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February 2018

沉淪

整晚無眠, 上網亂遊, 忽然想起郁達夫, 民國期間文人, 相信也是五四文化運動後, 碩果僅存幾位寫咏傳統詩詞的文人之一。

老安接觸"文學及文藝"始於郁達夫, 想當年十三歳為電氣學徒時, 晚十時收工後跟師兄同年青師父走去廟街逛街, 偶然在舊書攤看到了郁達夫的沉淪一書, 購而讀之, 被那些自怨自艾自愁內容吸收, 跟而購郁的其他著作, 從那時開始, 扮文藝了,如是這般,影響不少。

網上摷到他的書法, 貼此於此供欣賞。









少年至青年時期, 迷上文藝文學, 當學徒時工資微薄, 有幸是廟街地攤, 什麼書都有, 而且極為便宜, 幾毛錢一本, 還有很多極價廉老翻, 雖然印刷甚劣, 但不影響內容。






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中, 香港竟然文藝及文化氣氛甚高, 報攤充滿文藝雜誌及電影、音樂介紹雜誌, 有些內容甚為豐富, 竟然有關於哲學、政治等等, 臺灣的, 馬華的,多釆多樣, 再看今時今日,  報攤充斥是什麼, 銅鑼灣秘聞式貨色, 內容奇怪奇妙奇異, 所謂掲秘, 有時好象作書者匿藏被揭者床底! 不過, 受歡迎, 還要上綱上綫, 這些賣弄書商竟被認為是英雄, 奇哉怪也!

報紙副刊一樣, 比對六七年代, 文化文藝已消失殆盡, 只有"正字"、"掲秘"、"漫罵"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