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November 2013

同舟共濟,共渡難關 (轉貼溫家寶文章)



轉貼並翻為正體字
(不以正字立塲,客觀讀這篇文章,亦有所思考也)
 
200354日溫家寶 到清華大學看望廣大青年學生並在圖書館與同學們一起座談時的內容,新華網受權發佈全文。  

  同舟共濟,共渡難關  

  (200354日)  


  溫家寶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想到同學們都在學校,不知道你們過得怎樣?非常惦記你們,大家還好吧?有什麼活動沒有?(大家說在校園裏有放風箏、踢足球、打羽毛球、練健美操等豐富多彩的文體活動。)溫家寶:校園生活可以活躍一些。這是一段非常的日子,可能會在同學們的一生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大家不會忘記這段時間;我相信,國家經過這場磨難會更加強大,青年經過這場鍛煉會更加成熟。  

  “五四”精神歸根到底是民主與科學的愛國主義精神。依靠愛國主義精神,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依靠愛國主義精神,我們實行改革開放,基本實現了小康;現在同樣要依靠愛國主義精神來戰勝這場“非典”的襲擊。我們青年人應該在這場災難中經受住考驗。不久前我到曼谷參加有關應對“非典”的“101”首腦會議〔1〕。這次特別會議原來沒有請中國,但是後來他們感覺到沒有中國參加,會議是不能成功的。所以,從他們發出邀請到我決定去只有幾天的時間。我是“堅定”地去的。我覺得中國應當敢於面對現實,敢於面對世界。路上我就在想應對目前困難的辦法,我概括了八個字,就是“坦誠、負責、信任、合作”。我和我們的代表團可以說不辱使命,我們就用這八個字取得了東盟十國領導人的理解,在雙邊會談和“101”的會談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責難中國,都是理解、同情、支持和合作的態度。  

  中國是一個有著13億人的大國,上下五千年歷盡磨難,沒有被壓倒,沒有被摧垮,也沒有散掉。世界四大文明古國〔2〕,就剩中國沒有散掉。我們的文化和歷史都延續了下來。我們的國家受的磨難最多,遭受的災難最多。《左傳》〔3〕中有“多難興邦”之說,我又想到孟夫子〔4〕有一句話:“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由此,我又想到古人說的“生於憂患,死于安樂”〔5〕。每克服一次困難,一個國家、一個民族都會前進一步。特別是我們這個國家,越是困難的時候凝聚力越強,越團結。萬眾一心,眾志成城。每克服一次困難,人民的聰明才智就得到一次極大的發揮,就會出現許多傑出的人物。  

  今天在座的同學中工科生較多。我想講一點自然科學知識。從SARS病毒,我想到了生命科學發展的兩大領域。物理學是向兩個方向發展的,一個叫作宏觀世界,一個叫作微觀世界。宏觀世界發展到宇宙中的暗物質,其實宇宙中還有反物質,反物質比暗物質還要難研究。從微觀來看,我們原來知道有分子和原子,現在研究到誇克〔6〕。生命科學其實也在向兩個方向發展。從微觀來講,就是我們現在要對付的SARS病毒,原來我們只知道有分子生物學〔7〕,現在還有量子生物學〔8〕。這是一個分支,就是我們經常看到的細胞研究,克隆技術〔9〕。其實,生命科學還有另外一個分支,就是環境。  

  生命有環境的理念,就是外界對於生命的影響。知識是一個浩瀚的海洋,當我們急需用的時候就感到不夠。大家都希望在研究SARS病毒上取得三個突破:第一叫作SARS病毒的確診,或者叫作陽性檢測率,實事求是地講,目前陽性檢測率研究工作還沒有完成,我國也就是48%—50%的檢測率,泰國可以達到60%;第二叫作治療,吃什麼藥可以治這個病,這是一大關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免疫。人類征服過的幾種重大疾病也都經過一段艱苦攻關的過程。只有當盤尼西林〔10〕這種藥物研製成功以後,肺病才是可治的病;只有當科學家發現牛痘〔11〕以後,人類才能消滅天花〔12〕。我想解決SARS的措施也可能是將來科學上的一個很重要的突破。現在基於人類對基因圖譜〔13〕的掌握,這個時間應該會比較短。  

  我跟同學們講這些,無外乎是想跟你們說,要學的東西太多,現在在大學裏學的知識廣闊一點兒,將來你們在工作中都能用上。我是主張學科面要寬一些,基礎要打得牢一點兒。因為學科之間的交叉很多,而且這種趨勢發展很快,誰也不知道當你應用的時候會成什麼樣。我剛才想起你們的校訓,這兩句話是來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我在南開中學學習的時候,大中〔14〕同志是我的老學長。南開中學也有一句校訓———“允公允能”。這幾個字我們可以理解為,學校培養的學生第一是要把“公”放在首位,也就是要把人民和祖國放在首位。“能”是能力,是服務祖國服務人民的能力。南開學校對學生要求很嚴格,從儀錶到坐姿都有要求,一進走廊就有一面鏡子。學生要講究儀錶,這是我們最早的一任校長張伯苓定下的。一個學校要形成好的學風,要有一個好的校風、好的傳統,這是非常重要的。你們有什麼問題要跟我說嗎?  




