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October 2015

多事八卦的老人

什麼叫瞎子摸象……?世情就是,而且這世界之紛亂,新聞佬及新聞姐是主要山埃,凡事要三百六十度睇,唔係見到生果報及類似物體就"盲目"相信所有,一竹篙打晒一船人。

在徐匯區,一女小販,典形嚴重違規,在閙市中車咗三輪車上行人路擺賣,城管去干涉,好言相勸,郤被大駡,老鬼企度睇住過程,城管好話說盡,耐心談法理。我想,他們是否做秀?為什麼新聞界發出來的都是相反一面?為什麼報紙網台及視台只用少數事件無量放大,而不作平衡報導?


小販是不是一句說話,我要搵食就可以橫行天下,這樣對守法者,納稅納牌照的商戶是否公平,對付稅給政府來維持環衛的工人是否合理。

咱是窮人,一個窮字是否大晒,是否一個窮字 就可躺著要社會這個那個甚至再那個,我同輦中都是窮人,但是大多數驣自己努力,都已脫貧,只有極少數因各種原因,還是停留在較不理想階梯,本人並不中產,只是兩餐無愁,兒子亦成材,但從不妒嫉比我成功的老友們,何解,我努力不夠,付出不夠多,收穫不及他人是應有的,為什麼要有不滿?

香港及其他地方,社會上的怨恨、怨憤、怨聲載道,仇恨,不滿及鬧事,其實十中八九是妓者們的不公平,不公平及煽惑,煽風點火做成,縱觀天下新聞界莫不如是,只是香江尤甚,嘩眾取寵賺取銷路,然後攫奪廣告,或尋求另類收入,或另有目的。


我幾十年來對所謂妓者從不相信,而且厭惡,何解,妓者好人太少,大砲及流氓太多,再者他她們太過自已為是,目中無公平公正,尤其這十多年。

妓者的職業病是利劍在手,天下為我所有,什麼社會責任,一句呻吟自由,就是遮羞布,幾多邪惡就是從此而來,你妳相信妓者所講,所寫的一切嗎,如果是,恭喜你妳,因你妳還是天真。


一枝筆,一個鏡頭,隨他她選擇,被報導者受到什麼傷害,闗他她們屁事,最多在報紙屁股一小段地方係咁意"鎖你"一句,或鏡頭中一秒時間說一句不幸而已。

妓者有沒有社會良心,新聞良心的?有,不過他她一定不能久存,因為這行業的污濁已是積習難返,民國時阮玲玉的一句,人言可畏道出所有,而香江的生果報,十幾年來所作所為已是這行業醜態百出及無良無品無德的模型。

一個鏡頭令老鬼這麼多牢騷,只因這次回港,看見那些"呻吟"報導,報紙標題,都是煽風點火,唯恐香江不亂,不死的妓者報導所引起的憤慨,担心。



2 comments:

  1. 真的不想多講, 只是周末飲大2 杯, 就當[瘋言瘋語] :
    大佬回鄉的時間 , 窮極無聊 , 走去看立法會的答問會...............
    看到[飽讀詩書] 的[顛狗] 說自己是幾百萬人民選出來的[ 議員] 時,
    我不禁苦笑..........有怎樣的選民就有怎樣的議員.
    ..............................
    英美兩國在招待大大的同時 , 也在接到某[青年才俊] , 這份用心, 大概只有 ,
    [日做夜做] , [ 冇時間諗東西] 的人才會相信是[偶然].
    今天報紙說[前事頭婆]想[共治]....................
    不論真假, 已充足的說明故鄉由回歸至今, [冇日安寧] 的原因.
    當年的[ 有水有水] , 想不到竟還出現在更高的層面上.
    可憐的東方明珠. 連選擇權都沒有了.

    ReplyDelete
  2. 老鬼從少共產思想,出身及階層關係,但不是馬列思想,這是有很大分別的,其實就是我大中華的禮記同篇思想。中華人比馬克思更早便有此理想。
    其實這一百多年,從未有人,有政權,有政黨是真的走共產的,都是掛羊頭賣不只狗肉,而且殘酷妄為。
    你若真的熟識這百年的民主及共產運動,尤其中華神州的,你會對目前香港的所謂泛民,公民,社民,人力,熱血,高登等等"自稱"民主運動者的所有行為,行動,戰略,手法,宣傳,作戰, 你會啞然及淒然失笑,大笑!
    為何原因?他她們的"鬦爭手法跟他她們所反對的"現"政權未取天下時,一模一樣,而且都是邯鄲學步,只有如今我認為是"幼稚"的下三檻老紅手法, 口中掛羊頭,暗下封建列寧獨裁, 很可惜,很多港人包括幾十歳仲未化的,中學書都看不到幾本的,中產平時吃玩樂的,都是看到肥佬的紅萍果及吹水的吳乜森,唐人街大賊的鄭乜班,還有那十幾位的狀棍,祭起"民主"二字的神咒,吹吹魔笛,這麼便自以為又民主了,其實可哀可悲,還有可能成為斜利惡一樣的悲劇,不過,任你點講都冇用,他她們已經被催眠,洗腦,香江平運如此,皆因英國佬犀利,到處破壞香江風水,其陰險處,香江人怎知呢?尤其香江今時今日的風水佬,風水妹連羅盤都不懂用便能盤滿砵滿,有誰能真懂香江事,中華事,世間事?
    無奈又無奈,老鬼得閒過頭,亂噏過癮吧。
    睇咗當去咗大笪地算了,無謂理老鬼發花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