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February 2015

明德格物?----香港人(部份)有臉奢談民主嗎? 香港大學的校訓何在? 這是所謂大學生受過的什麼教育?


老安按: 近期幾段香港新聞令老人家心痛, 也為部分"野心家"所種下的"仇恨"深感氣憤, 如這趨勢繼續下去, 更可惡, 可危險的事都會發生, 這對真民主, 這對香港前途, 這對七百多萬人的民生, 安全絕對的威脅!

明德格物, 近年來香港大學學者,教者,求學者有沒有"格物", 不要說明德了!

這新聞說明什麼, 說明這些人連普世的民主價值毫無認識, 說明這些人從不用腦, 不止是井底之蛙, 不止是夜郎自大, 不止是心胸狹隘, 簡直是屍蟲!

如果這些人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好! 因為他們這些反民主, 反民族, 反人權的行為, 也不配做中國人, 而且!!!他們也沒有資格做香港人!!!

香港在戰後, 經過四十五十年代重光後的艱苦歲月奮鬥才能堪可溫飽, 當時港英政府有沒有施政去扶助基層? 除非是失憶或偏執之極, 應心中有數!

香港在六十年代起發展起來,除了時勢之外, 亦以包容各地各種人, 一同努力以赴於工商業, 才有這發達的七十, 八十, 九十年代, 當時不問種族, 政見, 地域, 只是一條心.....生存, 改善, 前途, 家庭....

香港是什麼民族? 荒謬, 荒唐! 大學圖書館用來幹什麼的? 去找一找教科書吧, 照這港大學苑的說法, 他們的邏輯, 北角也是一種民族, 調景嶺也是, 藍田也是, 不要說長洲, 大嶼山了!

他們都是有著地方的特點, 北角是福建人及上海人的聚居點, 一般人都能用閩語, 滬語, 生活習慣跟粵人有不同, 調景嶺有他們獨特的歷史, 如用他們的說法, 香港也可分裂為不少區分, 是嗎?

這些年青人, 他們盲目去信一個"美麗而浪漫"的所謂"目標", 欲從不細心去看看上下左右中等不同位置, 也不細讀歷史、政治、經濟書籍, 不去考慮"現實"人間的各種客觀問題, 最大問題是被野心家催眠, 什麼本土, 什麼國族, 他她們不去自問一下, 他她父母是從那裡來, 甚至, 他她們是從什麼地方來? 因為事實上很多拿著獅龍旗的哥哥姐姐,都不是香港出生, 怪異了吧!

他們要本土主義, 首先請他她們或他她們父母離開香港, 他她們都不是香港人, 是嗎?

不說這本土怪命題了, 就是"民主", 他她們從不容許, 也不斷去打壓跟他她們不同意見的人, 動輙好像下面新聞的"人肉"他她人私穩, 用"欺凌"手段去攻擊不同他她們意見的人, 向法律法治隨意挑戰, 隨意踐踏, (這些法律是社會秩序的法律,不涉政治範疇,都是公眾安全, 而所有示威行為,香港政府並沒有阻止, 你去推鐵馬, 去衝擊大樓, 去用傘插格警員, 這是公民抗命一詞可以辯駁嗎?
這是無賴行為是追求"民主" 的正常,正确手段嗎?

時下,很多香港人說內地沒有民主, 好了, 為什麼你妳們不去"正确"示範什麼是民主嗎? 可是你妳們郤用了毛頭的文化革命行為,手段及宣傳方式去推動你妳們口中所說的"不是民主"的民主, 這樣你妳們根本是摧殘"民主"!

明德格物, 你妳們從不用心去格物, 又不誠懇去明德, 民主乎哉? 不用厚望了!

以下新聞,看看香港大學的學生們怎樣去闡釋"民主", 怎樣去推動"民主", 怎樣去迷信"獨栽"及納粹式"民主", 其除郤未有實行用槍砲外, 其野蠻、欺凌、暴力跟某些中東物體有何分別?



 大陸女生在香港:戴過紅領巾 不能參選學生會?
新聞來源: 觀察者網 2015-02-03 11:00:04  敬請注意: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觀點內容不代表本網立場!

