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July 2015

陳教授, 小心路滑, 唔好淋濕身呀, 等緊你做大方丈,,,小心,小心....


有一位人士一生人的富貴榮華是靠法律,食法律,做法律,研究法律,教法律,講人權,談民主。可是這物体卻是踐踏法律,煽動他人侮辱法律,破坏法律,叫人反民主, 教學生禁錮他人人權的“社會精英”,為了個人權力,竟用令中國人討厭,憎惡,痛恨的土,共手段方法,推行獨裁的方式上位,更與從事新聞"工作者的“公信日月報頭頭用納粹"戈培尔"式手段製造謡言,偽舆論來作奪權,這两位港大門下的“社會精英”還記得明德格物四個正體漢字嗎?

這些人一生都躲在"象牙塔", 好食好住, 優薪糧準, 他們真知道民間疾苦嗎?

為了他她們在 "象牙塔"中的夢, 不惜一切要破壞山下基層的安定、民生, 把他她們視為"意識形態"的試驗白老鼠, 他她們的良心何在?

香港人可以相信這些物體能夠捍衛我們的法治,人權嗎?香港人 可以依靠這些“社會精英”來推動發展真民主嗎?香港人能夠指说他們抗“Gung共”嗎?

要反 Gung共”"抗Gung共"請用堂堂正正"民主手段", "民主精神", "民主規範", 這才能顯示"民主"之可貴, 如今, 這些“社會精英”舍正路而弗由, 更大量用六十年代太祖皇帝的手法、手段去"爭取"貌似"公義",實乃"私利", 可其荒謬, 煽惑年青人, 對年青人可其"殘忍"!

上面這八個字, 這些太學中人, 曾否見過?

另轉貼一好文:


一切源於人性的貪戀
網中人耿直的收益俠於某網台 2015-07-29 發表。

  左手要自由,右手要福利。 既要日子過的好,又要自己無法無天。 罵共黨也好,罵港府也好。 我不支持,也不反對。   我從未見過有哪一個國家的政府可以做到讓所有民眾滿意,我也從未見過讓所有人唾棄的政府。   俗話說的好,飯飽思淫欲, 人的生活過好了,就愛找找存在感,就愛弄點動靜出來,讓別人注意自己,這都是貪欲,是人的本性,明朝有好詩:

終日奔波只為饑,方才一飽便思衣。 
衣食兩般皆俱足,又思嬌娥美貌妻。 娶的美妻生下子,又思無田少根基。 門前買下田千頃,又思出門少馬騎。 廄裏買回千匹馬,又思無官被人欺。 做個縣官還嫌小,要到朝中掛紫衣。不足歌,不足歌,人生人生奈若何? 若要世人心滿足,除非南柯一夢兮!
   我有時也罵罵,黨,也罵香港。 因為他們都有缺陷,都有犯過錯誤的時候,但我秉持一個謙遜的態度看待, 他們讓你比以前過的好,幸福感變強了,生活變輕鬆了,即使有些毛病, 又何足掛齒呢。  

 我本一介布衣,從未想過要做時代的造物者,也不想出現亂世,自己出來做英雄。 老一輩大多對如今沒有多大抱怨,多是些生活雜事,填充著生活。 他們經歷過亂世,那個時代,不存在自由,也不存在福利, 你要關注的是 自己的生與死,自由和福利,不值一提,能活著就好了。   如今我們站在了一個新的高度,生死與我們遠離,更多的是關注自己更高的追求, 你不能說,這不是貪欲 慫恿。 
   有些人一家三口的問題都處理不了, 卻要義憤填膺的干涉十幾億人的未來。 

  我崇尚以身作責,先做好自己,別人仰慕你的幸福了,自然崇尚你的生活態度, 這時你靠自己影響他人,才是最好的選擇。  整日罵罵咧咧,網路上圖個嘴快活,也是一種幸福感的提升, 不必斤斤計較, 我相信,以國人的思想,現實生活中,必然還是比西方社會要低調很多,畢竟我還是算一個傳統的中國人,內斂,謙虛,仍是我的理想。     我可能算不上一個熱血青年,不像港府學生,雞血沖天,大有大鬧天宮之勢。  

 人人管好自己,這個社會自然就好了,人的煩惱80%都是自己瞎操心, 不如多花點時間,
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提升下自己的幸福感


老安按:香江今時今日的混亂,某些傳播機構及人是最大禍端, 新聞工作開宗明義的是求真, 公平、公正、客觀中立。社論不是新聞, 不同背景可用社論發表編輯、報社負責人、傳播老闆及代表他們利益及政見發表他們"自己"或"自己人"的意見,甚致攻訐他們不喜歡的人與事。

 新聞報道則不能同等而語, 一定要堅守新聞道德及公正,但是, 香港如今的傳播媒體郤完全違背新聞界的道德及責任守則, 一面倒的嘩眾取寵, 顛倒黑白, 屈人屈事, 公器私用!!!

 就是這太學的升級問題, 就是某方面不停"講故仔" ,連風也沒有的竟然人間製造他們所想利用的"風", 說的繪影繪聲, 講的就像報道者就在當事人的內衭裡一樣, (這方面其中的姣姣者就是那位人稱乜夫子的前左報記者, 有思維邏輯的人細聽他的報道, 應自己有所警覺!)

 對河之北, 你可以憎惡他、討厭他、反對他, 但請不要用他們的方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