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May 2015

市井之徒想當年之"食"事, 如今又係真即是假, 假變成真了...

近十零廿年, 香港有個怪現象, 就係真嘅就被人唱係假嘅, 但係, 假嘅俾啲報紙佬, 美食家講講下竟然變咗真, 到你話俾佢地聽,乜嘢係真, 咁就被的後生及傳播佬鑑生打死!

市井如老鬼, 係香港做咗幾十年人, 從戒奶開始, 都知道乜包物包, 各有各特式, 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唔知幾時開始, 好似係扯落枝事頭婆旗開始,就陰陽顛倒。

如今,不單止香港, 連皇朝神州, 海外各地, 都係張冠李戴、指鹿為馬....

菠蘿包!!!



乜嘢叫菠蘿包呀? 顧名思義, 梗係同菠蘿形象有關啦! 圖中右面果個就係貨真假實嘅菠蘿包!
左面果個正名係"脆皮", 兩者有乜分別? 菠蘿包嘅皮比較結實, 不易碎裂, 做法完全不同, 脆皮一出爐已經係不能經過考驗的, 一碰就甩甩離離, 真係唔知幾時開始, 俾人混水摸魚, 真的話係假!
左上果個叫"墨西哥", 皮係清翠玲瓏, 牛油味特重, 可是, 在市面逐漸逐漸消失.....。

世事真奇怪! 錯嘅反成..........。

包冰又係, 如今又係半真半假!

想當年, 刨冰, 真係"刨"出嚟咖, 見上圖, 吧佬真係搵個金屬刨,係塊牛奶公司生產嘅生冰, 二呎多高, 三呎過外咁長, 一呎咁闊, 死力咁刨, 刨出碎冰花,放上杯紅豆, 或者白蓮子, 或者什菓, 滿滿的, 再淋上花奶, 煉奶, 再加色, 咁先叫做刨冰。
而家, 有的美食家(?), 報紙佬亂咁吹, 邊度邊度紅豆冰正, 老鬼一去到, 一睇, 嘥氣!

唉! 市井簡單食品, 已經弄虛作假如是.....其他....無言!

仲有, 雞尾包, 香港還有多少家麪包店, 係可以實實際際造一個"真正"的雞尾包?
如今, 市面的"所謂"雞尾包, 燕瘦環肥, 奇型怪狀, 有長有短, 有圓有扁, 都叫做雞尾包!

見微知著...我的家鄉....................????????????

唔講的無謂嘢, 想當年, 大部份冰室都有以下食物出品, 就是"克戟"了, 它跟西多士一樣, 是要用牛油及糖漿伴食, 但係比西多鬆化軟綿, 係老鬼兒時至愛, 其實"克戟"是洋文"Hot Pancake"的老廣音譯, 不過這食品在香港已經恐龍咗咯!


11 comments:

  1. 利害 , 犀利. 咁高難度的題材, 安哥一樣畫得極度傳真 , 特別是菠蘿包.
    [墨西哥] 真係好少見了, 安哥唔提起, 差D都忘記這種麵包.
    [外國月亮特別大] , 西風, 東洋風一吹, 故鄉人事乜都變哂..............
    [刨冰].....哈哈 , 唔衛生呀 , 仲點會有. 正如[街邊檔]一樣 , 全部趕上樓,
    以前[風味] , [鑊氣] ? 冇哂 .
    還有 ["克戟"] , 以前在新界經常食, 特別在冬天 , 街邊檔即整即食, 熱辣辣,
    有時食到一手都係牛油同[壽星公]錬奶..............

    ReplyDelete
  2. 記得有一種街頭小吃,也是絕佳的冬天美食。
    忘了叫甚麼名字,只記得小販把粉漿放到小兜,加以蘿蔔絲,然後放到滾油去炸。
    成品皮脆餡香。

    ReplyDelete
    Replies
    1. 蘿蔔炸餅, 沙田最多, 環頭環尾都有, 另外, 潮州夾餅,已恐龍了, 郤是最為懷念, 尤其冬天, 天寒地涷時, 一件潮州夾餅, 驅寒妙品牌

      Delete
    2. [[潮州夾餅]] ???
      可能食過, 忘了其形. 等待 安哥畫作解說.
      好欣賞當年的街邊小販, 都是[創作天才] ,
      把自己懂的, 作為謀生工具 , 從不[怨天尤人] , 倚靠甚麼 [ 援助].
      亦好懷念當年聯和墟的花生湯圓....................
      到[新農] 上學之前吃一碗羌汁湯圓 , 那天上課特別精神.
      [俱往矣] , 很高興有過這樣的時光 , [ 死而無憾].

      Delete
    3. 沙田街邊的(三角形薄片)炸豆腐, 你們吃過嗎?

      Delete
    4. 哈哈,老么七十年代係沙田住過...再六十年代好多時去西林, 萬佛.......

      Delete
    5. [[三角形薄片炸豆腐.............]]
      可能吃過, 也可能沒吃過. 忘了.
      安兄畫出來 , 可能會記得.
      在新界粉嶺住了十多年(62~74), 窮過蒙正,
      只不過是寄住人家的[ 乞兒仔]................
      小學去萬佛寺旅行 , 也是水壺一個, 別無他物.
      太痛苦和羞辱的經驗了, 就如[逢嬴仙館]一樣, [一次過].

      Delete
  3. 上環海傍海安冰室, 當時老父晚上採同鄉, 就在海安飲冰食克戟, 去年再訪, 門庭仿佛依舊, 其實已經不同以往, 餐單上, 克戟已消失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很少看故鄉的[美食評論].
      回去的時候 , 我只憑自己的記憶而吃.
      [串魚蛋] , [雞蛋仔] .........................
      好多年前因為[懷舊] 而買來吃, 結果................
      四處絕望的[搵廁所].
      我仍然忠於我的信念: [ 不能怨人奸, 不能怨人毒....]
      吃了肚痛, 只能怨自己體質不好..................
      [不合水土].

      Delete
  4. 安哥大佬,紅豆刨冰是我學生時代至愛之一。
    至於蘿蔔絲炸餅,我印象中當時叫"炸油池",外面脆裡面啖啖蘿蔔絲,正! 加甜辣醬食,仲正!數年前,見龍華酒店外的小店有賣,不過當時已吃飽晚飯,無幫襯,不知味道如何?

    ReplyDelete
  5. 去年回港, 自己一人流離浪蕩, 專門去搵"以前"的小食, 例如煎釀三寶, 炸大腸, 牛雜麫, 魚疍河, 及第粥等等, 走返去舊底幫趁過嘅老店及在網上吹水佬吹水妹推薦的"名"店, 非常失望!本來大道中果間粥店係老鬼"幾十年"至愛, 可惜今不如昔了,比上一次大前年,又降了一級, 不過最後走去蘇杭街附近生猛記, 柯打碗魚腩粥, 五十多文, 正!可惜食嘢環境甚差, 背脊對背脊,佔地唔夠一二英呎,仲要係下晝三點多, 咁就冇乜癮!
    有好多日,走返深水埗桂林街信興酒樓, 啊哈, 時光倒流四十年! 過癮, 夠嘈, 夠亂, 放下,自在, (不過唔推薦姐妹去幫趁,可解? 太多嶺南大學晚會同埋林蘭花老師!),老鬼求神拜佛保祐有人替呢間酒樓保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