  來自內地的學生葉璐珊近日陷入了麻煩。

  她參加香港大學學生會競選,她受到多方打探與“起底”,校園媒體Campus TV還在幾天內反復播放一段視頻,內容是一位元匿名人士聲稱葉璐珊帶有“內地背景”,因為葉璐珊曾邀請某政協委員參與晚宴。

  對於她的抵制迅速超出了校園競選的範圍。一些港人稱,用簡體字是一種“政治不正確”,內地人是“蝗蟲”,對於他們,要“有殺錯無放過”。

  葉璐珊是嚮往“港大的自由土壤”才來此讀書的。但在飽受指責與攻擊後,她於125日發表公開信,稱是“怎料我內地生的身份,竟成為攻擊的對象,實在令人痛心!”

  這封公開信激起的,是新一輪謾駡與聲討。香港知名博主“逆嘶亭”甚至發文稱內地人為“支那人”,“深受文化荼毒”,內地人“競選大學學生會,必須交代政治背景”,不要說挖她此前的資料,就是“摸到候選人家宅,追問他們的親友,明查暗訪,也是合理的”。

  觀察者網嘗試聯繫葉璐珊,但她現在表示不方便接受採訪。此前,“校園司令”的香港分支“港大司令”採訪了葉璐珊(題為《我戴過紅領巾,所以我不能競選學生會嗎?》),觀察者網從“校園司令”運營總監曾佛春處獲得了這份採訪內容。葉璐珊表示,她來自廣州,高中時曾做過學生會的工作,對學生會工作頗感興趣,也想瞭解一下內地的學生會和大學的學生會的不同,這是參選的一個原因。同時,她想讓自己提供作為一個橋樑的作用,讓更多non-local(非香港生源)的聲音得到更多元化的表達。(“校園司令”是高校本地化移動社區,擁有手機APP與微信公眾號xiaoyuansiling)。

  曾佛春告訴觀察者網,目前港大的內地本科生源約有500餘人,此前,還沒有來自內地的生源成功競選學生會職務。

   葉璐珊:不得不為內地生辯護

  每年的1月是香港大學(以下簡稱“港大”)學生會(StudentUnion,簡稱SU)的競選季,來自內地的大二女生葉璐珊參選,這在港大學生會是很罕見的。但葉璐珊參選所引起的軒然大波,並不僅因“罕見”。

  119日,港大新學期開學的那天,葉璐珊和志同道合的組閣成員在Facebook上成立專頁。葉璐珊是團隊裏唯一的內地生;

  124日,港大校園媒體Campus TV上一位匿名同學聲稱葉璐珊帶有“內地背景”,因為葉璐珊曾邀請某政協委員參與高桌晚宴。Campus TV在港大校內各個角落都有播放。而關於葉璐珊的這個“指控”,迴圈播放了四五天;

  129日,香港知名博主“逆嘶亭”在評論此事時說:“競選大學學生會必須交代政治背景”。

  “我是一個普通的在港學生,最近因為種種原因面對了太多意料之外的關注,對我的生活造成了不少困擾。”

  “逆嘶亭”稱葉璐珊是“帶著發育不健全的人格離‘國’後便大談權利的自私精”

  葉璐珊在125日發表的一封公開信中介紹,她從201515日報名參選學生會至今兩個多星期,校園電視通過各種手段,想方設法調查其本人所謂的 “政治背景”,“本次周年大選共有40名參選者,為什麼只針對我一個進行調查及起底?因為我是內地生身份嗎?若不是,為什麼不去調查、起底其他參選者”?

  葉璐珊還表示,她因為自小嚮往香港大學的校風,才選擇來到這裏。“怎料我內地生的身份,竟成為攻擊的對象,實在令人痛心!為此,我不得不為內地生作辯護,絕大部分內地生與我相同,因嚮往港大的自由土壤,盼望在此開花結果。我無法選擇我的出身,但我有權選擇到港大讀書。”

  在公開信最後,葉璐珊表示,“我依舊相信這樣聒噪的人僅僅是港大同學當中極小部分,大部分香港同學都是理智且理性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校園電視記者的這種行為是絕大多數的香港同學不會認同的。”

  而在去年,參選臺灣淡江大學學生會會長的大四大陸生蔡博藝成為第一位在臺灣競選學生會會長的大陸學生,同樣引發臺灣一陣騷動。“你要選怎麼不回大陸選”、“無限期反對陸生蔡博藝參選”、“他們是不是大陸的統戰棋子”等質疑鋪天蓋地而來,候選名單上蔡博藝的名字下多了一面五星紅旗,甚至還有人給她送了兩副挽聯,上面寫著“痛失英楷”。

    困擾源于語言、文化還是“政治”?

