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June 2017

真係空空如也,色即是空, 出咁嘅人工!!!


阿隬陀佛…

未著袈裟嫌多事,
著起袈裟事更多,
袈裟難著此其時
月薪一萬捱番薯!

原來和尚如此難當, 又要IT, 又要英格嚟薯, 仲要識唸經, 又要讀埋碩士, 啊哈, 原來人工咁鬼便宜, 早知如此, 不如走落香江讀下做老師, 開頭已經兩萬幾, 仲要可以隨便玩下黃絲帶, 種下蘭花!!!

喃嘸喃嘸,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某地某大佛寺,招聘駐寺和尚, 啊哈,啊呀, 真要命, 學歷要求高於唐三藏,可是人工等於洗盤碗!

真係空空如也,色即是空!!!



上圖, 某地一年輕主持, 靚仔過黃曉明, 謝乜峰!!!


56 comments:

  1. 睇唔明:開首寫住[新昌大佛寺], 後尾寫[新昌賓館]???

    ReplyDelete
  2. 如今大地寺庙多已企業化,寺下有不同事業,賓館是寺開辨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Hotel YMCA....Hostel YWCA....This is the world we're living.....

      Delete
  3. Liu Roger兄真是心水清。
    為方便參拜或旅遊的人士偶然一宿,佛寺旁建有賓館亦正常。香港大嶼山寶蓮寺亦有相類的宿處,我年輕時往鳳凰山看日出便借宿過。
    然而,那個新昌大佛寺招聘是假的,這類玩笑網上充斥,內容每隔一段時間修改一下,放上網又玩過。
    https://kknews.cc/zh-hk/other/mggeb3z.html

    ReplyDelete
    Replies
    1. 貴 先生慧眼 ! 讚. 大佬可能被偏見蒙了心, 真假不分,故有此文.

      Delete
    2. 台灣有很多的地方寺院也是有免費的廂房,供給真正有需要的遊客的, 不一定是善信,也不一定是窮人.....

      Delete
    3. Roger兄客氣,小弟豈有慧眼。
      又安大哥可能太忙,貼文前無暇查證。
      我當年住寶蓮寺客宿是要付費的,但不貴,舒適,唯缺冷氣機(當然)…哈哈…

      Delete
    4. 貴大哥真有心,搵到真相,多謝多謝,家陣資訊太多,真假難料,要老友們互相提醒!
      再次謝謝!

      不過今時今日,職塲混亂,有的"老闆"會博大霧,低價搵求職老襯!

      我大兒沙士時回流,高學歷,第一星期,有人出幾千文人工,他照殺,志在開頭,如今守得雲開咯!

      Delete
    5. 安大哥不介意我冒昧,我就放心咯。
      令公子事業有成,恭喜恭喜!
      有時真係好睇做著什麼公司,有些起薪低但學到野,有些起薪低時上司又孤寒唔教野,轉工又怕自己無料到,咁就得個捱…

      Delete
  4. 閒中吹水,意見有不同,正常,只要輕鬆友善,有乜所謂,又有時,好多消息係有問題,互相提示,知多的,有何不好,哈哈!
    講起打工,老鬼俾"老細"出賣唔少次咯,認命!
    Roger 夠成日乜我, 有乜問題, 過癮噃, 最緊要大家恰皮, 繼續吹水!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大哥說得好!
      又大哥有機會就講下「俾老細出賣」的故事咯,讓大家警愓、學習…(笑)

      Delete
  5. 想起了某黃C女大將 ,在四月一日看到一則說某油國大款要在飛機上起個泳池的新聞, 即刻引用並在其臉書?微博?上大吹特吹的故事...身為律師女大將,竟也中招...嘿

    ReplyDelete
    Replies
    1. 所以,乜嘢係真,乜嘢係假,好多時會中招!
      又所以,三三二二真相如何,邊便都唔好盡信!
      哈哈,唔敢再講!

