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November 2014

我曾經讀書七年半的學校,懷念胡神父,,,,,,The Singer not the Song

Liu Sir 說去保德街及石塘咀懷舊,挑起小的兒時記憶,八月在港時,經過幾十年後,又重返曾經唸書的學校,小的不敢也沒有資格說是"我的母校",因為沒有在此完成整 個中學課程,也不在此畢業,不過七年半的時光,點點滴滴在心頭,曾經有過歡樂,有過悲傷,有過失望,也有過恥辱!
最懷念是其中胡神父,他是神的代表,他是愛,他是善,他也是上帝的忠誠僕從,我曾經少年時被他感動到希望能步他腳印,侍奉上帝!
可是,在我離校前,另一位神父郤令我從此不再進入聖堂,不再"侍奉"主,也令我憤世嫉俗,令我認識到什麼是階級分別,什麼是"白鴿眼",什麼是"欺凌"!
所以西諺中有一句名句: The singer not the song。

此次重回舊地,大抵保持原狀,只是從大球塲至聖堂的石級改了為看台,童軍室位置一樣,不過擴大了,最後求了求正在踢球的年青同學,讓我在球塲踢了一球!

此校的活動空間甚多,香港九龍新界都少有!以前比現在還多空間。
大門入口基本保持幾十年前模樣。
 這小教堂是我最後離棄"主"的地方,也是我少年時恥辱不能忘的地方,該位神父最後還俗了,現還在世,現居美國,他是令我"憤世嫉俗"的主因,曾與他在課室互毆,後被要求每早到小聖堂唸玫瑰經!
左邊樹下是跟年前己逝去肥班長幻想科學科技的地方。

 很驚訝,這角落數十年不變,一模一樣!
左邊曾經的班房
 這是跟同學小息踢紅白膠波的地方!也是跟胡神父伸身攞"煤炭(甘草糖)"的地方!
 曾在此隊為小狼,童軍,應還存有比賽奬狀!
老鬼那時未有此彫像。

 從前沒有這看台,這是改動比較大的,後面的大厦從前是煤氣鼓的位置。

這裡也有些改變。如無記錯,以前是食物部,最難忘的是柴魚花生粥,豉油腸粉,㗎喱魷魚同肥佬老細。
也記起,曾被一國文老師罸我一學期企係課室門口,有冇企夠,記唔起囉,罸企原因,我係"共產黨",哈哈,怪呢!屬於信不信由你,不由你不信!


21 comments:

  1. 早一點跟安哥攞料就好…………
    那一天在港大門口落車,只覺風大,港大高高在上高不可攀!不禁自卑,悄然引退!
    在中學也給人扣過帽子訓過話,不過那個罪名我是永遠不會承認的。
    鄉下仔能讀中學,要多得教會,令我不信教的,跟安哥一樣,要多得一些[信徒 ]先生!
    我們也曾被劃分為左,因為穿和著的是耐用的大地衫褲,剪的是陸軍頭,跟當年時髦的青年的長髮窄衣闊腳褲不一樣…………

    ReplyDelete
  2. 記起之前去過的新街,倒很喜歡這一帶的安寧,自成一格,很有懷舊的氣氛,只是西環線開了之後,再回來的時候,恐怕這些房子都不在了。
    拍照的時候,那士多老板都問是否是收購公司的人?看來拆遷的日子不遠了,等的,只是價錢………………………………

    ReplyDelete
  3. 安哥犀利, 身為學生與神父互毆。當時的神父是校長嗎?
    國文老師以甚麼理由話你是共產黨呢? 哈哈哈! 可能他現在也參加佔中運動啦!

    ReplyDelete
  4. 時中一也,愚家貧,無力捐獻,衣寒酸,腳帆船,貌極衰,該神父,教洋文,平日已不喜吾,是日默英語,忽然近愚桌,扯余䯷,誣偷看,痛甚,抗之,搥其腹,繼而互扭,同儕皆惊而亂,莫敢制之,頃刻,神父忽醒,恐甚,捉余往小聖堂,跪耶穌前,誡曰,不欲告之校長,要余同祈禱,每天早上,要赴聖堂誦念玫瑰經文,如余應充,彼此無事,亦不告訴余父母,昔時,余亦惶惶然,俱被趕出校院,無奈充之,及後,余不再進聖堂矣,何也?宗教者,虛偽而已!