  人們一般容易想到,內地生之所以難以融入港人環境,首先是因為語言不通。此外,和內地高校學生會競選不同的是,在港大,學生會競選必須以整個“內閣” 的形式來參選。但葉璐珊從小在廣州長大,精通粵語,高中時曾任學生會外聯部部長,而且她喜愛活動、朋友甚廣。那她競選遇到的困擾,來自哪里?

  來香港之前,葉璐珊沒有想過所謂“內地背景”的概念。她認為指責她的人應該是有一個非常清楚的定義,“他們的定義就是,如果你跟內地背景有過聯繫或者有任何牽連,他們就有可能指責你。”

  22日,葉璐珊在校園社交媒體“校園司令”一篇名為《我戴過紅領巾,所以我不能競選學生會嗎?》的報導中,回應有人對她和某政協委員接觸的指控。儘管她認為CampusTV調查與瞭解候選人的動機可以理解,但她也強調具有傾向性、內容失實的報導和帶有騷擾性的調查對於校園媒體來說並不恰當。

  而對於博主“逆嘶亭”的文章,雖然葉璐珊心知肚明這種聲音不能代表所有港人的聲音,但也足以令她陷入深思。

  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有這種的想法?葉璐珊還沒有答案。

  “只要是學生,都可以投票。”小光介紹,這件事確實引起了港大內地學生的關注。但一直以來,內地生對競選的參與程度都很弱,一方面內地生之前沒有自己的候選人,另一方面瞭解程度也不夠,屆時大家會不會投票給葉璐珊另當別論。他分析,來港碩士生的內地生源數量高於本科生,他們也可以投票,但碩士生們對這些也都不怎麼關心。

   大陸生另有學生會,“各玩各的”

  本科生中香港學生對內地學生的“排斥”要比碩士生嚴重,這在學生會、各類社團中尤為明顯,所以一般內地生也對這些組織的活動“繞道而行”。“內地生每年就300人左右,大部分都把精力放在學習、找工作、實習交換上。”小孔說。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港大的內地生沒有社團可加。“大約3050位學有餘力的同學會參加內地生的社團。”小孔介紹,比如港大CSSAUD就是內地生自己的學生會,每年舉辦各種活動,也有諸如辯論隊等社團。“所以各玩各的,也沒機會和香港本地生‘較真’政治。”

  並且,如此“各玩各的”的現象不獨屬於港大。香港中文大學(以下簡稱“中大”)研究生會成員小傑表示,中大學生會裏也沒有內地生,但是內地生有自己的 “內地本科生聯誼會”(MUA)。“不過中大學生會並不承認MUA的合法性,因為MUA的財務源於上海總商會。”小傑說,“內地生本來就沒法和本地生融合,他們自成一家。”

  曾採訪葉璐珊的“司令”港大負責人左陽告訴觀察者網,學校官方學生會主要是香港學生參加為主,理論上所有的學生都屬於學生會的成員,需要繳納會費,並且如果想要註冊成立校方承認的社團,則必須經過學生會同意,並接受學生會管理。內地生學生會則是和中聯辦有關係,屬於另外一套體系。內地學生情感上是支持的,但是否行動上會去投票支持並不好說,因為以往內地生參與度不高。之前曾經有過內地生競選,不過沒有成功,當時並沒有將衝突公開化。

  不過,在葉璐珊看來,港大學生會是港大所有學生的代表,應為全體學生服務,且港大學生會章程裏從未有明文規定只有香港本地生才能參選或占多少硬性比重。之所以想嘗試,也是因為曾做過學生會工作的她想瞭解內地和香港學生會的不同。

  “學生會不只是香港學生的,它是一個包含性的概念。除了香港學生以外,港大學生會也應是非本地生的學生會。”作為內地生,葉璐珊曾向“校園司令”表示希望自己的嘗試能成為一座橋樑,讓更多非香港本地學生的聲音得到更多元化的表達。“無論成功與否,我覺得都可以給後面的人一個鼓舞的作用,讓他們勇敢地追求想做的事。”