      Delete
    2. 又咁啱, 今午在搜集一些這件事資料,發覺成十年前已經有人做咗研究,而那個死鬼ATV在1994都出過[新聞透視],播出西班牙佬由午夜到清晨所拍的片段...

      Delete
    3. 睇到人家的資料, 真係齊全到呢可以寫一本厚厚的論文...這才是真正的求是求真做學問. 恕小弟不在此附上連結, 有心尋求真相的總會找到.

      Delete
    4. 嗰間死鬼ATV, 雖然細細地,但係出過好多好節目,特別係講時事的.好似佢為呢件事所做的特輯,有眼你睇.可惜遲咗5年,故鄉班高知/有青早已中哂毒,藥王再世都救唔返.

      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elete
    6.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elete
    7. 係《時事進擊》。
      依當時人李玉蓮所講,西班牙套記錄片本身頗長,我猜如果播足,當中可能有片段會令香港觀眾不安,所以亞視高層為「維穩」而禁播。最後套片只剪選出天安門廣場和平清場的八九分鐘。播出後多數港人驚訝,咁「乾淨」的片段亞視何須禁播?「六君子」又何須要脅辭職?總之,愚見認為,更重要的部份並無播出,被攔下了。

      《亞視六君子 廿年首聚》
      https://youtu.be/YFvkXBfegmg

      《ATV 1994/06/04 六四 時事追擊:歷史的空白 Part 3》
      https://youtu.be/W9wXM6Ol-Kg

      Delete
    8. 西班牙紀錄片應該很長,因為沒可能進了去才拍那幾分鐘.我相信末後的一段應該會是very disturbing令部分人仕不安,甚至改變全世界人對整件事的看法....

      Delete
    9. 片中看到學生和平離場而廣播亦再三警告不要燒垃圾...可見當時的氣氛還是可以的,但往後廣場外的事情,就沒人知道了...就算有,也沒人打算相信..

      Delete
    10. 不要相信所有運動都是[單純]的,也不要相信參加者全都目標一致.我在法國和這邊看過太多的運動了,或多或少知道怎樣運作....

      Delete
    11. 所以請也不要盡信[六君子]的[廿年首聚],因為這些東西是要批審和剪輯的.也不要定論說禁播對某方有利,事實上這個台就試過領導未死就搶先報導的事情....

      Delete
    12. 《亞視六君子 廿年首聚》不是電視台拍的,所以無審批這回事。套片係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的學生,在2014年為記念事件廿五周年而自己拍的,然後放上網,叫人毋忘事件。

      天安門廣場內學生死傷枕籍是柴X逃亡時所作的彌天大謊,令人齒冷,令民運蒙污。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和平撤離,有片有人證(例如侯德健),可信度高。事實係,「戰鬥」都在廣場外圍的社區和一些城市發生。

      Delete
    13. 補充多句:我說西班牙套片有更重要片斷未給播出,非指天安門廣場有隱藏死傷,而是指軍隊可能在外圍街區的「軍事」行動有令人吃驚的表現,所以禁播。

      Delete
    14. 我當然有留意到某大學新聞系那幾個字,至於我說的[審批/剪輯]不一定是指官方或電視台,製作人在影片未出街前,也肯定做過一番功夫的...話,我就不說得這麼清楚了.

      Delete
    15. [軍隊可能在外圍街區的「軍事」行動有令人吃驚的表現...]士兵總不能坐在那裡給人打給人擲石火燒罷?警告無效還要受到挑戰,我絕對相信軍人[有令人吃驚的表現],在外國我看得多了...

      Delete
    16. 我絕對相信軍人[有令人吃驚的表現],在外國我看得多了...家有家法國有國規.如果沒有這樣,世界會是怎樣?認為青春無敵無有怕的,好好去世界民主大國去[以身試法]罷...

