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August 2017

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戰!




圖來自互聯網
老鬼海漂二十多年, 親身體驗所謂一人一票直選及政黨輪替,多黨政治的不足及漏洞, 無原則旳討好部份選民的禍害。還有,為什麼不論聯邦、省及市的每次選舉, 選民的投票率為什麼這麼少, 尤其市的選舉,三種選舉的投票率都在五十或以下百分比徘徊,市更低至三十左右, 出現什麼問題呢?

這種簡單一人一票的選舉式民主是否真實"民主", 民主有否更佳方法達致呢? 民主的最終目的是達到安居樂業,自由生活,怎麼樣的方法可以達至呢? 路是不是只有一條?


圖來自互聯網

轉貼夏仁巍文:中國模式
——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戰

【翻譯/觀察者網馬力】
西方政治體制的缺陷從未像今天這樣清晰地展現給世人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日當天,新加坡《海峽時報》(the Strait Times)在報導中如此評論道。眼下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迫切需要得到人們的解答——在今天這個集權主義回潮的時代裏,西方自由民主制度(Liberal Democracy)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老鬼輯改次創作

在西方,人類史通常被理解為一部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在全世界逐漸擴散普及的歷史。人們認為,自由民主政治體制可以確保選舉獲勝者具備專業的社會治理能力、有強烈的責任感而且能有效代表選民利益。


康乃馨又叫四·二五革命,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於1974年4月25日發生的一次軍事政變。
這種對自由民主制度的樂觀自信在20世紀下半葉達到了頂點。在西方,當時人們普遍認為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都處於向自由民主制度過渡的進程之中。隨著1974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又稱·二五革命)

指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於
1974425日發生的一次左派軍事政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殖民地獨立浪潮席捲全球,很多歐洲國家紛紛自願或被迫放棄殖民地。葡萄牙的薩拉查極右派政權卻拒絕這樣做,希望能以發動對殖民地的戰爭來繼續維持龐大的殖民帝國,薩拉查政權因此失去了很多反戰的葡萄牙人民特別是中下級軍官的支持。這些中下級軍官發動了政變,政變過程中,他們以手持康乃馨鮮花來代替暴力,康乃馨革命一詞由此而來——觀察者網注)開啟了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上述看法似乎的確是難以反駁的政治現實。

The Verdict of the People 1854-1855 圖來自互聯網

1974425日,葡萄牙爆發康乃馨革命(資料圖)
雖然美國曾以普及民主為名發動了災難性的伊拉克戰爭(老安按: 這根本是實實在在的侵略, 絕對醜陋的霸權主義, 民主何來哉…?),但毋庸置疑,美國仍然是全球自由民主政治體系中最有影響力的國家。而隨著1991年蘇聯的意外解體,受到美國影響力加持的自由民主制度(老安按: 是真實的自由民主嗎?)更是獲得了難以撼動的地位,它幾乎成為了這個世界上主導性的意識形態。然而,並沒過多久,這一主導地位還是遭遇到了嚴峻的挑戰。
在過去幾十年裏,大多數脫離集權體制的國家最終並未能形成真正的民主機制。而在這一過程中影響更為深遠的是美國的衰落,這個曾被尊為民主燈塔的國家,其政治已經陷入了嚴重的衰敗和混亂。美式自由民主的衰落以及中國中央集權的廣泛優勢日益被外界所瞭解,這兩個因素使自由民主這一意識形態越來越受到人們的質疑,自由民主將很難再恢復昔日的主導地位了。

近些年來,美式自由民主顯得日益缺乏社會代表性,而且使政治越來越低效,政治人物也越來越缺乏擔當——而這些正是自由民主制度曾引以為傲的優勢所在。

我這裏所謂民主政治的衰敗,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美國政治精英群體的思維已經僵化,(老安按: 楓葉一模一樣!)這集中體現在政治極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這裏指美國兩黨政治態度分裂,走向相反的兩個極端,中間溫和觀點沒有立足之地——觀察者網注)方面,這意味著政治人物的主張已經無法代表大多數選民(老安按: 選民真的有所選擇嗎?) 的聲音。這一極化的政治僵局又因美式三權分立checks and balances,西方一種關於國家政權架構和權力資源配置的政治學說,主張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種國家權力分別由不同機關掌握,各自獨立行使,相互制約和制衡(老安按,看清楚最重要一點!!! 相互制約, 並不是完全"獨立, 香港的政治行政、政治經濟學者教授, 法律系講師, 教而不授的教授, 教憲制憲法的大抬亭"副教授, 你們學的是什麼???)——觀察者網注)的政治制度而變得更加惡化。