   “港大司令”對葉璐珊的採訪,原標題:《我戴過紅領巾,所以我不能競選學生會嗎?》

  近日,司令iPoster上也出現了許多關於此話題的討論。為此,司令誠邀葉璐珊同學進行了一個長達一小時的採訪。

  看見葉璐珊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半。她剛從學校坐巴士趕回沙宣道學生舍堂,一臉倦容。

  港大司令:“辛苦了,先簡單地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葉璐珊:“嗯。我叫葉璐珊,今年year2,念BBA(A&F)。高中的時候我參加過學生會,擔任外聯部部長,上大學之後搞過ocamp,也參加過一些平常的社團。喜歡交朋友,逛街爬山。”

  港大司令:“就你參加學生會幹事競選的經歷,說說你對學生會的看法吧。比如說它的核心著重點是什麼?(政治,學術,社團 )又比如說說它主要的服務人群。”

  葉璐珊:“港大學生會是整個香港大學學生的代表,為全體香港大學學生服務。同時港大作為香港首屈一指的教育首府,對學界和對社會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也承擔很重要的責任。”

  港大司令:“但我們也知道,去參加學生會或其旗下活動的主要是local學生,這種現象,你怎麼看。”

  葉璐珊:“首先從人數上來說local人數占絕對優勢,活動中主要看見local同學不足為奇。其次是港大作為香港本土的大學,相對來說,肯定會有更多港大學生願意參與活動。再一個是non-local學生在適應整個大學環境需要一定的時間。文化上的差異,導致了一些相互瞭解上的不足。缺乏讓non- local深入瞭解這些活動的機會,導致他們需要主動去搜查活動的內容詳情,也導致他們對活動的瞭解度會少一點。 最後一個方面是很多non-local都會覺得學生會活動都以本地生為主,這個長期以來的錯誤觀念也會阻止大家進一步去探索。

  但以上所述也不代表non-local沒有參與和嘗試。據我所知現任的學生會旗下的社團的幹事就有越來越多的non-local。所以這個情況在慢慢改善,大家都在逐漸參與。”

  Smarties(競選團隊的名字)分發的手環禮物

  港大司令:“那是什麼原因促使你去參與學生會活動甚至參選中央幹事會呢?”

  葉璐珊:“我以前曾做過學生會的工作,對學生會工作頗感興趣,也想瞭解一下內地的學生會和大學的學生會的不同,這是一個原因。然後作為nonlocal,我也想自己提供作為一個橋樑的作用,讓更多non-local的聲音得到更多元化的表達。

  而且無論成功與否,我覺得都可以給後面的人一個鼓舞的作用,讓他們勇敢地追求想做的事。如果真的有興趣的話,不妨一試。”

  港大司令:“學生會的競選章程裏面有沒有明文規定過學生會這支莊裏面必須全部都是香港local學生或local學生要占多少比重?你會如何解釋長久以來都沒有內地學生參選成功?”

  葉璐珊:“當然是沒有(明文規定必須local學生才能參與競選或local學生要占多少比重)這條規定,否則我今年也不會參選。

  至於鮮有內地學生參選成功的現象,首先,內地生不太擅長粵語,在莊務工作溝通上有可能會有障礙。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競選是以整個內閣的形式來參選的,然而內地生身邊可能找不到這麼多人去組成一支內閣參選。”

  港大司令:“學生會內部官方語言為廣東話嗎?”

  葉璐珊:“接觸頻繁的部門之間溝通以粵語為主,會廣東話其實是一個優勢。但廣東話也不是一個必須具備的能力,我們內閣就有一個緬甸籍的國際生參加。”

  港大司令:“可以簡單說說競選流程嗎?”

  葉璐珊:“整個詳細的章程制度網上有,同學都可以查閱。簡單地說,首先,參與競選的單位是整支內閣。志同道合的人可以一起組閣,填寫 Nomination form。填表完畢後一段時間就會公開Nomination。然後內閣各自開始宣傳,之後就是公開Campaign,最後進行投票。”

  港大司令:“你們的政綱裏面出現過‘加入非本地生幹事舉辦非本地生迎新活動,讓非本地生參與籌備’除此之外,你們莊或者你自己有沒有其他設想,是有關於避免‘港大學生會是香港學生的學生會’這個現象的措施?”