      Delete
    17. Roger兄的意思可能指製作人有既定立場,他們在網頁上的聲明是這樣說的:「我們是一群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的學生。希望在六四廿五年的重要時刻,繼續和各位承傳平反六四的精神」。是「平反六四」。
      被訪者大概亦有立場,首先是維護新聞自由,此所以1994年他們為播放西班牙記錄片而集體辭職;其次可能也認同製作人的立場---平反六四。

      Delete
    18. [記協]應該都好有立埸...而佢地個會的開章明義亦應該係[捍衛新聞自由],咁對今次東方記者事件,你又點睇呢又?利申:我冇東方股票,人亦不住香港,不過我每日睇谷哥送俾我的各色網報...

      Delete
    19. 同一個[平反]亦可作多面看法/解釋: 是平反學生的叛亂罪?還是平反[屠城觀念]?個人覺得大家都給傳媒教練成[先入為主],老共就算清白,這隻死貓還得永世哽下去....

      Delete
    20. (一) 香港記協能否處事公正,並不由此破壞「新聞自由」的理念/概念,好比社會有否偽君子,並不由此破壞仁、義的概念。
      https://goo.gl/CHEOhR

      (二) 「黎涉恐嚇東網記者」有片。
      https://goo.gl/bxoCOk
      東網說「案件現由港島總區刑事總部重案組第三隊跟進。」警方稍後會否提出檢控,最終又告得入否,由法官去判吧。

      (三) 語義要從語境(脈絡)中理解。語境除了指文本的上文下理,歷史脈絡也是重要因素,香港人自1989年後對「平反六四」的語義理解,仍是一脈相承,指「為八九民運平反」。
      https://goo.gl/lrVobd
      如果Roger兄認為要「平反中共被抹黑」,我建議構造一個新術語。

      Delete
  6. 果位搜集三三二二所有外国通訊社所拍片斷,上咗佢部落,實實際際冇得俾某些人"狡辯",可惜,不敵惡勢力圍攻,唯有收聲,老米最近也有"機密"資料出來,証明軍人死傷甚大,不過你點講,都係冇用,某些人"洗腦"成功!
    事發,老鬼一樣火滾,直至半年後,收到一些資料及圖片,開始懷疑,再後來,認識內地一些親歷朋友,始知,原來好大鑊,某些學生真係寃枉,而KT果的一早較咗腳,年輕的軍人死的更寃,其實你肯花多一點時間,上網摷下,應該更了解!
    歷史就是如此,黑中有白,白中有黑,老鬼一句話,後生仔唔好隨便跟風,會死人架!

    ReplyDelete
  7. 我每年都有默悼,我總覺某些人表面乜乜,其實是利用那些無辜死难者而已,心懷惡念,並不真係"炆煮"!而係略著數,係我Feeling!
    老弟,夠了,大家心照!不再談這了。

    ReplyDelete
  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HV076ZL4AE&list=PL55CF4D6E9F050421&index=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LUJbfFHwV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5FRpzBjm2A&t=89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p9W60vxY84

    老弟,竟然有人話以上視頻係電腦做出來,又有人話係三二一一三日後拍喎,你話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些內地新聞聯播中報導的「暴亂」片斷,香港的電視新聞亦引述和轉播過部份,但應在6.4之後播的。

      事件在6.3較晚開始(木樨地發生市民被真槍實彈射擊),6.4凌晨至早上是高峰,6.5則以王維林擋坦克為全世界所感動作結尾。眾所周知,建制中人同樣一面倒為事件悲慟,CY甚至登報「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所以「中共觀點」和片斷應該較遲才為港人知悉。簡言之,除非TVB、ATV刻意延遲轉播內地片斷,建制中人也跟內地官方*早斷了聯絡*,否則,那些「暴徒襲擊軍隊」片斷應是6.3晚和6.4-6.5日的記錄,而不是更早。片斷是內地民眾對軍隊開了殺戒後的反應、攻擊。不要太相信中共旁白的那套感性文藝修辭。

      不過,我記得香港新聞亦拍到過更早日期有個別市民向正在奔跑轉防的軍隊擲出過一輛單車作騷擾。點解記得?因為整隊解放軍人龍穿的竟然是白色帆布鞋。

      Delete
    2. 那一天我在地球的另一邊,看著洋人電視台的[直播],之後叫巴黎的朋友給我買一些特刊寄來,又寄了支票給當時總統夫人的和平基金會....

