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April 2015

誰在命裡主牢我, 每天掙扎, 人海裡面.......似水流年........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4ndR0SW6Y

似水流年
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
望著天一片, 只感到情懷亂;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遠景不見, 但仍向著前。

誰在命裡主牢我, 每天掙扎, 人海裡面;
心中感嘆,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永遠纏。

浩瀚煙波裡我懷念, 懷念往;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梅艷芳唱
作曲: 喜多郎
編曲: 黎小田
填詞: 鄭國江

 近年, 尤其今年, 往事一幕一幕的不斷在腦海中出現, 兒時的事兒反复重現, 其中一幕更加驚訝地記憶起, 就是很小很小的時候, 只有幾歲, 大約三四歲, 不知如何, 竟獨自一人走出家, 遛了在街上, 直至到了擺花街, 那時才知驚慌、惶恐! 正在徬徨無助時候, 父親赤著腳, 瘋狂的在街上四處找尋我, 口中不斷喊著我的乳名.....我很清楚我就在擺花街, 結志街口徘徊, 當時還有一部十字車,四零年代後期,五十年代初的救護車真的是有一大大個的紅十字涂在紅色車身的。
幾十年都過去了,但是,當時情景就是我上面所畫的.............。



六十年代初, 就在荔枝角道跟詩歌舞街附近的電器行當學徒, 其實頭三年是沒有什麼東西讓你學的, 都是雜工及送貨, 到了第二年, 才會有一些基本簡單的電工讓你幹一下, 那時還是瘦小身矮, 上不到大單車, 只能推著單車送貨, 送的是電馬達, 體積雖不大, 但重量驚人, 在途中, 車來車往, 也是非常危險 。


那些年, 工資是非常非常微薄的, 不過, 衣食住是老闆的, 其中衣服是老闆兒子穿舊了的, 不喜歡的, 半破的,就"送"給我穿, 睡的是收舖後的飾櫃玻璃上, 食的是大鑊飯。

家貧, 每月的人工就交給老媽子, 用的是"下欄", 幾十年後說出來也有點慚愧, 其實是"黑錢", 什麼黑錢呢, 原來頭櫃及二櫃從銷貨中做了手腳, 袋了不應袋的, 但是學徒是幫他們幹下欄事情, 如去貨倉取貨, 或者替客人搬貨, 所以,頭二櫃會不時"塞"一二文大餅給學徒, 聊作掩口費。

這幾文雞就是天跌下來的, 最高興的是晚上收舖後去街口糖水檔食碗紅豆或綠豆沙, 最難忘的就是該檔的看檔女孩叫亞蓮, 跟我歲數一樣, 那時也是少年情之一了 。

幾十年後, 回憶起, 最令我難忘的美食之一, 就是那時候在上環深水埗綫碼頭側有一檔牛雜粥, 每一次有機會送貨到上中西環或去西環海傍貨倉提貨時, 一定會蛇王去幫趁這檔牛雜粥的。
這檔是夫妻檔, 老闆娘負責剪牛雜, 他們的粥是用來煲牛雜的,然後撈起牛雜,涼後,放在籃中, 有客叫買的時候, 老闆娘就用剪刀把不同部份牛雜剪入青花大碗中, 老闆就把熱粥倒入碗中, 再放一點"乞兒菜"(大頭菜), 嘩! 美味萬萬分, 尤其在冬天, 北風呼呼中, 一碗這樣的牛雜粥,把一切都熱走了,包括寒冷、包括心中苦楚楚!

可惜, 這形式的牛雜粥, 已經不再存在了, 幾十年之中, 都沒有其他人做過這種牛雜粥。

今夜無眠, 唯有向電腦吹水, 以捱過這晚上......

幾十年過去, 一切一如此歌詞..........
似水流年
        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
                   望著天一片, 只感到情懷亂;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遠景不見, 夕陽在眼前。

誰在命裡主牢我, 每天掙扎, 人海裡面;
         心中感嘆,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永遠纏。

浩瀚煙波裡我懷念, 懷念往;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11 comments:

  1. 讚讚讚!!!
    加了印章,醒目很多了。
    安哥的透視和人物動作的形態真是做得很好,捉摸得很準。
    我很喜歡賣麵夫婦的形態,特別是那先生的手勢。。。
    安哥一定學了很多年,下了很多苦功。