  葉璐珊:“首先關於這個問題我想要說明一下,說‘港大學生會是香港學生的學生會’,這句話是沒有錯的,它確實是香港學生的學生會。香港學生(占總學生)比例也的確最高,學生會是需要服務他們的。但同時這句話也不夠全面。學生會不只是香港學生的,它是一個包含性的概念。除了香港學生以外,港大學生會也是非本地生的學生會。我們也想要使Non-local的聲音得到更加多元化的合理的重視和關注。”

  港大司令:“具體措施呢?”

  葉璐珊:“第一個是在迎新的時候,要讓Non-local感受到包容環境。

  第二個是多與內地社團接觸,比如說CSSAUD, CCC,也包括像司令這些團體。向這種有經驗的團體請教和尋求新的合作契合點。

  第三個在國際生這方面,通過國際生莊員本來對國際生的瞭解和通過國際生本來的組織,去瞭解更多的經驗,舉辦符合這個群體特點的活動。”

  港大司令:“你個人價值觀是否與你們的綱領精神保持一致?”

  葉璐珊:“我覺得個人價值觀是一個非常寬泛的話題,其中很多可能和政治價值觀是無關的。

  就這次競選來說,團隊的每個人的出身背景都是不同的,但是我們也有共同的理念和共識。我們有各自的聲音,也有共同的理念。這也正體現了港大學生會的宗旨:團結一致獨立自主。我覺得我們莊就是一個團結中又自主的一個莊。在綱領上,我與我們莊的精神是一致的。”

  港大司令:“你來港前後,在政治觀點上對香港以及中國大陸的看法有什麽不同嗎?有沒有受到過什麽事情或人物特別深遠的影響?”

  葉璐珊:“來香港之後,其實每一天的人事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你。但你說根本上的改變是沒有的,沒有一個很大的變化。”

  港大司令:“你的'根本上'具體是指哪些?”

  葉璐珊:“比如香港和大陸的關係: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或者說是香港怎麼樣更好地作為一個視窗去對內對外傳達資訊,如何保持它的地位,對這些方面的看法沒有特別的大的變化。但是潛移默化中,我能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也感受到香港有友善的人,有激進的人,有各種各樣的人,這些聲音這些人一天一天之中給我的影響還是有的。

  而且,因為我其實從小在廣州長大。關於香港,聽到的東西還是不少的。來到這裏之後有些感受也變得更加真切,但要說現在的想法和從小接受的東西是否有巨大的變化,這個是沒有的。”

  港大司令:“給你最深的影響的事情可以舉例說說嗎?”

  葉璐珊:“其實很多人事都會對我的影響,就比如近期的影響,像今天就有個香港知名博主發表了一篇關於我的文章。全文的大意就是無論你是不是真滲透,只要你來自大陸,就是有原罪的。雖然我覺得這種聲音也不能代表所有人的聲音,但是也足夠讓我思考很多,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有這種的想法和誤會。你身在一個比較複雜的形勢當中,需要從個人和社會的關係來看,雖然我一時半會可能找不到答案,但是因為我自己身處在這樣一個比較特殊的時期,這會讓我每天都在不停地思考中前進吧。”

  港大司令:“有關報導稱你有涉紅底背景,並對其進行抨擊,你個人如何定義紅底二字?對於這些報導你怎麽看待?”

  葉璐珊:“其實來香港之前我是沒有想過這個概念,但我想指責我是紅底的人應該是有一個非常清楚的定義。而他們的定義就是, 如果你跟紅色背景有過聯繫或者有任何牽連,他們就有可能會指責你是紅底。”

  港大司令:“有特別大的困擾嗎?”