所謂三權分立,最初創造這一制度本意是為了避免一方權力過度集中,可近些年來,該制度反而成了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謂否決政治vetocracy,當一個國家陷入這種政治狀態時,一派政治力量做出的任何決策都會遭到其他政治力量不合情理地否決,導致該國政治機器無法有效運轉——觀察者網注)的實施工具——若要使立法程式停在某個環節其實有很多辦法,這導致美國政治僵局幾乎無解。政治極化再結合三權分立造成的否決政治,美國政治機器註定無法有效運轉,任何立法程式都難以順利推進。

第二,更嚴重的問題在於,過去幾十年來,各利益集團(interest groups(老安按: 美國傳統的東西岸財閥, 工會, 楓葉的工會及東西岸財團!)對美國民主制度造成了實質威脅。一些小的利益集團當然很容易經營,而那些資金雄厚、經營得當的利益集團通常具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因此,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等資金雄厚的小型利益集團,他們雖然只代表一小部分選民,但他們依然有能力影響美國政治。
 
圖來自互聯網
這就客觀上造成一種結果——在小型利益集團推動下政府所實施的各項政策與大多數人的相關需求之間是脫節的。這顯然不是民主政治該有的樣子。

僅在2009年一年,美國各利益集團就雇傭了約1.37萬專業遊說者,花費超過35億美元向國會展開遊說。在削弱美國民主代表性的同時,這些利益集團還推動通過內容前後不一的各項政策法案。
奧巴馬醫改法案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例。雖然這一法案在美國國會上一讀時還是簡明易懂的,但由於各利益集團的遊說和干預,該法案最終還是被修改得令人費解。這使人們對國會的信心降到了新低。由此可見,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已經使美國民主變得更加低效、更不具代表性而且更不受大眾信任。

第三,近來最引人矚目的便是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獨立宣言》起草委員會成員,被譽為美國獨立的巨人。約翰·亞當斯是美國第一任副總統,其後接替喬治·華盛頓成為美國第二任總統——觀察者網注)所擔心的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正在成為現實,這股民粹主義大潮不但借民主制度橫掃歐洲大陸催生極右翼勢力崛起,而且在美國已將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這樣的人物推上了總統寶座。

民粹主義運動對自由是一種傷害,它為我們詳細展示了反同性戀、反墮胎以及伊斯蘭恐懼症的真實樣貌。從席捲歐美的這股民粹大潮中,我不禁看到了上世紀30年代的影子——民主所導致的民粹可能引發極為慘烈的災難,我們永遠不應忘記奧斯維辛集中營裏那堆成小山一般的屍體。

自由民主國家的典範美國正經曆著嚴重的政治衰敗。如果在過去,這不過意味著美國將被另一個西方民主國家所取代。例如,20世紀上半葉,衰敗的英國就是這樣被美國取代的。
然而,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歐美在全世界的優勢地位很可能將難以為繼。一個非西方國家正在經歷人類歷史上極為罕見的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各領域的全面崛起,其經濟規模將在未來幾年內超越美國,這個國家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在西方的自由民主模式陷入困境時,中國模式所體現出來的驚人的行政效率以及各項政策在民意上廣泛的代表性受到了世界各國的矚目,主張自由民主意識形態的學者們已經從中國那裏感受到了嚴峻的挑戰。

老鬼輯改次創作
在西方的話語體系裏,中國是個典型的社會主義國家(老安按: 這是這個世紀最大的誤會, 今時今日的中國根本不是社會主義的國家而是國家資本主義為主, 社會主義為助的國家社會資本國家!)、非民主國家。多年來,中國在諸多方面被西方國家廣為詬病,他們認為中國是個不民主的專制國家。然而,中國模式已經在西方這個自由民主的大本營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中國依靠自己的治理模式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即便在遵循西方自由民主的國家裏面也沒有哪個國家有能力像中國那樣在如此多的領域裏取得如此高水準的成就。

