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February 2015

打工仔之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看看故事,誦讀一下古文, 不亦快哉!



李廣難封的弦外之音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這是唐朝邊塞詩人王昌齡的一首大氣磅礴的《出塞》詩,詩中的飛將指的是漢代名將李廣。一個飛字,讓他的英名飛越了歷史的時空,成了中華民族抗擊強敵入侵的英雄象徵。“馮唐易老,李廣難封。”這是初唐天才詩人王勃在《滕王閣序》裏留下的名句。一個“難”字,蘊藏了古今無數英雄末路的無窮辛酸。如果說王昌齡的詩歌表達了呼喚英雄歸來的思念之情,那麼,王勃的感歎則道出了天下懷才不遇,遭受不公待遇者的無盡鬱悶悲傷。李廣馳騁沙場,極富傳奇的飛將軍生涯,他終生難以封候,最後拔刀自盡的多舛命運,這一切都引起了後人強烈的共鳴,那麼,飛將軍李廣到底為後人傳遞了什麼樣的資訊呢?

  《史記·李將軍列傳》記載:李廣先祖是秦國名將李信,李家世代傳習著騎射的絕技,李廣歷經漢文帝,景帝,武帝三代,以其高超的武藝和過人的膽略聞名於世,司馬遷用文學筆法,生動形象地描述了李廣經歷的幾場驚心動魄的戰鬥經歷。漢武帝七年,李廣出兵雁門關,遭到匈奴重兵包圍,李廣雖然奮力拼殺,終因寡不敵眾而被俘。匈奴人把他捆在網袋裏,夾在兩馬之間,李廣假裝睡著,斜眼偷看到他身旁有一騎馬少年,李廣突然飛身躍起奪過弓箭,推下少年,邊跑邊射,身負重傷的李廣居然從幾百名匈奴騎兵的追殺中,神奇的逃了出來。

     從此,李廣在匈奴中贏得了飛將軍的稱號。李廣這次因部隊傷亡過大,自己又被活捉,按律當斬,漢武帝法外開恩,將其貶為平民。漢武帝元朔六年,李廣再次被任命後將軍,率軍抗擊匈奴,這次很多帶兵將領都因立下戰功而被封侯,李廣再次無功而返。過了兩年,李廣和張騫兵分兩路抗擊匈奴,李廣帶領的四千騎兵不幸被匈奴四萬騎兵所包圍,面對十倍於己的敵人,士兵們都驚恐萬分,李廣卻神態自若,他先派出自己的兒子李敢帶領幾十個騎兵沖進匈奴的萬馬軍中,李敢不負父望,得勝歸來,李廣自己親自用強弩大弓射殺了好幾名匈奴副將,父子倆用自己英勇無畏的殺敵行動,很快的就穩定了軍心,等到張騫的援軍趕到時,匈奴才解圍離開。李廣因為軍隊傷亡過大,功過相抵,又一次喪失了封賞的機會。

  元狩四年,李廣已經年過60了,但是,李廣壯心未已,依然多次請命出征。漢武帝終被他的滿腔熱血所感動,任命他為前將軍,隨大將軍衛青出兵匈奴。衛青發現單于駐地後,便決定自己率軍同匈奴單于正面作戰,而派李廣從東路出擊,李廣雖然向衛青發出了“臣願居前,先死於單于”的豪言壯語,可是,衛青沒有同意。李廣一氣之下,沒向衛青告辭就拔營而走。結果李廣部隊因為沒有嚮導而迷失方向,耽誤了與大軍會合的時間,嚴重的違反了軍規,李廣自知回朝後必會受到懲罰,他懷著無限遺憾和悲傷的心情對部下說:“我一生同匈奴作戰大小有七十多次,如今有幸跟隨大將軍和單于交戰,可大將軍卻令我的部隊走迂回繞遠的道路,並且迷了路,這難道是天意嗎!我今天六十多歲了,終於不能再受那些刀筆吏的侮辱了。”說完就拔刀自殺了。三軍將士和天下百姓無不為這顆將星的隕落而傷心落淚。

  李廣雖死,但是為何難以封侯的議論從未停止過。如果我們撇開個人的感情,單純的就事論事,事情簡單明瞭,李廣難封應是情理之中。李廣一生於匈奴作戰七十餘次,均是小規模的遭遇戰,而且敗多勝少,頂多功過相抵。李廣帶兵作戰,不講兵法策略,藝高人膽大,率性而為。在司馬遷筆下,李廣是個令敵人畏懼,讓軍民愛戴的大英雄,但是,李廣立下多少戰功呢?司馬遷只能用殺首虜多的模糊語言敷衍了過去。這不是司馬遷不想為自己仰慕的英雄添光加彩,因為實在拿不出像樣的戰功。同衛青、霍去病相比,李廣只能算是一員武藝超群的猛將,有將才而無帥才。漢武帝時,對將士按軍功授爵,李廣軍功未達到封侯的標準,他實在沒有什麼冤屈可言。我們看看司馬遷為李廣鳴不平的那些話,讓人感到有點拿不到臺面:司馬遷說李廣的堂弟李蔡為人才幹都在下等中間,名聲和李廣相差很遠,李蔡卻被封為安樂候,官達三公,而李廣一直得不到封侯,官不過九卿。可是,司馬遷又同時講到李蔡在元朔五年任輕車將軍,跟隨大將軍衛青攻打匈奴右賢王,取得殺敵首級的規定而被封侯。李蔡的官帽畢竟是靠軍功掙來的,李廣越不過軍功這道硬杠杠,充其量只能怨自己運氣不佳。在按軍功封侯這個遊戲規則裏,司馬遷實在說不出什麼子丑寅卯來!

