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 April 2018

閒話舊時民間技術

相信老安應該係最後一批學替照片上色的人, 想當年, 六十年代初及之前, 化學彩色沖印是非常貴, 而且沒有多少間攝影沖晒公司, 主要都要走去那二大名牌攝影器材及物料供應商,如柯達及捷成洋行, 所以一般所謂彩色相都係用人手塗填。

怎樣上色塗填呢…?

原來那個時候, 柯達有一產品, 叫做上色紙薄, 一本有黃綠青藍紙大多數色譜及色彩的染料紙, 上色師傅要有一定美術繪畫知識及技巧, 用本身想像及經驗去設色, 用繪畫毛筆逐筆在黑白沖洗好的照片隨圖中人物上色, 所以每間影相鋪出來的彩色效果都不同。

染色紙是要用清水去溶解及調深淺, 但是要照片彩色能保持較長時間及顏色鮮潤, 當年老師傅秘技係用"口水"代替清水!骨突呢?

老安初學時也絕不習慣, 但是事事實實用"口水"效果係好好多, 不過因為環境的變遷, 學了一段時間, 放棄了, 那時間還是日間做學氣學徒, 收鋪後十點幾去到北河街近大埔道的一間照相鋪跟師父, 事過境遷, 學嚟都冇用, 七十年代電子沖晒民間化, 這些技術轉眼已經被淘汰一空, 不要說今時今日, 電腦科技修相快過打針, 而且靜好多,好多!

講番嚟, 老安都算好彩及夠運,能搭上這些民間技術的尾班車!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miling, standing, child and shoes



































留意的民國照片, 彩色係唔係好唔自然。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當年大部份影相鋪都係用柯達出品的上色色紙, 但係大陸亦有出品, 不過用起上來,差很遠, "味道"亦難捱好多, 所以師傅是以上色價而決定用好的還是差的的色紙。

老安有一樣嘢, 又係搭上尾班車, 我中學時的一位美術老師, 綽號叫"豬油包", 葉哲豪老師,我都可以叫佢做"恩師",從小學開始, 他對我都關照, 推我去書法, 繪畫比賽, 老安輟學後, 都有接觸, 又係六十年代中, 有一次他叫我下班後跟他去他兼職的印鐵製罐廠, 他教我手分色技術, 那個時候, 分色還未完全"現代"化及"電子"化, 譬如印罐, 彩色版都是人手拆色為主。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miling

什麼叫人手拆色? 就是把繪好的美術圖,用紗紙臨摹出四個主要色繪圖便於影板製作, 因為印刷原理係四色, 所要要用四個版。
有些要求高的手拆色, 包括不同專色, 更要多勾多張畫版。
這工作是要有非常耐心同細心, 實際上係非常枯燥。
後來重新入讀夜中學, 便沒有再跟他了。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他是好心一片, 希望我有一技旁身, 很可惜, 他這技藝轉瞬間又係被現代科技大大腳踢走不回頭。不過,對他感恩到現在。

葉師是嶺南畫派的傳人, 可惜命道不太暢順, 未能大出頭, 只在某中學執教席多年而已, 他書法及國畫是真材實料, 尤其山水, 畫家能出頭與否, 真的講運氣, 還有"懂不懂擦鞋"。

2 comments:

  1. 生於大時代轉變時期、當然有幸有不幸矣!

    ReplyDelete
  2. 域哥, 有時候真不明白, 有一些跟老鬼差不多時代, 或者少十年八年的人, 佢地出身亦是大英對港人壓迫壓制的環境, 如今郤"感恩"大英的冇炆煮, 要跟風跟的冇厘頭李二等染黃頭髮提起屍燶旗自認豬乸人, 最難明係呢的人實際日夜上深圳搵食溝泪,真係唔明白!
    老鬼雖然為咗搵食, 對事頭婆發過幾次口不對心的誓言, 但係總難忘,攞住個"不必替薯括弧海外嘅扒士砵"在大英本土海關受侮辱的經驗,回看今天,糠稈的社會福利,政府前綫的高效, 炆煮及豉油的高度, 是昔日完全不能想像, 當然每個社會都有問題, 如今,樓房的難上車高價, 是令人討厭,不過, 全世界任何大城市一樣, 無法避色, 因為自由市塲的魔咒在作怪, 大溫哥華已經被樓房炒賣弄至焦頭爛額, 那些人不往外看, 只是一味"虛幻"的戇鳩意識形態把糠稈弄至雞犬不靈, 真係難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