      Delete
    3. 特刊收到,我看到一些比我在黑房還差的合成照片,然後幾星期我開始冷靜思考,很多疑問就出來了...

      Delete
    4. 看了那段某小姐哭哭啼啼實牙實齒的說[她的事實]時,真是恐怖!想起了殷素素臨死叫個仔千祈唔好信女人一樣...可憐班少林和尚就俾佢玩死...

      Delete
    5. 這位在外方住洋樓養番狗的某小姐聽說近年懺悔了,信了上面的...嘩哈哈,這個教真好,一入去奉獻一點, 即刻洗白白冇哂底,勁過東方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頭都唔駛剃.

      Delete
    6. 呢條此木婊子,老鬼十多年前在上海打工時,已有"朋友"告之,她跟她的老外已在神州開設公司,售賣某些電腦軟件產品,阿爺偷偷地俾佢返咗去,其他除了王乜,吾乜之外,大都好似李呃人咁靜靜雞寫咗乜乜書,返咗去搵真銀,唔信,你地自己上網搜索下,唔好聽我講!

      Delete
    7. 安哥,那些「回內地」的傳言早聽過,柴Ⅹ亦否認過...

      Delete
  9. 貴哥咁大胆,"亂講",哈哈,唔怕被人話五毛?
    如今,太多另一方面視頻及資料浮上水面,可惜太遲了,根深蒂固,點講都冇用,(實際上又係冇乜用,因為事事實實有學生哥牺牲咗),不過唔可以用"大乜殺"去誇大,老鬼較相信是"正變",所以動實彈,趙某人,李大鳥二人應有問題,二人都不是好人, 矮仔變咗丑人,人民變咗儍人,學生軍人變咗做"死人"!
    此日不能忘記,但不能作為"私利"作為"玩嘢"工具,更不能作為出賣乜乜嘅籍口!

    ReplyDelete
    Replies
    1. 安哥:
      我沒有支持中共鎮壓,點會被批是五毛?
      中共觀點的視頻其實並不多,多是6.3打後的那些新聞聯播片斷,不同上傳者自己加些不同字幕去批評當年的民運領袖而矣。說到底中共根本不想重提事件,所以無論官方、傳媒都沒有什麼評論或清談節目敢扯六四。網上的內地視頻根本是五毛翻兜又翻兜,了無新意。哈哈。
      反而香港視頻逐漸增多,因為當年兩個電視台都有緊貼的每日特備新聞,現在給人靜雞雞放上網。

      Delete
  10. 家陣,一點點"多些思考"的言論,都會被人一句五毛掟磚,好似貴氣的記協主席,一答唔到人的質訊,就一句五毛掟過去,(真係好用)
    每次我回老家,個仔一接機,第一句説話,"老豆,係香港唔好亂講嘢!唔好同唔識嘅人亂講嘢,唔好係公眾塲合講香港嘢,最好唔去旺角"某條街"。
    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講起呢個協會,想起近日[東方]單嘢,真係醜.成日講乜乜自由物物自由,一到自己友唔妥,就只有佢自己的[豉油],立場咁明顯,好心唔好再走出坭行啦, 該煨.

      Delete
    2. 大佬個公子講得啱, 去MK千祈唔好亂來,去聽論壇都要行遠一點.有次我去聽李大狀講嘢,剛想舉機影張相,已經有好多對眼掃過來...個人經驗,可能自己多心而已.

