些不能遮蔭的樹非常情有獨鍾, 很喜歡不讓人去遊, 去逛, 因為真的太熱, 太曬了, 尤如沙漠, 其實英泥士敏土的建設不錯!


 無奈, 點都釣唔到魚,,,,,

 仔呀, 女呀, 唔好返學咯, 陪老豆睇下海囉!

太陽下山了, 剛上完街(按錯鍵,應該係去完街) , 係呢度透一透, 散水!!!

 這老外, 他盡佔香港便宜, 這麼漂亮, 這麼美的公園, 只有他享用! 洋人亡我之心不死啊!

 夕陽不是無限好, 而是惆悵萬分!

老鬼對一建築物深惡無比, 不知他的擁有者是誰, 他太惡毒了, 用卑劣的手法在香港九龍這香港龍脈之處插了一支不文之物,就把獅子山下精神, 化得煙消雲散, 老鬼只願他有天收, 富貴不出三代!
恢復中華, 建設中華, 做一個勇敢的"中國人", 是這位半個香港人畢生的事業, 可是, 如今香港有部份"高知"連同些沒有了方向的人, 一步都不會踏入這紀念他的公園了!
 看看, 澳門船多麽有力,多麽精神, 香港呢?

 香港公園的特式,,,,曬死你!!!可能那些公園設計師,他她們從不去公園!

我土生土長的地方! 怎能忘記, 也不可能忘記, 可是, 他郤越來越不像我大半生生活過的地方, 我思故我窘!
我不願回"加"的孩子在香港會怎麼樣, 我兩個小孫女長大後會否變成"黃色的蜜蜂"?
都是令我抑鬱的!
維海已不再藍了, 是誰的水污染她?

27 comments:

  1. 去年在港時, 我也影了幾張上環中山公園的相片 :
    http://usweiwei.blogspot.com/2014/02/blog-post_28.html

    安哥: 政府肯增設休憩空間, 市民該感恩啊! 處身中山公園縱然要抵受日曬、風吹、雨淋, 但不失是觀海景的好去處。我在上環土生土長, 自小就與海形影不離, 想下到七十年後才有個讓我安心看海的公園。

    ReplyDelete
    Replies
    1. 安哥: 我們活到這把年紀, 笑看人生吧! 窘和抑鬱於事無補, 只能增加自己的煩惱, 何必呢!

      Delete
    2. 年輕時有幸(亦是不幸),師長們,師傅們,上司們都是抗日戰爭走過來的,明朝人所說“風聲,雨聲,,,”常在他們口裡,這就“害”了一生!
      雖居海外,但是對如今香江一切,真是,,,,,
      在西方所謂民主,唉,,,不再說了,,,,放下,自在,阿彌陀佛!

      Delete
    3. Wei _Wei原來曾在上環生活……
      我以前認識一在旅途中識的朋友,她也住上環,在新街。
      有年我回港找她,可惜人去樓十空了……

      Delete
    4. 我是在東華医院出生,兒時在伊利近街長大,永樂街同棧是同村亞伯工作地方,父差不多每晚都拖我到永樂街跟伯談話家常,很多時會去海安冰室,夏天是飲冰,冬天食克戟。
      到青年,又是永樂街,刻骨銘心的一段情,渡過六七動亂,可惜五年過去,無疾而終,所以中上環永遠是一生烙印!

      Delete
    5. 那一年她到那邊遊學.
      聽我說餓[炆豬肉]很久了, 就說臨走時要請我吃一餐.
      我不知道那一餐只有我們兩人, 在她的宿舍.
      那一天她特意的炆了一鍋紅燒肉 , 還蒸了一碟水蛋, 再加上一支紅酒……. .
      很豐盛的一餐, 也是我出國以來的第一餐[家常飯].
      那時候我也真傻, 不解風情; 一頓飯下來 , 說的儘是 [唔等駛] 的家國事….
      ……………………………………………………………………
      分別之後 , 有好幾年她都定期按月的寄來 [明月] : [ 月是故鄉明, 別忘了自己的文化……..]

      後來自己終於有能力有機會回去了, [按圖索驥]的到上環這個從未踏足的地方找她…………………..
      [人去樓空] . 鄰居都說她搬走很久了……………..

      她最後寄來的一張聖誕卡是自製的, 咭面寫了一個俊秀的[ 緣]字……………
      [人生如戲]. 回想這些往事的時候 , 除了覺得像3毫子小說 , 更像的是夢………..

      Delete
    6. 安兄, 我對港島不認識 , 對上環更甚.
      查一下地圖, 方知[新街] 跟[東華] 這麼近.
      那一年我沿荷李活道去找, 倒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到地址 .
      匆匆打聽一下就由原路回去了, 附近的景緻都沒好好的細看.
      呵呵 , 不要笑鄉下仔, 我對石屎森林一直有恐懼感 , 常怕迷失其中…….