  葉璐珊:“困擾是一定會有的。對於我本人來說,這給我帶來許多突如其來的關注和壓力吧,從普通的港大學生,成為學生和外界媒體的關注焦點。然後對我們的競選來說,這種有歪曲事實成分的報導也會有一定的影響,對我們的長期的付出和對莊友也會有一定的傷害。

  並且,對我們的一些無理的指責或者是一些帶有歧視性的攻擊的話,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對於校園媒體比如Campus TV,秉著對學生負責的態度,調查事情的真相與瞭解每一個候選人,這種動機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就行事的方式和報導的內容來說,具有傾向性並內容失實的報導和帶有騷擾性的調查,我覺得對於一個校園媒體來說是一個不太恰當的舉動。”

  (翻頁為葉璐珊125日公開信《停止逼害:請校園電視以文明說服我》全文)

  葉璐珊125日公開信《停止逼害:請校園電視以文明說服我》

  本人為港大內地生,在參選本屆港大學生會後,因我的內地生身份,不斷受到港大校園電視騷擾,並以偏頗的報導,意圖打壓內地生參選學生會的權利,引致不公平選舉。我認為校園電視的報導手法明顯有以下5點問題:

  1、只針對內地候選人作調查;

  2、不但調查本人過往參與過的活動及組織,更以“起底”方式打探本人出身、家庭、私生活等侵犯我個人私穩;

  3、假借“內地生在港大的生活”名義調查內地生組織;

  4、誣衊我們內地生參加近二百人的高桌晚宴,即代表與其中一有“紅色”背景的位嘉賓有政治聯繫;

  5、針對選舉其中一方作出傾向性報導,影響選舉公平性。

  請各位港大學生及香港市民評評理,校園電視如此報導是否合理。

  港大樑球琚樓宣傳板上的競選海報

  自201515日報名參選學生會至今兩個多星期,校園電視透過各種手段,想方設法調查本人所謂的“政治背景”。他們使用起底式、誅連式、跟蹤式的調查方法打壓一個行使會章權利的內地同學。這種可怕的行為,竟出現在崇尚人權與自由的香港大學,更出現在號稱捍衛同學權益的校園傳媒身上,令我極度失望及憤慨。

  1、參選學生會周年大選後,有校園傳媒背景的人士,不斷向我身邊的內地及本地朋友打探我的消息,內容涉及:出身、家庭、私生活、過往參與活動及組織等。這幾方面全部與政治及選舉無關,卻對我的朋友造成無比的滋擾。

  2、校園記者假借撰寫“內地生在港大的生活”專題之名,訪問我港大內地生USEE迎新營的負責人。訪問甚少問及內地生在港的生活,反復不斷的卻是起底的提問,刻意調查組織起源、組織對外聯繫、籌委會名單及迎新營高桌晚宴嘉賓名單等,逐步將問題引向政治。

  3、校園電視在訪問我閣會長的時候,突然質疑我具有“紅色背景”,記者指以我組委身份參與的USEE 迎新營高桌晚宴中,有一位校友嘉賓疑具親中背景。而因為我是云云眾多組的其中一位組委,就認定我與那位我連名字都記不住的所謂“親中”校友有關聯。更為離譜的是質疑我參選學生會就是執行這位嘉賓的“滲透”任務。這樣的邏輯著實令人費解,而出自港大校園傳媒記者口中,實在既可恥又可笑。

  因為自小嚮往香港大學自由民主的校風,我才選擇來到這裏。怎料我內地生的身份,竟成為攻擊的對象,實在令人痛心!為此,我不得不為內地生作辯護,絕大部分內地生與我相同,因嚮往港大的自由土壤,盼望在此開花結果。我無法選擇我的出身,但我有權選擇到港大讀書,追尋自由與夢想。難道這就是香港及香港大學一直引以為傲的自由?我不相信這是港大學生堅持的理念。

  校園電視何以標籤我們,胡亂扼殺我們追尋夢想的權利?嚮往自由、尊重人權的人,不會不依不饒的煩擾我朋友的安寧與自由;嚮往自由、尊重人權的人,不會不分青紅皂白,給人亂扣帽子;嚮往自由、尊重人權的人,不顧及同學的身體狀況,窮追不捨,只為了達到某種標籤效果。你們的行為不是在抵抗滲透,而是製造白色恐怖,將你的恐懼,扣在清白同學的身上。

  過去懷疑被染紅的只有本地生。校園傳媒憑甚麽以我內地生的身份,懷疑我參選具有政治目的,受人指使?請用文明說服我。

  因此,我請求校園傳媒回答我以下的問題,並以理服人:

  1、一個內地生,在未知在場嘉賓是何許人的情況下參與了一個將近二百人的高桌晚宴,就認為我與其中一位嘉賓有政治聯繫,並被他指使參選學生會。這種誅連式的引證是甚麽?難道所有內地生及香港學生,出席這類迎新營的高桌晚宴,只要有人具親中背景,他就成為染紅的棋子,被扣上滲透的帽子?