      Delete
  11. http://www.64memo.com/b5/12907_2.htm
    美國之音的説法!
    不過,一句講晒,乜都唔好盡信,老説話,觀其行,聽其言,用"常識","邏輯","理性","社會經驗"去看,去分析人和事,"千萬"不要盡信"傳播媒體(不論左中右)"!!
    香港大部份紛亂其實都係揸咪佬,寫稿佬,影相佬,鶴者,訟棍煽惑出嚟!而正苦及紅星又係笨同蠢,成日跟魔笛起舞,搬石頭打自己腳!於是亂局越亂,冇眼睇!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又千萬唔好[先入為主], [人講你信].一旦有咗[成見],[偏見],好難改變[睇法]和思想方向的.

      Delete
    2. 好似嗰件事咁,如果嗰個國家唔係有個黑底唔乾淨,家底又窮, 人家都唔會咁容易砌佢生豬肉啦...而家就算當時佢真係自衛反抗都冇用,黃河水都洗唔清, 搵鬼信咩...

      Delete
    3. 老弟講得啱,所以廿幾年來老鬼唔敢出聲,唔敢同人講!
      因工作行業關係,在事後不夠半年,有一老友客戶收到一個Job,係做Graphic 製版,某部把當日前後發生的新聞圖片,印製一本內地某機關送給當時有份執勤單位,尤其是那近二百殉職軍人遺屬的那個時候,開始對這事有多一種看法,之前,老鬼不斷利用手中工具,將"大乜乜"香港剪報及評論發送大地,工作的公司在大地很有聯繫。
      不過,老友講明,不能洩外,(當年風頭火勢,講都無人肯聽及信)
      二十年後,這些另一角度圖片及視頻陸續出來了,老鬼唔怕跟風。
      講時講,到今不明白,紅星正苦點解唔大大方方攞出嚟,正正式式向天下展示當年另一角度?(是否還有手尾未清…李大鳥還未死,呢條友是罪魁禍首!)

      Delete
    4. 有怎樣的立場就有怎樣的觀點.有怎樣的觀點就有怎樣的看法.有怎樣的看法就會有怎樣的定論...風頭火勢夾硬上,唔係燒死就係俾風噓死...

      Delete
    5. 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論語公冶長篇

      Delete
  12. 當年事發之日,第二朝一早返到公司,第一時間衝入老外大班房,未開聲已經痛哭失聲,老細(他是最佳老闆,荷蘭人,對我"寵愛"有加,至今懷念)拥抱安慰,老鬼向他要求,要利用公司所有器材,印製傳單,編輯香港報章頭條及圖片,淮備上街派發,又請求利用公司所有傳真,將資訊傳至國內所有有聯絡單位,老細爽快答應,公司資源人力,任我調用,上出他房門,向同事們說出想法,全體答應!

    ReplyDelete
  13. 女同事們把所有傳真機開動傳出香港各大報章新聞,技術部門開動所有印藝器材,印製抗議傳單,外勤同事上街派發並籌款給剛成立的乜乜會!
    這二三天,公司都是為這事忙碌!
    如今重提舊事,主要是講"正常人"在那時候都會有熱血,都有民族感情,都有痛,
    但隨著事情發展,"真相"逐步顯現,是否有另一角度思考,當年的慘劇,是否不能避免?又責任是否完全在一方?都是今天的思索了。
    老鬼今天最反對及反感的是每年都拿這悲劇作為"私利"假悼念,真摞水作為某種目的的團體及個人!
    悼念應是誠心誠意,莊嚴尊重,不是大鑼大鼓,扮鬼扮馬,錢錢錢錢的!通街摞水錢箱,所為何事?????
    最重要是慎思!

    ReplyDelete
    Replies
    1. 故鄉人真的這麼有錢和真的這樣慷慨嗎?某報的某位女專欄作家就說出了很多人心中的問題。我也曾熱心過也捐過自己部分人工,但只在事件的那個月~~~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