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November 2017

The Singer not the Song, 一位真正的歌者離開了, 主懷安息吧, 永遠懷念!

 
 他是真正的牧者, 人間大愛的愛者, 他是真正上帝的僕人, 他是真正的神父, 他是美麗歌曲的唱者, 他的慈愛, 幾十年之後, 還是水溫暖著我的靈魂, 願他在主壞繼續唱他的慈愛之歌…。


數日前在多倫多的老同學通知我胡子義神父已經主懷安息, 老安頓時慒懂, 反應不過來, 直至今天, 才能在此向胡子義神父致最深切的悼念, 雖說他高壽,百多歲,天主召回他是必然, 但是總是難捨, 老安在那學校(不敢叫這學校為母校, 因為中一已經被生活所迫輟學離開,未從其中畢業) 度過七年有多的時間, 最懷念的是胡子義神父他的笑容及"煤炭", 他曾令我想做神父, 可想他的影響多深, 不講太多, 只願他在天主身邊永享安樂。

胡子義神父病逝 享年一百零二歲。

2017/11/08 16:11 | 來源 / 正報/論盡
  在本澳服務弱勢人士逾四十七年的鬍子義神父,昨午於香港病逝,享年一百零二歲。昨日傍晚,鮑思高慈幼會發出訃聞:"我們敬愛的鬍子義神父(Fr. Gaetano NICOSIA)於今天下午五時十五分於香港仔黃竹坑聖瑪利安老院病逝;離世時有會長斐林豐神父及幾位會士兄弟在旁;請各位慈幼家庭成員為胡神父靈魂安息祈禱。有關胡神父的殯葬安排,容後公佈。"

  鬍子義神父是慈幼會會士,一九一五年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出生。當時意大利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父親不幸戰死沙場,四歲的鬍子義頓成為孤兒。八歲那年,他閱讀慈幼會出版的傳教刊物,見到一張南美洲麻瘋病人的相片,身旁的朋友感到有點害怕,但是,鬍子義親吻了那張相片。從那時開始,鬍子義決意要成為傳教士,並照顧麻瘋病人。

  六三年來澳服務九澳麻瘋病人
      一九六三年八月,鬍子義神父獲派到達九澳服務麻瘋病人。當年,他向患者說:"不用怕,自己人",也說:"最重要有新的生活,大家要平等。"並把患者的住處改名為聖母村。往後,在鬍子義的照顧及善心人士的支援下,有些患者痊癒後重回社會,部份組織自己的家庭,他們的子女升讀大學,並覓得好的職業。2010年,鬍子義在聖母村跌倒受傷,經長時間治療後遷到香港安老院休養。

  為弱勢創辦服務機構與學校
  除了聖母村外,鬍子義神父回應社會,尤其是弱勢人士的需要,陸續創辦服務機構。一九六八年,在九澳開設一所託兒所,就是現今的九澳聖若瑟學校。一九八五年,再在九澳開設雷鳴道主教紀念學校,接收終日流蕩街頭的男生。一九六八年,為傷殘弱能兒童開辦主教山兒童中心。一九七七年,為弱智、肢體傷殘及精神病患者籌建聖路濟亞中心。

  同工們回顧胡神父這些年來的事奉時表示,胡神父以最人性的照顧,讓人感覺到天主的同在,令人因此歸化。他不是單單物質上的照顧,而是最重要的,給人有尊嚴的活著以及"天國的入場券"。同工們最佩服的,是胡神父對人的熱誠:"沒有誰第一眼接觸胡神父,沒有被他那份對人的熱誠所感動的。當他向你說話時,將你的手放在他心上,而且每一次都告訴你天主愛你,重要的是這裡,天主跟你的關係比他和你的關係更重要,這份熱誠並非個個都能從別人身上感覺得到。他每一次都問'我可以為你做些甚麼?'這份關懷,尤其對青年人"。

  鬍子義神父的一生,每天都充滿服侍的恩典;對別人說出的每句話,都那麼溫暖和受用;他所創建的服務乃至曾被他影響過的生命,如果要一一寫出,絕對足以集結成書。
(實習編輯:袁茵)


 想當年, 在學校操塲, 他的笑容及擁抱!

他是道道地地, 真真正正, 令人心靈溫暖的天主的歌者!
他的存在, 是對某些神父主教的掌摑,某些主教及神父不只不是歌者, 簡直不是人!


懷念他的"煤炭"。

                                               當年, 胡神父也是一樣的姿態。
學校的小聖堂。

胡神父派"煤炭"的地方。


2 comments:

  1. 仁者高壽,永得人心,願主內常懷安息! 遺愛人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