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November 2017

愁絲似亂柳,秋心望斷楚江流…






秋葉姨談及, 老安再說粵曲名曲"吟盡楚江秋"

(八板南音板面)
借酒銷愁,添愁,一江秋,幾番夢回,紅豆暗拋,悲歌奏,往景依稀,知否淚珠向誰流,檀郎猶複瘦,只因舊愛難了,奈何自身,愁絲似亂柳,秋心望斷楚江流

(南音)
流水恨,恨隨舟,西山紅葉滿江流,荒塚斜陽黃昏後,我呢個飄萍孤客淚盈鉤,記得初道相逢如故舊,藍橋踐約你重半含愁,愁容未襝先啟口,吐盡衷腸怨恨休,知卿望族名閨繡,京華風雨致有獨飄流,說到淚淺香襟你頻掩袖,你身同飛絮我似孤舟,與你一載相依今世默許長相守,長相守,願效文禽親愛永綢繆
猶記月下花前同數更漏,郎情妾意你笑還羞,有陣輕摟蠻腰疑是風前楊柳,你桃腮杏臉比芍藥嬌柔,秋水眼波橫春山眉峰秀,雙瞳如漆亮眉畫如鉤,皓齒紅唇未言香先透,的是嫦娥天降與俗客情投,每當月白風清共把瑤琴奏,平湖秋月我地共泛輕舟,文禽有意隨舟後,遊魚相送逐水流,嬌情愛我如山厚,我愛嬌情可曆千秋,笑笑歡歡郎心似酒,估道良緣天訂可永結襟綢

怎料烽火起藍天憑倭寇,執戈衛國望把妖紛收,你玉質蘭姿難遠走,金戈鐵馬慘折溫柔,名將佳人難偕白首,總是重重災障多劫多憂,亂世情緣難得天佑,鏡花水月花落水流,今日舊約難尋剩我淒涼低首,斜陽風雨憑寄青塚荒丘,豈料合歡酒未嘗就先嘗苦酒,三杯淚酒灑向你墳頭
冷月一彎已是黃昏後,纖纖遙掛似銀鉤,織恨如絲欲結同心扣,相思鉤扣鉤起舊恨上心頭,墳伴垂陽同卿柔弱瘦,飄搖零落已近深秋,當日折柳在幹江你頻掩袖,蓬萊韻事似煙浮,縱有深情難成佳偶,驚回殘夢夜冷風秋,我獨抱銀箏和淚奏,再難和奏你婉囀鶯喉,只盼琴瑟和鳴情深義厚,念到琴殘瑟破淚落不休,相思血淚拋紅豆,纍纍串串化閑愁,你獨處陰間無佳偶,定必盼郎相會一訴別緒離憂,我欲殉國殉情陪嬌左右,無奈男兒救國可惜願難酬,今日血淚絲絲灑向墳前作奠酒,我癡郎吟盡楚江秋,你遊魂杳杳要將郎等候,要將郎等候,他日癡郎伴你作九霄遊
此曲原為王君如先生撰的粵曲,最初由骨子唱家鍾雲山主唱的。由唐健垣改成全南音。

王君如先生是香港近代名作家舒巷城的弟弟,姓王,名照泉,筆名君如。
舒巷城本姓王,筆名「舒巷城」大鼎鼎的蓋過了原名「王深泉」,弟弟王照泉粵曲名家,筆名「王君如」用了幾乎一輩子。
王君如先生出生在1922(香港海員大罷工之年. 但其身份証則是1924年出生.), 其家族祖孫四代早在1920年以前己居於西灣河太寧街矣.其兄舒項城先生比師大三歲. 王師幼年即耽於文藝. 於粵曲藝術造詣尤深

王君如先生剛介耿直而不拘小節. 不諛權貴. 唯在國家民族之大是大非,態度絕不含糊平日處事極為低調, 對人隨和. 尤其年幾謝絕一切社交應酬矣. 唯以其人才高藝絕,遣字倚声,別具心眼. 歌者每以淂師一曲以為傲, 故在粵曲藝術界中飲譽殊深,極得界中人尊重也.

其舊作中以"吟盡楚江秋"一曲最為膾炙人口.然王君如先生則謂其至佳者應是"飲淚彈歌送漢卿",然曲高和寡,叫好不叫座何!