200354日,在“五四”青年節之際,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來到清華大學、中國農業大學,看望廣大青年學生,表示節日的問候和祝賀。這是在清華大學圖書館,溫家寶與同學們一起座談。新華社記者 高潔



  學 生:我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句話:“在我們戰勝‘非典’的時候,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藥物,比藥物更重要的應該是我們的膽識和魄力。”我是非常贊成這句話的。您對這句話有什麼看法?  

  溫家寶:我跟你一樣。非常贊成。  

  學 生:那您看,在政府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之後,需要我們大學生為政府做些什麼嗎?  

  溫家寶:所謂膽識和魄力,不僅是指政府,而且是指每個公民包括學生。第一,要有面對困難的勇氣和信心;第二,要有解決困難的果斷措施。對於公民和學生來講,也要有膽識和魄力。也就是說,不為困難所嚇倒,真正形成“眾志成城,團結一致,同舟共濟,共渡難關”的局面。往往一次災害,有可能推動一次科技的進步,也可能出現許多新的科學發明。SARS出現後,我們不能採取關閉國門、限制人員流動的辦法,只能採取科學的辦法。所以,現在要測體溫,測體溫的紅外技術〔15〕就很重要,紅外線〔16〕測溫儀就是清華做出來的。我對清華所做的貢獻表示感謝!生物晶片〔17〕的研究是生物學三大領域之一,生物晶片也是清華的貢獻。生物晶片的發明和這項技術的應用,不僅會推動生物學發展,也會推動資訊科學的發展,而且還會促進生物學和資訊學結合。  

  學 生:我是湖南人,1998年洪水沖毀我們家園的時候,您帶領我們眾志成城,戰勝了洪水。現在又面對SARS這樣一場摸不透、看不見的戰爭,我想知道您現在的心情和當年戰洪水的時候有什麼不一樣?  

  溫家寶:1998年的大洪峰一共有八次,最重的是第六次。第六次洪峰到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分洪的警戒線。跟同學們講,當時我的心情很沉重。那天離開北戴河直飛荊州。我在飛機上想,我下飛機一句話也不說。為什麼不說?我怕受干擾。在緊急關頭,領導的態度和決定非常重要。我一下飛機,省裏的領導說得很多,各種意見都有,我咬緊牙關一句不說。半夜一進賓館,我第一個是找科學家,我把幾位有名的水利專家都請來,我說你們給我預報幾個重要的資訊,比如水情、氣象、來水的情況,特別是雨情。我們對這些資料進行科學分析後,判斷當時要過的洪峰是一個量大但是時間比較短的尖峰。當時我為什麼下令“嚴防死守”,認為這樣可以渡過這個難關呢?這是基於科學判斷,我們把各方面參數都計算好了。如果分洪,公安縣向外轉移54萬人,但是能儲存的水只有54億立方米。對於這麼大的洪水,這就像儲存了一盆水一樣,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我第二個找的是解放軍,軍區領導堅決表示,抗洪部隊都上。最後我找省裏領導,我用科學資料和解放軍的決心統一省裏領導的思想。我把這些都佈置完了,淩晨5點我上大堤,最高峰過的時候是10點鐘,我是看著洪峰過去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有一點沒有計算好,就是有一片雲沒在當地下雨,它拐過去了,拐到湖南下了,這樣洪水就逼進洞庭湖,這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所以又經過一個禮拜的死守。那天我就對記者說:“荊州平安過去了,但是下一步面臨的考驗是洪湖。”果真不出所料,洪湖和武漢,因為洞庭湖的來水變得非常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東北又發大水,我又飛到哈爾濱。  

  那時我幾乎和現在一樣,睡不著覺,而且稍一迷糊,就覺得電話響,甚至有一次沒有電話,我突然驚醒就爬起來去接。這次我們遇到的敵人是看不見的,我心裏開始感覺沒底,心情更為沉重,尤其是北京這個地區,我們這麼好的首都,因為疫情,弄得大家不能正常地工作和生活,心裏感到非常難受。大家也知道我是一個非常堅強的人,但是當我一個人夜不能寐的時候,常常淚流滿面,止不住啊,為什麼呢?心裏著急啊!我不能讓我們的國家因為這場災難而受到很大的影響。值得欣慰的是,經過這段時間以後,雖然還處在困難時期,但是我們已經逐步地有了信心,這個病是可防、可治、可控的,依靠科學、依靠群眾可以克服這個困難。北京大概還得經過一段時間才能一切恢復正常。我和外國記者講,工作局面扭轉了。我說:“我跟你們講了很多,但一打綱領不如一個行動,從政府到普通百姓,都行動起來了,行動本身就是希望!”只要從政府到群眾都行動起來,我們終究會戰勝疫病!  