  2、本次周年大選共有40名參選者,為什麽只針對我一個進行調查及起底?因為我是內地生身份嗎?若不是,為什麽不去調查、起底其他參選者?按照校園電視記者那種八杆子打不著都叫做有關係、被染紅的標準,是否其他39名參選者就沒有人曾回過中共統治的大陸,就沒有親戚朋友在內地工作、生活,就沒有親戚朋友接觸過大陸千千萬萬的幹部?這些不是更容易所謂“染紅”嗎?更不用說那些曾經參加過某些場合或活動,同場出現過親中乃至具有紅色背景的人士!

  3、如果其他參選同學萬一誰有以上任何一條可能被“染紅”的線索,為甚麽校園電視記者們不去跟蹤調查一下他們身邊的朋友,打聽他們的私生活、男女朋友、生活習慣、思想立場、家庭背景?而唯獨用心於我一個內地同學?

  4、而且據我向身邊的閣員瞭解,過去學生會被指“染紅”、“滲透”的前幹事,全部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按照這種往績,為什麽偏偏就是我被認定派來執行政治任務?

  5、再者,校園電視的記者們,大家都知道現在是港大學生會的周年選舉,而且出現罕有的競選情況。香港的莊友告訴我,香港的公開選舉,最講求公平、公正,媒體或其他第三方,在選舉過程中如果只針對選舉其中一方作出傾向性報導或攻擊,都會視為不公,甚至在未經候選人同意的情況下,促使候選人當選或落選,有可能觸犯法例!但是,對照你們現在針對一方的所作所為,你們對得起港大學生會選舉的公平、公正嗎?

  6、據我所知,其餘內地學生,由於政治制度的緣故,曾參加少先隊及共青團等組織然後來港升學的大有人在,難道這就是滲透港大?如果校園電視認為這樣就是滲透港大,那校園電視記者們為什麽還要惺惺作態說採訪內地生在港生活,為什麽不去鼓吹港大改變收生政策?

  我從高中就對參加學生會非常有熱忱,雖然當時我不知道香港的學生會與內地的學生會原來有這麽大的不同,但我想鍛鍊自己的能力,為身邊的同學在大學過得更好,這種動機總沒有十惡不赦吧?進入大學之後,我本以為有施展自己抱負的舞臺,參選學生會,追求心之所向,卻變成被你們如此騷擾的藉口,我已經不斷地做出忍讓、退避,而你們卻乘機喋喋不休、步步逼近,讓我一度打算放棄自己的夙願和夢想,甚至令我在香港、在港大面對這樣的遭遇感到難過、煎熬。

  我在港大經常聽到一句話“我雖然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保護你表達意見的權利”。對照今日校園電視記者們的做法,卻是恰恰相反,只要我不同意你的觀點,或者懷疑你的立場,就誓死為你貼上標籤、扣上帽子!

  不得不承認,我在參選之初,的確低估了港大學生會的政治性與複雜性,也對校園傳媒這種惡意中傷、起底始料不及,我也不知道我的參選到底動了誰的乳酪,損害了誰的利益!但是,我認為,作為一個內地生我今天會受到這樣的遭遇,明天其他內地生可能受到同樣甚至更大的騷擾。我曾經很害怕,但我的莊友、身邊正直的朋友鼓勵我,為我打氣。而我既然已經站出來,就不能退縮,既然校園電視某些同學用手上的公器將矛頭直指我們內地生,玷污港大自由民主的傳統,我,站在最前面的人,為了大家,再艱難我也會堅持下去。同時,既然我已為深藏心中的夢想做出這麽多努力,我絕不應輕言放棄。

  當然,我依舊相信這樣聒噪的人僅僅是港大同學當中極小部分,大部分香港同學都是理智且理性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校園電視記者的這種行為是絕大多數的香港同學不會認同的。

  本人要求校園電視儘快作出回應,並保證此聲明能傳達至港大學生,讓大家說法評理。

  二零一五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中央幹事會

  候選內閣Smarties候選康樂秘書

  葉璐珊

  2015125

13 comments:

  1. 我那敬愛的朋友 :
    貼貼做個紀錄可以,
    勞心激氣大可不必.
    沒用的.
    政治利益 , 我們局外人永遠看不清楚.................
    還是學學我們朋友某君:
    [宮女不知亡國恨 , 隔江猶唱後庭花].
    風花雪月.
    拍拍河邊日落景色罷,
    或許更顯[雅興].