  有卓識遠見的大思想家司馬遷,為什麼會流露出這種十分矛盾的心情呢?讀罷《孝武本紀》後,你就會明白,原來答案在這裏。漢武帝拜將封侯歷來採取的是雙重標準,隨便舉一個例子,你就可以明白,這個雙重標準的差距何止十萬八千里!有個叫欒大的江湖騙子,向漢武帝誇下海口,說自己能招來神仙。他向漢武帝表演了一個能使棋子自動碰撞的小魔術,漢武帝就認定他就是神仙派來的使者,立即拜欒大為五利將軍,賜他四方金印:佩戴天士將軍,地士將軍,大通將軍和天士將軍的印信。隨後又封欒大為樂通候,贈送他二千戶食邑封地,一千僮僕,一萬斤黃金。漢武帝的親信隨從,七舅八姨們得到拜將封侯的更是無法一一列舉。騙子欒大僅憑一句不著邊際的鬼話,就被封侯,獲得如此巨大的封賞,同欒大相比,出生入死,血戰沙場的飛將軍李廣,即使封他個宇宙王也不為過。當然,因仗義執言而差點掉了腦袋的司馬遷是不能講出這些大逆不道的話來。他只能借助李廣難封侯一事,婉曲地表達出自己的憤懣不平之情。

  馮唐,李廣,從此成了一個永不消失的符號,成了那些懷才不遇,遭受不公待遇的各路英傑的代言人。他們借用“馮唐易老,李廣難封”之酒來澆自己心中的塊壘。只要社會沒有建立起一套公正透明的人才選拔制度,那麼,在歷史的天空中,“馮唐易老,李廣難封”的歎息聲就會聲聲不息,直到匯成“王侯將相甯有種乎”的驚天動地的呐喊聲!
 (原貼: zhiyuanjun)








: 滕王閣序




滕王閣序
唐天才詩人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
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
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
雄州霧列,俊采星馳。
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
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
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
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
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
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
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于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
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
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回;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
(層巒  一作:層台;列岡 一作:即岡;仙人 一作:天人)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其駭矚。
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舳。
雲銷雨霽,彩徹區明。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 通:舳;迷津 一作:彌津)
   
遙襟甫暢,逸興遄飛。
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
睢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
四美具,二難並。
窮睇眄于中天,極娛游於暇日。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
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於雲間。
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
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
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遙襟甫暢 一作:遙吟俯暢)

嗟乎!
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
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
老當益壯,甯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
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
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阮籍倡狂,豈效窮途之哭!
(見機 一作:安貧)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
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
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茲捧袂,喜托龍門。
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嗚乎!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
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
敢竭鄙懷,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雲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 另一版本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
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
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
雄州霧列,俊彩星馳。
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
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
十旬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
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
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
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
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
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
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回;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
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軸。
虹銷雨霽,彩徹雲衢,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
睢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
四美俱,二難並。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
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
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
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
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嗚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
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甯知白首之心?
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
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
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心;阮籍倡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
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
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
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嗚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
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
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老安按: 很多打工仔, 工作至退休, 一事無成, 職位或是不上不下, 更痛苦的是依然故我, 稍好的,三四綫, 這樣當他她們唸到這滕王閣序, 不期然有同聲一哭之衝動!
但是, 有沒有自省一下, 一生工作有否像李廣一樣, 有勇無謀, 死牛一面頸, 忠心就是忠心了, 做工作也勤也奮, 早到晚退。可是,  所做工作都是流水行雲, 於"大事"無補, 從未有個一絲一線令老細"頓悟",搵到賺大錢或可以令他領功的妙計呢?
還有,你她有沒有適當時間,整一招半式讓你妳老闆或上司"暢快開懷"呢? 廣東話所謂擦鞋, 力度要求很高的, 如果你她日擦夜擦, 效果不如不擦, 何解? 太多不會愛重視, 還有給老細及上司一個很要不得的印象, 你妳不是可靠的。
擦鞋並不需要好像粵語殘片或曾志偉, 許紹雄模式, 最高招的擦鞋橋是, 在工作中, 不傷大雅的, 不防駁駁咀, 有限度爭辯一下, 當時你老細或上司或有不快, 不過對你妳的印象一定加深, 好了, 到某一適當時機, 當你老細或上司跟其他同事的意見不同, 其他同事面露難色, 你妳提出滿有漏洞的不同意見, 讓你老細或上司有充分理由發揮他她的高膽遠矚, 指出你妳的不智, 這時你妳在使出一招, 還要適度再把一些有缺䧟點子, 故意讓老細及上司看穿, 這時老細或上司再指出這問題缺點, 呵呵, 你妳即時演出, 頓時醒悟, 豁然覺醒, 羞愧認衰認錯, 指出老細或上司的偉大智慧, 超然領導, 嘿嘿,,,,以後你妳若不封侯, 難矣! 平步青雲就在一瞬間!
所以"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都是自招, 自己太蠢而已!!!

2 comments:

  1. [[蘭亭已矣....]]
    非也.
    那邊廂, 旗鼓正熱.
    不過 , 我也喜歡[滕王閣序] ,
    習字時是寫過的.
    謝謝 安大哥的另類演譯.
    不想抬槓總需抬槓 :
    老實講, 打工仔咁識幫上司搵錢, 不如自我創業好了................
    世上好難搵到霍先生跟超人的[ 主僕] 關係的.
    晚安.
    PS :
    真有閒情, 臨一臨[滕王閣序] 罷,
    我相信 安大哥的書法也很好.

    ReplyDelete
  2.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
    此詩不讀已久,讀來鏗鏘,真是好詩。謝謝安兄分享!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