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April 2018

Change! Change ? Change !

楓葉BC省政府從4月1日起,碳稅、電費等等都要大漲價!

碳稅上調油價上升

加拿大納稅人聯盟卑詩省總監Kris Sims表示,碳稅會在4月1日上調,油價每升將增加一毫二至一毫三,而省府維多利亞的交通稅同時會上調兩毫。

BC省從2012年開始徵收碳稅,對每噸碳排放徵收30元,而2018年4月1日起增加到每公噸35元,例如,一輛家庭房車加滿汽油要多付5.99元碳稅,小型貨車則要多付10元碳稅。卑詩省已經成為加拿大碳稅最高的省份。

碳稅由上屆省自由黨引入,當時規定省府的碳稅收入中立,即碳稅稅收要用於減稅,回饋納稅人,但後來現任省新民主黨政府取消收入中立的規定。Sims補充,現時的碳稅稅收不會直接作用改善氣候變化的情況,但就會歸入省政府的一般收入, 這稅最初推出時,當時的政棍金寶吹水說, 這是為了環保, 用稅來警醒省民要注意節省能源, 用車及電以及天然氣時應節省就節省, 如在環保目的達控制時回饋省民, 通過後不出幾年, 這承諾已經不翼而飛, 現在的左膠執政黨(注意: 這屆政府並不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 而是英女皇陛下加拿大卑詩省總督欽選, 這政府更加坦白, 碳稅就是莫名其妙稅,歸根到底是歛財及打刧。

二十年前每公升汽油係4毫子加刀, 最低工資係8文, 今時今日最低工資係今年6月1日上调至$12.65, 而汽油係一文五毫幾, 通漲利害呢!工資郤遠遠墮後!

BC公共事業委員會(又不是民選的, 是委任的、欽點的, 公平如何, 無需深究了)駁回早前省政府虛偽的打算凍結水電費的計畫,從4月1日起,水電費將增加百分之3,用戶平均每月要多付大約4元。

卑詩水電公司原本在2016年的申請檔中要求在本年度加價3%,但在2017年11月8日再提交修改申請書,將今年的加幅由3%改到0%,此舉是因應省府凍結電費的命令,不過,委員會週四(3月1日)公佈不批准凍結電費的修改申請。

委員會指出批准凍結電費的理據不足,擔心凍結電費會令卑詩水電公司難以完全填補預測的收入需要,包括例如營運成本和新的資本支出。

礦務及石油資源廳長穆明雪 (Michelle Mungall) 表示,提高水電費會增加省民的負擔,省政府將會採取措施,首先為有需要人士減少有關費用,並與BC Hydro及客戶合作,建立名為lifeline的計畫,合資格人士可支付較少的費用, 呵呵, 得啖笑, 聽清楚…較少, 申請條件多多, 形式主義。

90至千禧年NDP十年浩刧, 而省民郤如此快忘記, 一聲要Change,要思忽多黨輪替, 咁又嚟"浩刧",民主?吊!!!要 Change 都要睇下佢地講乜, 理代係乜, 無厘頭咁話, 啊, 佢做咗幾任, 思思忽忽聽的民主塔利班無腦左膠幻想幼稚ABC吹水, 轉喎,痴膠線, 舉個例子, 老婆幾十年,  係唔係要隔幾年, 個老婆好好地, 你話要換下, 睇下第二個好唔好, 去Change ?

我無上過大學, 唔知的大學教法係點, 不過似乎老毛講得無錯, 有部份真係臭老狗, 唔乜唔得!尤其政治系、社工系、傳媒系, 同埋最遺禍人間嘅法律系。

附: 

"余非" 三藩市《星島中文電台》「時事觀察」節目。
美國時間201842日。

一人一票選舉是否無懈可擊?是否靠譜。
余非 有精闢論述。

陳致中、陳水扁、陳菊:一干人等,是台湾高雄選民的推選對象,然而,高雄在綠營掌控20年之下,纳税人的钱被花光,欠债二千九百零七億台幣,是台湾负债最高的地方政府,但 *選民仍以一人一票選他们?!理性嗎?负责任嗎?

特别是现今18歲已可以投票,這類選民容易受迷惑,並非精明理性一族*有權、有心、有力*(包括财力,人力,物力) *的政治團體可以操作政治選舉,年輕選民的選票* 在碎片化的政治認知之下和受廣告式的選舉做勢 *被這些非常用心經營其政治意識的團體吸取(更不排除他们背後有更有力的經營者)*,社會上賢德之士的被選機會反而被大大削弱?!趨勢是大多數,賢能都選擇不參選,免受攻擊、被奚落、被無理唾罵....等等。

香港的區諾軒也類似,明知他是港獨份子,是公開燒過《基本法》,港島仍有十幾萬選民在今次補選中推選他入局

這两位分别是台獨、港獨人士當選有對照和可供大家思考的作用,究竟一人一票是否真的能選賢任能呢? 不事實是, 有资源又懂得玩廣告式的速銷手段在選舉中便佔盡優勢及每每當選!選出廣告明星才是普遍結果!台湾如是,香港如是,只有 實行強制性投票的新加坡能避開這種弊端。

而這種惡劣之極的現象,明示 一人一票普選絶非等同民主

老安按:楓葉卑詩二十餘年選舉有一怪現象,就係投票率非常低,聯邦選舉比較多,四成, 省選三成多, 市選二成多, 這樣的一人一嫖選舉, 水份如何? 真正的代表如何? 選出來的人有真實的人民代表性沒有? 為什麼某些地方的人這樣迷信一人一嫖, 而有了一人一嫖的地方人民為什麼如此泠漠面對這"難得的人民權力"呢?

很多時候, 有某些扮鬼唐人左膠成日漫罵,唐人唔出來投票, 呢的左膠其實心態絕對係乜奴才!其實主流社會一樣並不熱心去投, 我問左隣右里及工作同伴洋人, 他們有沒有投票, 答案是有, 又沒有, 有者白票也, 沒有者沒有興趣, 問其原因, 答案是"心死", 卑詩某大學政治學教習驚人經典金句, "好嘅人一定唔會出嚟做政棍, 出嚟做政棍嘅九成九係垃圾",嗱, 唔係我講架!
 
老安每次投票都有去, 不過九成九係白票或做到佢廢票, 原因只有一個, 我都唔知佢地係乜水,未選前,冇人聽過佢地名字,(除非係霸住厠所嚟放屁的職業政棍, 不過呢的一定、絕對係政棍, KT,好似溫市個兩位香蕉。)係選舉時先至出來吹, 佢過去係點,任佢噏!(選完,若不幸俾佢當選, 佢競選時講過乜,佢唔記得晒, 主要又係聽大佬(政黨大老,即不同利益團體)話, 最大鑊係呢班政棍,唔係係失意訟棍, 訟師,就係社工, 或是妓者傳媒, 或係工棍工會惡棍, 咁!點選,點民主???

西方呢套, 真係有問題, 你問我, 咁,即係點, 你問我, 我問邊個, 我咁鬼叻, 諗到完美真民主選舉, 我唔係叻個香港三恥!(其中兩個係大學教習, 一個係非正統基督教的話係基督教嘅神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