    ReplyDelete
    Replies
    1. 無奈老而不化, 而且我等意識, 可能真的是"歐"了, 不過,,,,,真係怕香港班靚仔靚妹再咁走落去, 冇幾耐, 香港會發生法國巴黎事件, 或部份無腦者會效法"埃絲埃絲", 今天看視頻, 這些人的行為已經無法解釋, 等於上星期班"鳩嗚"男女屈那反對者非禮並拳打腳踢該街方,那幾個鳩嗚男女面上表情,真的很恐怖, 那種野性仇恨,跟塔利班及"埃絲唉絲"沒有兩樣!
      這本跟我無關係, 但我大兒一家仍在港, 如何呢? 加國又真的對年輕人的前途很負面,(不敢說她不好,只是真的不死不活!)大兒誓不回來!
      不是擔心"公惨擋",是害怕那些"民主塔利班"!

      Delete
  2. [社會棟樑]
    [未來希望]………………..
    就是這些言語 , 把好好的一代都縱壞了,
    於是某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黃毛小子說:
    [不怕你管. 你們遲早比我們早死……] ( 大概 )
    看了聽了都心傷 :
    多像[文革] 的文采!!!

    ReplyDelete
    Replies
    1. [民主] , [ 自由]….都是好的,
      但要有一定的[限度] , 與[基礎].
      不是[無限] 的. 在這一點上, 世界上最最最最~~~~~
      [自由] , [ 民主] 的國度也認同.
      只有無腦且又濫用的,
      才會天天把這些東西掛在口…………………………

      Delete
    2. 我不會怪責這些人.
      在人類文明進展中, 總需一些 [最低層] , [ 最好使] 的 [踏腳石]……………
      我唯一看不起的是那些[ 好壞不分]但卻有[ 選舉權] 的人.
      一方面不喜歡 [ 指鹿為馬] , [ 顛倒是非]的政棍 ,
      另一方面卻又受落[ 甜言蜜語] , [以身相受]……………
      在我眼中, 這叫[抵………...].
      不過社會時勢是這樣,
      沒話好說.
      我縱歸要去喝我的酒.

      Delete
    3. 這是一個[不知所謂] 的年代.
      宗教也救不了.
      (老實講, 真的有上帝?
      教宗到菲律賓 , 一個小女孩跟他說:
      爺爺 , 我爸媽一生都敬愛神, 也很老實的做人….做窮人….
      為什麼神所掌管的自然 , 一場大風就把他們帶走了呢?
      爺爺 , 上帝也有愛心麼 ?)
      …………………….
      沒有人知道教宗怎樣答….
      沒有人知道教宗有沒有答……
      就算有, 也要通過 [ 安檢] 的

      Delete
    4. ?????
      你[大驚小怪] ?
      恭賀你.
      你會[長命百歲] 的.
      自由民主國度要的就是這種人…………………………

      Delete
  3. 安大佬 :

    請恕 我多事:
    花旗那邊的大姐已經好多天沒出門了,
    或許 大佬應該去問候一聲.............

    ............酒醉三分醒的劉伶拜上.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今天安哥到舍博聽"歌聖"原來是受劉伶所託, 感激!
      wei-wei又接近西邊多一步, 整天除吃三餐外, 其餘時間就閉上眼睛躺在床上, 希望冬眠後再活躍起來吧!
      我天天都有上博探網友, 可惜不懂怎樣留言回應!

      Delete
  4. 我也像蘇大姐一樣,看了博友的博不知如何去回應。問候各位安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不懂回應, 因我的腦在退化中 !

      Delete
  5. 昨天有來看過安兄上一篇的網誌,照片很美。藍天碧海,水上景色,悅目怡神。

    ReplyDelete
    Replies
    1. 安哥那篇".....看河的日子....."我最欣賞第一張照片, 景色令人神往!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