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January 2018

天低雲暗枉斷腸, 徘徊河畔亂思量…。

冬日垂釣


冬日垂釣好閒情,
魚兒難覓水難清,
只欲效法羗公太,
一朝得道天靈靈。
 

樹落水中影,
虛幻像已成 ,
倐忽晴天後,
日照已無形。


 一切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人生一世只不過如水中影。

無奈
潮去潮落是永恒,
冷風苦雨伴烏雲,
人定勝天空口語,
歲月如歌去無痕。

風繼續吹, 水繼續冷, 潮繼續湧, 雲繼續低, 潮去潮落, 咁就一生!

 一剎那光輝,並不永恒, 百年企業, 不也一敗無成, 只餘空廈, 徒添悲情。
什麼事兒都不會是永恒, 意識形態, 更不能長久!


往昔光輝何在, 只餘殘桩斷柱, 什麼也是過眼雲煙, 只有烏雲殘陽永不變。

 這個冬天不太冷, 竟無雪影留堤間, 空塢依然百鳥棲, 漁舟無魚泊岸閒。

 午間三點已斜陽, 蘆葦竟然放氛芳, 暮色早臨陪雲暗, 躑躅徘徊一老鄉。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