吟盡楚江秋-王君如老師原曲詞:
借酒銷愁,添愁一江秋.幾番夢回,紅豆暗拋悲歌奏.往景依稀知否淚珠為誰流檀郎猶獨瘦,只因舊愛,奈何自身愁絲似亂栁秋心望斷楚江流
流水恨恨隨秋西山紅葉滿江頭荒塚夕陽黄昏後呢個飄蓬孤客淚盈甌記得初度相逢如故舊藍桥踐約半含愁愁容未襝先唘口,吐盡衷腸怨恨休知卿望族名閨秀京華風雨致有獨飄流說到淚濺香襟頻掩袖你身同飛絮我似孤舟一載相思今世默許長相守、長相守每是欄干曲處,偷吻你笑還羞有陣輕摟蠻腰,疑是風前楊柳,秋水眼波橫春山眉峰聚你桃腮杏臉猶比芍葯嬌柔

泛輕舟,逐水流只道嬌情愛我深如海我愛嬌情又若何? 笑笑歡歡郎心似酒怎料烽火起南天憑凌倭寇金戈鉄馬惨折温柔嘆道名將佳人,千古未許人間見白首,水月鏡花原是夢,只有夕陽風雨憑弔青塚荒丘

恨煞恨煞相思鉤,更勾舊恨上心頭,綠窓柳想是同卿同卿柔弱瘦夜冷夜冷風聲秋更憶韻事似煙浮夢佳偶獨抱秦箏秦箏和淚奏思前因前因何忍紅顏為郎情意厚念來淚暗偷自憐沒計銷愁怎怨得相思鉤

今日血淚絲絲,灑向墳前作奠酒遊魂杳杳知何處教郎吟盡楚江秋

以上曲詞原錄自馬銘昌兄演唱紀錄,後交与王君如先生審閱,發現有數字與原作不符附原詞以真面也。

有識者認為唐健垣先生將師原作增減後改為全南音之曲詞唯其意境用字,重叠鋪陳,了無新意批評曰]畫虎不成反類犬矣某些人主其水平尚在已故潘卓師之下也據聞有有心人有意將原曲翻作全南音以新耳目

老安按: 據曲詞所撰, 此曲應是描寫抗日戰爭時候的世情及人情, 曲中之楚江只是借古寄意, 並無實際所指地理, 君如先生長年住在西灣河,西灣河對着鯉魚門海峽,這個維多利亞港的東面入口其實就是唱詞中「楚江」的文學原型,唱曲者聽曲者大概也不必深究了,這一點點曲壇掌故只宜細說也。

其實楚江秋的楚江在什麼地方? 楚江就是現在的長江。楚國發源於長江流域上的湖北、湖南地區。之後一直東進,至戰國相繼滅了長江流域各國。佔據了整個長江流域,故古人亦稱長江為楚江。


附:宋人楚江秋詞二首
《浣溪沙》
年代: 宋 作者: 劉一止
莫問新歡與舊愁。淺顰微笑總風流。眼波橫注楚江秋。十字街頭家住處,心腸四散幾時休。攬風招月是朱樓。

《一萼紅·玉搔頭》
年代: 宋 作者: 尹濟翁
玉搔頭。是何人敲折,應為節秦謳。棐幾朱弦,剪燈雪藕,幾回數盡更籌。草草又、一番春夢,夢覺了、風雨楚江秋。卻恨閑身,不如鴻雁,飛過妝樓。又是山枯水瘦,歎回腸難貯,萬斛新愁。懶複能歌,那堪對酒,物華冉冉都休。江上柳、千絲萬縷,惱亂人、更忍凝眸。猶怕月來弄影,莫上簾鉤。


文字及視頻老安抄書及轉載也!

7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Replie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elete
  2. 唐滌生為粵劇、粵片編劇及撰曲,文詞優雅,也有引用“楚江」一詞,寫在“再世紅梅記”一劇裡。 唱這麼長的南音,很考唱功。

    ReplyDelete
  3. 咁多個版本,獨喜鍾雲山,至於唐先生及甘先生版本,老鬼出身草根,難適應太過文人雅士式的演繹,不能共鳴。
    廣州粵藝人葉幼琪啌口幼細,而詞情表達亦合口味。

    ReplyDelete
  4. 上網聽過鍾雲山的歌,真係好好聽。聽說廣州是粵劇的發祥地,曾經培養出很多知名的粵劇伶人,和粵曲的歌唱家。

    ReplyDelete
  5. 聽過好幾首任白的經典粵劇歌曲,覺得很悅耳動聽。鳳閣恩仇未了情的主題曲也很好:「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小時這一曲真是街知巷聞。以前舍兄借了唱片機回家,記憶猶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