圖來自互聯網
老鬼在上海工作時,親身體驗中國的積極發展不單止在經濟民生,其他各方面都是積極的, 並不如很多不同立塲的傳播媒體所喧囂的"不堪"。
在過去幾十年裏,與美國政府相比,中國政府更有效地代表了普通民眾的利益,而且獲得了人民更充分的信任。在一篇名為《黨的生命》(The Life of the Party)的文章中,中國學者李世默(Eric Li)指出,中國政府在執政過程中體現出了高度的專業能力並對民眾的需求做出了快速的反應。他在文中繼續寫道:在中國共產黨執政至今的六十幾年裏,這個政黨表現出了傑出的適應性,真正做到了與時俱進(老安按: 這也是過譽也有點諛了,應該公平的説是文革後開如變革六四後真正開放改革及較顧及人民意願)

圖來自互聯網
此外,他還在文中提到了毛澤東主導的社會主義改造以及鄧小平1978年開啟的經濟改革。美國政府的低效與中國政府的與時俱進和執行力形成了鮮明對比。中國共產黨實行的是精英領導體制,只有那些有實際工作經驗而且工作能力經受過嚴苛考驗的官員才有機會脫穎而出獲得升遷,李世默在文中寫道。他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例指出,習主席在進入中央政治局之前,曾從縣委副書記一步步做起,在經歷了多次工作變動後才最終肩負起中央重要領導崗位的工作。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之前,他管理過的人口總數超過了1.5億,美國總統特朗普僅憑此前做生意的經驗是無法與之相比的。

西方一向認為,多黨選舉制度是一個政黨執政合法性的唯一來源,而中國模式向這一觀點提出了挑戰。快速的經濟發展是一個政府獲得民意支持的重要原因。而根據皮尤研究中心2011年進行的一項調查,有87%的中國受訪者對國家當前的發展方向充滿信心;與之形成對照的是,美國人對國會的支持率僅有21%
另外,一些人認為,中國政府獲得民意支持的原因僅僅在於經濟實現了高速發展,其實這個觀點也是偏頗的。李世默指出:中國共產黨在國共內戰結束後將這個貧窮落後的國家從泥淖中拉出來使之起死回生並實現了大範圍的現代化,這項功績是比實現經濟增長更重要、更持久的執政合法性來源

圖來自互聯網
英國學者馬丁·雅克的著作《當中國統治世界——西方主導地位的終結與全球新秩序的誕生》英文版封面

我們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執政合法性這個問題。英國學者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其2008年出版的著作《當中國統治世界——西方主導地位的終結與全球新秩序的誕生》(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 and the Birth of a New Global Order)中有力地論證了,中國所實踐的其實是另一種現代化模式。在中國社會裏,國家仿佛是儒家文化裏家庭一樣的概念,一個中國人對國家的歸屬感與對自己家庭的歸屬感之間有著某種相似性。在中國,人們並不特別期待政府追求外部目標(external goals),國泰民安尤其國家的穩定和團結才是家長最重要的分內之事。

馬丁·雅克認為,這種將國家視為家庭的思維習慣導致中國人認為自己與國家之間(不同於西方社會中公民與國家之間單純的法律關係)存在某種天然的血緣文化聯繫,而一個把國家管理得井井有條的政府就像一位嚴父慈母般的家長,自然就被中國文化和中國社會賦予了西方政治話語中所謂的執政合法性。對西方人來說,這的確是一個陌生的概念,但它與西方那種通過多黨競選得來的執政合法性一樣,都是有意義、有價值的。
雖然中國政府並非經過多黨競選產生,(老安按: 全世界有多少個企業是應用多黨制選出董事局及行政官的???) 但事實證明這個政府比美國政府更加高效、對社會更有責任感而且更能代表社會各群體的利益。也許,人們應該將中國的體制當作一種有限自由的民主制度。在不復制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前提下,中國政府卻比美國政府更成功地用精心起草並通過詳細討論和試驗確定的各項政策實現了人民大眾的利益。
圖來自互聯網
當年蘇聯解體時,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普世價值地位曾是不容置疑的,可如今卻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在過去幾十年裏,被視為向民主制度過渡的100個國家中,僅有20個左右勉強取得了成功。而更深刻的挑戰來自中國,中國並未採納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卻取得了比自由民主國家更大的成功。