    ReplyDelete
    Replies
    1. 俱应為惧,充应為允,打错字。

      Delete
  5. 該中文老師,名字攪笑,王八旦同音(尾有不同),國民黨餘孽也,一如如今民主教父李某一樣,民主自由塔利班,一天,於課中,忽宣傳老美之義勇,民主偕模,舉中東問題,說老美怎維持黎巴嫩內亂秩序(1960時期),小的出言反駁,說老美派兵他人國土,是為侵略也,而老美打韓戰,残害人民,甚為不義,該王姓老師聽之大怒,一如如今在網上若你不支持佔中,就是罪人一樣,即時叱我曰"共產黨",從今而後,凡上他堂,小的不用再上了,只需站於課室門口!時亦中一也!

    ReplyDelete
  6. 安哥何事要用文言文?欺我不識乎?哈哈~~~~
    大戰快開始了,冇眼睇,所以今晚上機。
    第一次在機場上網,發覺香港水準真係no1,比很多外國的機場網絡快好多了!
    返到去再傾過,祝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入不到Roger博留言, 只好在此祝他平安回家。

      Delete
    2. 那神父缺乏應有的大愛精神, 難怪他要還俗了!
      那時代的老師有無上權威, 老師說是, 學生不能說非, 即使父母知道, 也不敢向學校為孩子平反。

      Delete
    3. 當時幾位曾任教神父,修士後來都還俗了,包括校長! 校長還是私奔呢! 弄出新聞。

      Delete
    4. 修道者要安於貧, 但在這個五濁惡世, 真正修道的已無多!

      Delete
    5. 謝謝妳wei-wei.
      雖然有點累,回來第一件事還是看新聞!
      看了直搖頭,有些人要把運動帶去不歸路了………………
      ――――――――――
      我那邊仇口太多,暫時不公開了,請諒!

      Delete
    6. 我真的擔心香港變死城!
      ----------------------------------------------
      明白你閉門的原因了。

      Delete
  7. wei -wei 晚安:
    剛貼不夠2 分鐘的回應給刪了.................
    謝謝網絡的這些好兄弟................
    你們讓我更進一步的認識你們這班小朋友的民間自由世界.
    請繼續..............
    Please continue , if that is what you mean " demo..."
    After all ," liberty" is just a vain word without sense...................

    ReplyDelete
  8. 季羨林說: [ 來世不做知識份子]..................
    中國古話:[ 但願生兒愚且魯]....................
    不竟思想是件痛苦的事.
    ............................
    不想說太多了, 只想簡單的說,
    這些小朋友讓大家知道事情為什麼會攪到那個地步.......
    多得一部份人圴堅持.................[無謂的堅持].
    ..........................
    半迎夜2~~3 點好夢正酣給人吵醒不知你的感受 ?
    作為遊客 , 一晚起, 兩晚止.......
    但日日要返工的呢?
    要再道歉跪100個響頭都沒用......................
    不寫了.
    XYZ呢個[自由] 世界......................

    ReplyDelete
    Replies
    1. 無謂的堅持者為錢不顧後果! ! !

      Delete
  9. 為教犧牲多壯志,,,請非雙學年青人衝擊掉前途!(周年青俊傑話佢有重要職務,不宜真正上陣)
    敢教日月換新天,,,黃之蜂跟周敖等仁哥仁妹前去立法局議員聚餐,預先在立局試做國會議員

    這世界無其不有!官家養一班人反轉官家,成班靠害官家都係每月出十幾二十萬香港市民血汗錢嘅"官家食高俸者",計有議員,太學院教授,食豐厚長糧嘅乜叔,乜民主亞婆!官方新聞電台電視那些呻吟豉油高官!又係揹槍嘅海關關員幫辦,呵呵,,,,高薪養廉,原來應要講係"高薪養"反賊",吳楚帆嘅名句,,,,,"你班KT食碗底反碗面,仲係人嚟?"

    ReplyDelete
    Replies
    1. 亞爺今日坐視不理, 可能等明日來接收。

      Delete
    2. 咁就大吉利是囉,四輸局面!

      Delete
    3. 港府無力收拾殘局, 迫住亞爺提前來也。

      Delete
  10. 重回舊校,懷緬滄桑。唏噓香港........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