    ReplyDelete
  2. 上環的街道形勢,推單車的姿勢………………
    真佩服安哥的觀察力和細心!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大佬, 過譽了。
      本有很多次機會進入美工行的, 但每一次都有其他的選擇, 兼本人性格沒有耐性及毅力, 所以都是過門而不入。

      Delete
    2. 安哥晚安.
      咪咁謙啦 ! 相比之下, 自愧不如.
      趁冇人, 細細聲講一句:個印章寫乜 ?
      我淨睇到: [ 新會安...]
      冇乜文化 , 所以多口一問. 千祈咪見笑.
      畫呢? 因為在學階段 , 所以知道艱難之處.
      字, 從右至左. 可知大佬在細節上是很認真的.
      上環, 因舊年去過, 記憶猶新.
      荔枝角道, 詩歌舞街....因為[美孚] , 所以算是 [識途老馬].
      因此一看安哥的畫, 立時[ 似曾相識].............
      故此特別佩服安哥的[描寫] 能力.

      Delete
    3. 唔係有心將[牛雜粥] 寫成[ 牛雜麵] , 因為中午休息冇乜時間.
      另外個 粥]字一下醒唔起點打..................
      講真, [牛雜粥] 真係未食過, 應該好好味.
      想起以前在新界食的[ 豬皮粗麵]............毫半一碗.
      嘩!!! 好味到呢....................
      仲有羌汁糖水湯圓......................
      當年窮過蒙正, 不過能講一句:
      [頂天立地, 活得精彩, 無怨無悔, 更不會怨天尤人]

      Delete
    4. 趁冇乜人, 又再細細聲講一句:
      安哥把[牛雜粥的老板娘] 畫得好靚................
      我禁不住睇完又睇.............
      那個[ 含情脈脈] 的表情......嘩嘩~~~~~~~~~~~~`
      [唔.唔...唔該.....俾多碗我丫......唔.....唔該......]

      Delete
    5. 該檔可算是獨一無二, 就是當年好像也沒有, 其他的都是所謂生滾牛雜粥, 很少是把牛雜連粥煲然後把牛雜另外處理, 一如現今香港很多所謂食家死吹爛吹什麼沙田乜記,乜乜乜嘅雞粥, 其實最正宗係六七十年代在旺角弼街通菜街那一檔沒有招牌的才是天下雞粥只此一家,那個時候在大角咀塑膠廠工作, 相識嚇瓜婆,夜晚就是享受此檔美粥了,有舊旺角街坊,應還有印象!至於乜乜物物雞粥,跟他相距尤如外宇宙。

      Delete
  3. [[街口糖水檔....的....亞蓮........]].................
    差不多的回憶:
    那年墟內有一樓梯檔, 給人修補衣服的.
    主人可能是外省人, 而經常看檔的 , 是我認為 [ 靚絕天下] 的大美人......
    一個大不過我多少的女孩子.
    每逢袋裡多個錢, 我會去買一顆鈕...一條拉鍊...........
    哈哈........
    [問世間情是何物] ?
    為什麼總要教我蝕錢?
    [懷緬過去常陶醉 , 多少樂事.....多少令人流淚.................]

    ReplyDelete
  4. 至今,五十多年過去了, 可是, 憶起糖水亞蓮, 她的樣貌聲音況如面前, 都是窮家兒女, 同病相憐。
    說起當年情, 這些小販, 其實對社會的貢獻非常大, 是平衡社會貧富的一點砰子, 很多人, 很多家庭就是靠小販生存, 如今, 香江趕絕小販, 就把那一點點平衡因素都抺殺, 也令社會失去一些"大眾文化"了, 這趕絕小販的決定是誰立的? 嘿嘿,啍啍, 香江人太容易失憶了....這就是那位如今被部份香港人捧為"民主英雄"的疍撻末代港督!!!

    ReplyDelete
    Replies
    1. [[[頂天立地, 活得精彩, 無怨無悔, 更不會怨天尤人]]]
      那個年代 , 沒有 [ 綜授] , 沒有[ 最低人工] , 沒有 [ 社福] , 沒有.....
      跟現在比, 可算甚麼都沒有. 而統治者也不會為你做甚麼.
      但大家還是很努力的活著, 很開心的過每一天.
      老太婆在廣場跣一腳, 回家就策動了殺人不見血的大計.
      獅頭魚尾那地方的李先生就看得最明白.

      Delete
    2. 都係唔好講個班契弟, 講親一肚氣.
      幾時寫寫糖水檔?
      我好想睇阿蓮個樣..............................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