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July 2015

請全人類僱主記住這不仁不義不信不禮的物体,你們敢僱用牠嗎?


請全人類僱主記住這不仁不義不信不禮的物体,你們敢僱用牠嗎?





轉貼:叫囂的青春

頭條日報 2015-07-30 專欄
屈穎妍

離港已一星期,特別連wifi蛋都懶得租,上網是隨緣了,坐進哪間餐廳、住進哪間酒店,有wifi就連連線,沒有也不強求,樂得耳根清靜,許久沒嚐過這種閒適。

這天回到酒店,一開wifi,幾乎所有群組都在談論這件事,原來盧寵茂醫生被學生推跌入院了、李國章醫生也給港大黃衞兵圍困狂罵。我不知就裏,但盧醫生和李醫生都是我敬佩的人物,本來不打算理會香港的茶杯風波,然而事態嚴重,又忍不住上網翻看新聞了。

不看由自可,一看把幾火,那根本就是文革!一群孩子在批鬥、質問老師、校長、校委、校監、校董,那些都是學術上、成就上、經驗上比你們高的人,孩子們,你們憑甚麼闖進來撒野?

如果,你們是憑青春,告訴你,好趁青春多讀幾本書吧,青春不是這樣耗著用的。

你知道被你們一把推倒的盧寵茂醫生,是怎樣燃燒他的青春?他跟換肝之父范上達教授,用了幾許血汗、學識、經驗、智慧,把香港的肝臟移植手術推至世界巔峰,成為許多國家的學習、考察對象。

他們組成的醫學團隊,成功為病人作活肝移植手術,當年是世界第一的創舉,是醫學史上重要一頁,你們知道嗎?知道你眼前指罵的人有多厲害?知道他們為香港作過多少貢獻?知道他們的手救活過多少人?

一個換肝手術,不說複雜內容,單是最表面的手術時間,閒閒地要十來廿個鐘,護士都換了兩更,主診醫生還是那幾個。我採訪過一回肝臟移植手術的現場直擊,十三小時,醫生們聚精會神不吃不休站足十三個鐘,完了范教授還打趣說,「濕濕碎啦,平時起碼廿幾個鐘」。當時,年輕的盧醫生已是團隊主力,他的青春沒有叫囂,只有奮力耕耘。

所以,孩子們,當你們指著人家鼻子罵無恥的時候,請想想,你們憑甚麼?我相信你們連站一次十三粒鐘都未試過。這世界,好多人一直在默默建設,你們別只看人家身光頸靚、位高權重,就簡單罵人家無恥,這世界,最無恥,就是有破壞無建設、還自詡自己在拯救世界的野蠻人。


圖片: bastillepost.com, mingshengpao.com
原文:[頭條日報] 2015-07-30 專欄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398/20150730/357954/


老安按:  請全人類僱主記住這不仁不義不信不禮的物体,你們敢僱用牠嗎?牠們是"民主"嗎?牠們是"法治"嗎? 牠們懂什麼叫做"明德格物"嗎? 

為什麼全人類都要聽牠們的? 那位陳某是"十全十美"無人替代,全宇宙唯一副校長候選人嗎?這還不是政治影響大學嗎?這還需要校委嗎?這些物體是否一人一票選出來代表全港民意嗎?
一連串的荒唐, 一大堆的荒謬! 

還有,
 
這陳某某教授一生人的富貴榮華是靠法律,食法律,做法律,研究法律,教法律,講人權,談民主。可是這物体卻是踐踏法律,煽動他人侮辱法律,破坏法律,叫人反民主, 教學生禁錮他人人權的“垃圾”,為了個人權力,竟用令中國人討厭,憎惡,痛恨的土,共手段方法,推行獨裁的方式上位,更与新闻妓者的“公信日月報頭頭用納 粹戈培尔手段製造謡言,偽舆論來作奪權,這两隻港大門下的垃圾還記得明德格物四個正體漢字嗎?香港人可以相信這些物體能夠捍衛我們的法治,人權嗎?香港人 可以依靠這些垃圾來推動發展真民主嗎?香港人能夠指说他們抗“共”嗎?
 
佢連基本嘅博士學位都冇,咁點上位呀?奇怪,係港大咁多年,做咗乜?連博士都冇,一就係懶,二就係蠢,讀唔到,三就係儍,連進修都冇計劃,仲話要争做學術校表?支持佢嘅果的人,腦係唔係有問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