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1 December 2014

轉貼好文: 信仰的絕對化實際上就是妄念的絕對化! 某些青少年應思維一下!


信仰的絕對化實際上就是妄念的絕對化。

按康得的說法,信仰既不受經驗的驗證亦不受理性的驗證。

因此,絕對化的信仰往往造成人類瘋狂地自毀。不少學者認為,瑪雅文明很可能毀於某種瘋狂的絕對化的信仰。

今天的ISIS現象應該是信仰絕對化而造成的部分人類自毀的經典範例。如果我們不能有效地阻止信仰的絕對化,整個人類必將由此而毀滅。

每一人在信仰什麼東西之前,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去提醒自己:
一,你信的東西很可能是妄念。
二,任何為“神”或其他“信仰”的犧牲,都是無謂的犧牲,因為“神”或信仰不需要人的“犧牲”。
三,任何以“神”或信仰的名義殺人的行為都是惡魔行為,不管你的神或信仰有多麼的崇高。為“神”和自己的信仰殺人,不是魔鬼,還能是什麼?!


老安對上述的反思:

信仰的絕對化實際上就是妄念的絕對化。

"民主"的說法,不應急遽而既不從現實經驗的驗證亦不受理性的驗證。

因此,絕對化的泛偽民主往往造成社會瘋狂地自毀。現實世情是,一些國家地方是毀於某種瘋狂的絕對化的民主信仰。

今天的叙利亞及中東, 非洲的人間地獄慘狀, 烏克蘭的混亂、南歐及希臘的經濟破產現象應該是信仰民主絕對化而造成的部分社會自毀的經典範例。如果我們不能有效地阻止泛偽民主的絕對化,整個人類必將由此而毀滅。

每一人在推動民主或什麼東西之前,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去提醒自己:
一,你信的東西很可能是妄念,也可能是偽品,也可能是B貨, 也可能是陷阱, 要深觀察、仔細聽、找資料認證,結合現實,看清楚攪手是人還是鬼。

二,任何為偽或其他“信仰”的犧牲,都是無謂的犧牲,因為“民主”或信仰不需要人的“犧牲”。

三,任何以“民主”、“神”或信仰的名義殺人的行為都是惡魔行為,不管你的“民主”、你的神或信仰有多麼的崇高。為“民主”、“神”和自己的信仰殺人,不是魔鬼,還能是什麼?!


尤其這過去的“暗祕拿”運動, 用傷害基層市民、小商戶、家庭關係、同學關係、同事關係、前綫維持治安警民關係, 更以無法無天污衊香港核心價值的法治, 打破大英帝國傳下來的尊重禮儀,尊重學院(在畢業典禮鬧事做小丑的所謂抗爭!這是一個青年總結前半生的大日子,代表你已經有了基礎教育、修養去面對社會、世界,踏入人生另一階段, 是對自己的一個莊嚴肯定,對社會及教育的一個誠心感謝,(不是每一人都有機會入大專院校接受社會對你的供奉對你的奉獻,用運動人士的泛邏輯,這些青年是剥削其他人,也是不公平),這等神聖的儀式是眾多父母,祖父母及很多同學的期待,這些在儀式搗蛋作怪污辱是否太自私?太不自愛?太糼稚?太愚蠢?
抗議示威是權利,但也不能野蠻地不分塲合去破壞他人的權利!
在大學畢業典禮完結,你在禮堂外,隨你意怎示威,怎搗蛋,甚至向校長 、主禮嘉賓投擲雞蛋或更激的辱罵,這你就是英雄,在禮堂內你的作為是狗熊,垃圾!

如今,這些年青人是被某些高知低智(或是他們另一所圖, 或愛某些團體,利益集團利用。)把"民主"變為一種迷信, 而不是以民主作為利民目的的一種理念, 民主是替人民謀取最大幸福的理念, 凡是能替人民謀求到和平、平等、溫飽、有秩序的自由(無秩序的自由是為放任,混亂,是禍害!所以要有法律制約!)不論什麼政權,什麼政治制度,什麼方法的選舉,這就是民主!

如果那些用民主口號叫的滿天,郤是以民,尤其基層市民的利益作為工具的人或團體,無論他們怎化妝,尤其以反法律,禁制他人言論(封人五毛者,克人電腦者,欺凌他人在學子女者,人肉跟他們意見不合者),用武鬦方式者,皆不是"真"民主,是"文革", 而盲目追隨而還以為自己是"真"民主推動者的人........是為迷信,跟找鵝頸橋下作法去害人、咒人的,還要弱智!

我重申,2017不能稱之為假,只能說提名有待改善,完善,其中機制有制約民粹,制約泛福利的好處,這是經過三百多年民主體驗、經驗的大英帝國留給香港的一份禮物!也是大英統治百五年來比較有良心的向香港人還債!請看清楚,這是大英給香港人的,不是"天朝",天朝只是順水推舟,為什麼同意? 他就是借香港來探證一下,這方法行的通嗎?

現時這過去的“暗祕拿”運動,其實剛好把民主在中華的銷售機會,一傘戳破、戳傷、戳停!是對香港、中華大地的民主進程拉死了,拉停了,你們會想到這負面嗎? 教授們!牧師們!主教們!訟師們!

1 comment:

  1. 一時失手, 給[馬鹿] 刪了, 又沒先存檔, SHIT................
    這能說我是百分百贊同大佬意見.
    能看到大佬的分析 , 萬幸.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