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January 2014

當年甲午慘敗, 當年甲午慘勝, 今年又甲午, 中華國運又會如何?



(轉載網上文章,作者未明) 
當年甲午慘敗,當年甲午慘勝, 今年又甲午.
2014-01-04            

2014年是中國新的甲午年,120年前的1894年爆發了甲午戰爭,中國慘敗於日本,再加上今天中日對抗似乎成了我們最大的外部挑戰,這兩個甲午之年的對比縈繞在不少中國人的心頭。

有人提出,1954年也是甲午年,把這三個甲午年連起來看,能把中國近代以來的國家命運軌跡看得更清楚些。

1894年前後的中國處於明顯衰落中,而當年發生、第二年結束的甲午戰爭,大體能看做是壓垮中國的“最後一根稻草”。之後的一個甲子,中國的苦難不堪回首。

新中國成立被後來歷史證明是中華民族命運的轉折性事件。1954年的那個甲午年,是朝鮮戰爭結束後的第一年,美國軍隊打到鴨綠江,志願軍將老美趕回三八線,朝鮮戰爭從起點回到起點,看似“平局”,其實是老美贏了北朝鮮輸給中國。對中國來說那就是勝了, 不過在朝鮮留下幾十萬志願軍屍體,是慘勝.那一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部憲法誕生,國家剛進入第一個五年計劃,工業化拉開帷幕。1954年前後是對中國復興有重要意義的節點。

再經過一甲子來到2014年這個甲午,中國的歷史興衰感和在現實國際力量格局中的位次都煥然一新。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二軍費大國,並且已是經濟增長和技術改造都最快的世界主要國家。儘管仍問題纏身,但今天中國的活力和自我改革能力都是世界大國中最突出的。

來自日本的挑戰讓中國社會難以釋懷,我們對“甲午”的特殊關注首先就針對日本。然而我們或許應當跳出這一中日情結,對付日本的確是2014年很抓眼球也很抓社會情緒的事情,但這很可能只是2014年的“一件外衣”。2014新甲午年的使命要比“同日本鬥”寬大得多。

2014年是中國全面深化改革的開局之年,改革順利與否,最有力量繪製未來中國命運的主線。甲午戰爭一役就使中國滿盤皆輸,那是因為當時的中國內部已經潰爛了。一個內部強大的國家會更自信、也更清醒地選擇對外戰略,它輕易不會敗。即使有一時的對外挫折,也有足夠的能力和空間轉圜。

中國社會當前需要真正適應改革的快節奏,摸索社會多元化時代調整利益格局的平穩過渡。35年前中國改革時,西方的戰略任務是拉中國,因此對中國改革“由衷支持”。今天削弱中國成為西方的突出利益,其對中國改革的態度也變得空前複雜。西方今後大概會對中國改革的任何不順利進行放大和利用,這一變化將會影響中國社會多元化發展的方向。保持改革進程平穩如今對中國比以往更重要。

對日鬥爭無法迅速形成什麼結果,它更多是對中國國家實力、戰略自信以及社會團結的驗證過程。中國不僅要“戰勝日本”,而且面臨向世界證明中國的確是在“和平崛起”的考驗。這要求中國連“戰勝日本”的方式也必須是非傳統的。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具有全球意義,它實際有相當一部分就分解在日本問題以及種種中美各自的緊迫問題之中。中美關係從來都是彼此“磨合”出來的,中國運用自我力量是否熟練,將部分決定美國同我們“磨合”的配合及善意程度。

中國推行一攬子改革計畫,這在今天的西方是不可思議的。2014年西方將高度關注中國改革的實際推進,以及中國社會對利益調整的真實反應。中國對改革能力的證明將增加這個國家的戰略軟實力,因為那樣的中國“前途不可限量”。

社會多元化好似讓中國張開手掌,它在關鍵問題上形成共識的能力,以及國家動員能力,會讓人看到這個手掌攥成拳頭的樣子。2014年的中國不會顧得上炫耀,它需要苦幹,把解讀和眾說紛紜的事情交給世界。

2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