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February 2018

獨釣寒江雪, 大年初三, 賞雪。

大年初三的列治文士提夫斯頓灰角公園。




 雪中一景




                 到處無家到處家, 冰寒地凍數烏鴉, 逍遙自在唯在心, 雪遇春風總會化。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唐‧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

                                          夫妻本是同林鳥, 風雪來時各自飛!



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唐. 柳宗元

終於下雪了, 終於零度下了!

                                                                           雪雲敝白日

7 comments:

  1. 看到飄飄雪雨堆積,就使人心寒意懶! 難怪母親當初不喜歡我為女兒取個雪字。

    ReplyDelete
  2. 今日超大雪, 怕!怕!怕!

    ReplyDelete
  3. 因為曾經見到報章上有一大版賣酒的廣告:“雪裡玉”,就此取了個“雪”字給女兒,可是在寒冬出世,理應取個溫潤的名字才是。除了“冰雪聰明”是可取的,此外,風寒雨雪,就是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場景和句子!

    ReplyDelete
  4. 從前的光藝電影公司,有一位女星名叫“江雪”,相信是取自唐詩“獨釣寒江雪”。
    長城的“夏夢”表示仲夏夜之夢,她的清秀閑雅的丰姿,不知迷倒了多少才子。可惜,如今俱往矣。

    ReplyDelete
  5. 雪之唯物, 可遠觀而不可親近, 平生第一次見雪是在大英帝國, 時唯1978年冬, 在旅舍一早起床, 推窗見雪, 興奮莫名, 隨後知道滋味, 怕!

    ReplyDelete
  6. 剛才上網搜尋“江雪”的資料,是2015年的,知道她生活得很好,令人安慰!
    除了喜歡“踏雪尋梅”這首歌,對於“雪”從來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感覺。

    ReplyDelete
  7. 難得安兄在雪地中走動,拍來冰天雪地的照片。蓋了印章的一幅,是安兄畫的嗎? 這圖很切合詩文,也創意十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