      Delete
    7. Roger: 在我童年時, 新街是擺滿販賣瓜果疏菜什貨的攤位非常擠迫的。
      安哥: 同棧的橫門是新街市街, 那裏有間與同棧出售一樣貨品的舖頭名公興, 我家就在公興的左邊。海安冰室我很熟, 但甚少幫襯。永樂街由西至東都是我童年每天必經過的地方。

      Delete
    8. 剛回袓鄉,探我伯弟弟,憶起他那枝"大碌竹",况似餘"香(煙香)"尤在!年豐行,還記否,昔日嬋娟就在那樓上,幾十年後竟然在僑居地商場碰見!無限唏噓...
      這次重遊永樂街,舊建築所餘無幾,已聞不到昔日大頭菜味道了,,,,,,,,,,

      Delete
    9. 又wei-wei 女士潮州人乎?應記得潮州釀腸呢?該位小販大伯,,,

      Delete
    10. 近星期忙於在網上追看香港多事之秋, 漏看安哥的提問, sorry!
      wei-wei 祖籍廣東省南海縣沙頭鄉蘇家村。我雖在上環長大, 但不知有潮州釀腸這食品。

      Delete
  2. Good morning Vancouver :
    細心睇,個公園都唔錯,可以看海可以吹風可以釣魚……
    我係新界人,好少見到海,只知大埔個海濱公園都好靚,沿路都有樹。
    我都好鍾意在哪裡看馬鞍山日出。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大埔抑或上水?姓廖的,有田有地噃!

      Delete
    2. 安哥忘記了那句『族大有乞兒』乎?

      Delete
    3. 我唔係原住民。
      我在六十年代初跟人出來的。寄居在粉嶺姑母家16年……
      一段不大快樂的日子。

      Delete
  3. 林花谢了春红,太怱怱,無奈朝来寒雨晚来風,少年泪,心已碎,愁太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又係果句,放下!自在!阿彌陀佛!

    ReplyDelete
    Replies
    1. 花開花落年年有, 時光一去不回頭。
      逝去往事徒追憶, 學懂放下心自在。

      Delete
    2. 日昇日落天天有, 時光點滴在心頭,
      往事唏噓徒追憶, 心經常唸把心修!

      每日除上網, 有時看佛書,又或讀聖經, 滿天神佛都是求心安而矣。
      可是,還是"唔化", 尤其今天看家鄉新聞,,,,,何必呢,何必呢!

      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Replies
    1. 應找汪鋒或楊坤幇你譜曲了!

      Delete
    2. [[應找汪鋒或楊坤幇你譜曲了!]]......

      那兩位應該是有名的音樂家罷?
      安哥有空請多作介紹.

      MSN時代在[緣的家族]也寫過一首, 真的是可以唱的.......
      不過是我自己 [自我陶醉]式的獨唱.

      Delete
    3. Liu 兄, 相信你也是不屑"神州"任何事物的"炆煮"人士, 也從不看不聽"强國"任何音視娛東西, 這二位是强國地位算是幾重要的流行音樂人, 他俩的作品都是很貼普通年青人的生活,“算是"很動人, 一首春天裡, 令我流泪,另一首無所謂, 令我坦然,上YT找找看,找找聽!

      Delete
    4. 安哥似乎一直對我有所誤解.
      我少看祖國文化音視娛新聞是事實,
      但我並無[不屑]他們 , 相反, 我是極端敬重.
      當年在[懷舊]那地方就是因為看不過老是追捧殖民者的[偉業] 而離開的.
      [身在曹營心在漢]
      ..................................................
      而我上次提及[人言報] 的 [ 中秋詩] 也說得很清潔.
      至於甚少上去看身外之事, 那是因為....[忙].
      天天還在為五斗米折腰.
      而且我是1978就離開HK ,
      你認為這個一腳牛屎的新界鄉下仔的[普通話] 會好到那裡 ???
      .............................................................

      剛跟一位[生果迷]吵完故鄉佔中事, 沒好氣了.
      不多說.
      謝謝指點介紹.
      有空定當找出來看.........................
      歌詞可能聽不明,
      音樂我卻能感受的.
      祝周末快樂

      Delete
  6.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7. 78年也是咱人生轉捩點,第一次放洋大英三島(其實二島而已),眼界大開,知自己的極度不足,英語不行,人生經驗不夠,從此修生養性,不再無端憤怒,職業也從此穩定,雖有轉工,都是同行,如是這般,直至九三,隌客Landing,被擺上神枱,帶去見顧問,神推鬼踢,無端端移咗民,二十有多年,隨水漂流,又是一事無成,學人炒股,畢生積蓄,一而二,二而三,輸乾輸淨,邊度嚟,返返邊度,circle game!又回復少年,囊中雖未至如洗,但已是捉襟見肘,再加夕陽已至,不想惆悵,難不惆悵也!
    哈哈,忽然唸起白居易琵琶行,“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改之為: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那年辭捨維海,移居碧詩雲高城。 番鬼之地無歡樂,終歲不聞發達聲。烈市憑江地低濕,惆悵苦惱渡餘生。
    土砲威士忌,飲!

    ReplyDelete
  8. 安兄拍的照片都是景物俱佳,富有人情味。
    歷練半生事融入詩詞裡,精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