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September 2016

天高雲淡, 望斷南飛雁。

這天, 跟老伴海邊散步, 天高雲淡, 不期然背誦

毛主席--清平樂.六盤山
一九三五年十月
天高雲淡,
望斷南飛雁。
屈指行程二萬。
六盤山上高峰,
紅旗漫卷西風。
今日長纓在手,
何時縛住蒼龍?

老安借主席詞及韻, 打油乎哉,

二零一六年九月烈治文
天高雲淡,
望斷南飛雁。
大溫風景確好看,
可惜搵食艱難。
光陰似箭矇矓,
海浪輕卷西風。
今日與伴牽手,
何時再返九龍?

浪奔,浪流, 思潮隨水向西流…
仲秋跟老伴散步溫市海灘, 老外人人顯優遊, 很多擺明係"吞泡"蛇王,公司公車還在,尤其外勤車尤多, 回首當年,老鬼不也如是!
唐代白居易的《長相思·汴水流》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吳山點點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 溫哥華看海賞雲!
《終南別業》-王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少年時, 幸好有讀唐詩,很多時触景配情,詩句便來,添興緻!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雲彩揮去卻不去,贏得一身清風…


畫面一出,秋官的杰作就在耳畔…

湖海洗我胸襟,
河山飄我影蹤,
雲彩揮去卻不去,
贏得一身清風。

塵沾不上心間,
情牽不到此心中,
來得安去也寫意,
人生休說苦痛。

聚散匆匆莫牽掛,
未記風波中英雄勇,
就讓浮名輕拋劍外,
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啊…獨行不必相送,
獨行不必相送…(抄書: 楚留香)

黄霑的詞, 顧家輝的曲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雲彩揮去卻不去,贏得一身清風
秋官的這首歌唱的是真好.沾叔電影電視配樂總是能溶如其中,恰到好處.
歌如其人,與其說的唱楚留香,不如說是沾叔自己的寫照,瀟瀟灑灑,不慕名利,而我最喜歡的還是最後幾句,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一下子想到沾叔離開的時候是何等的坦然,而這似乎又是一種孤獨,是遺世獨立的超然,他真的去追求這樣一種超然了,遨遊天地之間,行空萬裏


老伴背影
 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我伴想當年, 美如夏夢, 勝似夏夢, 唉, 如今嫁雞變雞, 嫁狗變狗,俺害了她咯…

6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相伴一生同到老,有緣共聚鑄前生。
    藍天白雲多亮麗,蒼松翠柏更宜人。

    ReplyDelete
  3. 大佬啲相越來越靚。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