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October 2017

還港行記之昔日情。


曾服務機構, 如今只落下, 小紅屋一間, 往日寫字樓又成地產霸主蛋糕, 可恨可痛! 保育乎哉…?緑色棚架所在, 是曾服務機構大樓, 往日稱之為"皇家倉"乃供應港英政府所有機關物料之核心
往昔,所有東西都鑄有"雞爪"印記。



                                     今時今日只餘一角, 係咁意叫做"保育"!我曉!



                                                       舊夢越來越遠, 越矇矓…。


 廿多年前,三十年前, 這碼頭裝載了多少夢, 多少甘和苦, 多少情和恨, 多少辛和酸, 多少泪和汗, 如今, 只餘下的孤和獨, 悲和哀, 更受傷的是不知何人,殘忍的放了一隻醜陋非常、惡毒非常的蜈蚣, 不分日夜的噬咬著你的老去軀體, 你不只孤獨、孤苦還有不絕的痛!






                                   水碧依然, 自由仍舊, 你有你的吵鬧, 我有我的閒適。
                                                 念天地之悠悠, 獨欣然而戲水…。

                                               剎那光輝非永恒, 皇都戲院破殘舊!
                                               金碧輝煌己成夢, 只留破壁倍添愁。
                                         昔日北角地標, 如今獻世, 老街坊睹之…悽然。
                                                    大智者隱於市, 冷眼看人間,
                                                    戇居人衰多口, 賤咀駡通街!

                                                  老安為老不尊, 勞氣傷肝鬼可憐,
                                                  他人享福無愁, 養生培元人稱善。

 那些食飽無憂米, 食爺飯, 著乸衣, 排隊食拉麫, 半年一次自由行, 享受大眾資源嘅"所謂"大學大專少爺學生妹學生仔咀咒到了, 香江某些人某些事真係"民不聊生"同埋"亂世"!!!
不願見、不想見、難過、怕見的"都市"市井塲面…


宗教本是導人向善, 何以如今牧者多惡鬦? 

錢、錢、錢, 都是叫人俾錢, 錢去了那, 公義…?又何在?
啊哈! 公義原來=金錢!!!
上圖
圖中龍如酒樓的可憐人需要的是錢! 朱牧師,你所應做的牧者善者身分為何不去貼地做實事去關心她, 而郤叫青年們去乜乜, 你的牧者責任何在???
老鬼站了不少時間, 閣下都是叫人…出錢,
錢、錢、錢,多謝,多謝,多謝, 究竟你口中的公義是什麼, 老鬼企了差不多一小時, 牧師口中只是重復又重復神咒式"四字口號"! 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