  學 生:我們的老師說過這樣一句話,他指著校園裏一片嫩綠的樹林說,當樹葉變成深綠的時候,這場瘟疫就會過去的。我們每一個清華學子都願意做這些樹上的一片樹葉,有力地團結在一起。我想問總理,您喜歡把您比喻成這棵樹上的什麼?  

  溫家寶:我也願做這棵樹上的一片葉子。  

  注  

  〔1〕“101”首腦會議是指東盟10國領導人分別與中國、日本、韓國領導人舉行的會議。“10”指東盟10國(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老撾、緬甸、柬埔寨),“1”指中國、日本、韓國中的一國。  

  〔2〕四大文明古國,指古代文明的發源地中國、古印度、古埃及和古巴比倫。  

  〔3〕《左傳》原名為《左氏春秋》,漢代改稱《春秋左氏傳》,簡稱《左傳》。舊時相傳是春秋末年左丘明為解釋孔子的《春秋》而作。《左傳》實質上是一部獨立撰寫的史書。它起自魯隱西元年(前722年),止于魯悼公十四年(前454年),以《春秋》為本,通過記述春秋時期的具體史實來說明《春秋》的綱目。《左傳》是儒家重要經典之一。  

  〔4〕指孟子。  

  〔5〕此處的兩句引文均出自《孟子•告子下》。原文為:“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于安樂也。”  

  〔61964年,美國物理學家默里•蓋爾曼和G 茨威格各自獨立提出了中子、質子這一類強子是由更基本的粒子———誇克(quark)組成的。“誇克”是蓋爾曼取自詹姆斯•喬伊絲的小說《芬尼根守夜人》一書中的用詞。  

  〔7〕分子生物學是從分子水準研究生物大分子的結構與功能從而闡明生命現象本質的科學。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分子生物學是生物學的前沿與生長點,其主要研究領域包括蛋白質體系、蛋白質核酸體系(中心是分子遺傳學)和蛋白質脂質體系(即生物膜)。  

  〔8〕量子生物學是運用量子力學的概念、方法研究生物學問題的科學。主要研究生物分子間的相互作用力和作用方式,生物分子的電子結構與反應活性,生物大分子的空間結構與功能等。  

  〔9〕克隆技術即無性繁殖技術,它在現代生物學中被稱為“生物放大技術”。  

  〔10〕盤尼西林即青黴素,是抗生素的一種,指從青黴菌培養液中提制的分子中含有青黴烷,能破壞細菌的細胞壁並在細菌細胞的繁殖期起殺菌作用的一類抗生素。它是第一種能夠治療人類疾病的抗生素。  

  〔11〕牛痘是牛的一種急性傳染病,病原體和症狀與天花極為相近。  

  〔12〕天花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一種烈性傳染病,也是到目前為止,在世界範圍內被人類消滅的第一種傳染病。天花是感染痘病毒引起的,患者在痊癒後臉上會留有麻子,“天花”由此得名。  

  〔13〕對生物的基因進行鑒定,以此測定它在染色體上的特定位置,然後用圖示的方式把它表示出來,就形成了基因圖譜。人類基因組圖譜被譽為“人體的第二張解剖圖”。通過分析人體染色體的堿基序列,獲得個人基因組,有助於預防遺傳疾病,為新藥物研製以及新醫療方法提供依據。  

  〔14〕即王大中。王大中時任清華大學校長。  

  〔15〕紅外技術是指研究紅外輻射的產生、傳播、轉化、測量及其應用的技術科學。  

  〔16〕紅外線,也稱“紅外光”,是在電磁波譜中,波長介於紅光和微波之間的電磁輻射。按波長的差別,大致可分為三段:07730微米為近紅外區,3030微米為中紅外區,301000微米為遠紅外區。  

  〔17〕生物晶片,又稱DNA 晶片或基因晶片,是DNA 雜交探針技術與半導體工業技術相結合的產物。該技術系指將大量探針分子固定于支援物上後與帶螢光標記的DNA樣品分子進行雜交,通過檢測每個探針分子的雜交信號強度進而獲取樣品分子的數量和序列資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