我們必須放棄20世紀的思維了,我們曾以為所有國家終將不可避免地實施自由民主制度,現在看來這一觀點還是太武斷了;我們曾以為自由民主制度可以確保選舉獲勝者具備專業的社會治理能力、有強烈的責任感而且能有效代表選民利益,這樣的觀念也已經被殘酷的現實否定了;而更使人們對自由民主制度喪失信心的是民主的最大惡夢”——右翼民粹主義思潮。這一思潮正在歐洲和美國攻城掠地,上世紀30年代,歷史曾給過我們非常慘痛的教訓。

一本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背景與根源的歷史著作封面,該書以威斯坦··奧登的名言不誠實的年代為書名

圖來自互聯網
如果自由民主制度通過多數人的暴力每隔8年便把人們拖入另一個威斯坦··奧登(Wystan Hugh Auden1907–1973,英裔美國詩人,左翼青年作家——觀察者網注)所謂的不誠實的年代a low dishonest decade),那麼中國所實行的有限自由的民主制度是不是更加可取呢?

圖來自互聯網

(本文為轉貼夏仁巍稿,原文為英文,觀察者網馬力翻譯)

老安後按:

楓葉的民主選舉, 其實已被某些利益集團無形而合法的操控, 毒品的泛濫縱容, 性取向的群體, 少數第一民族領袖群, 工會的有持無恐以選票綁架政客, (諷刺的是如今的工會多是公務員,公營(國營變相實體與及公立學校教師群體,,這些所謂工會的會員郤是不論薪酬津貼及福利往往是民營的比不過來, 甚至是畸形的好,普通工人及職業群體郤要付無窮盡的血汗給他們還要隨時受他們的罷工怠工威嚇。)而這些工會人群就利用他們的"勢力",要脅了"乞求"選票的政客,結果是漠不關心普通社群人群的福祉做出出賣人民的施政,另外,NGO及"所謂"環保勢力亦是以手中選票去威脅政客!結果是"沉默無力"的"人民"只有任人魚肉,雖說有一票,郤無從發揮。


這是美國的統計, 參考參考吧!
夏仁巍稿,原文為英文,觀察者網馬力翻譯)

老安後按:

楓葉的民主選舉, 其實已被某些利益集團無形而合法的操控, 毒品的泛濫縱容, 性取向的群體, 少數第一民族領袖群, 工會的有持無恐以選票綁架政客, (諷刺的是如今的工會多是公務員,公營(國營變相實體與及公立學校教師群體,,這些所謂工會的會員郤是不論薪酬津貼及福利往往是民營的比不過來, 甚至是畸形的好,普通工人及職業群體郤要付無窮盡的血汗給他們還要隨時受他們的罷工怠工威嚇。)而這些工會人群就利用他們的"勢力",要脅了"乞求"選票的政客,結果是漠不關心普通社群人群的福祉做出出賣人民的施政,另外,NGO及"所謂"環保勢力亦是以手中選票去威脅政客!結果是"沉默無力"的"人民"只有任人魚肉,雖說有一票,郤無從發揮。






還有一現象是"所有"政黨都是大佬大老主義,政客要出頭,空有理念而不合大佬大老口味的,難於登天,就是給你出選,永遠是山旮旯及被某些勢力刧持的社區,還有…………。

9 comments:

  1. 原來大佬把時間都花在書本上.....

    ReplyDelete
    Replies
    1. 老鬼有嚴重閱讀障礙症,沒法正常閱讀,只能讀文摘類,實際"冇料"架!
      原來閱讀障礙會遺傳,細仔及大孫女都中招,不過較輕度。大仔好彩走甩。

      Delete
    2. 唔似喎大佬 .我見你每次搜集資料都好齊全, 今次仲整埋英文添. 犀利! 我睇咗一下d 雞腸就冇心機睇落去, 因為唔駛考試嘛...話時話, 今午在[法國國際電台RFI]聽一個政事節目,講香港的未來.主持人問嘉賓對2047之後的看法,大家話咁長遠的事, 只有天知道...

      Delete
  2. 講來講去,係邊一個角度睇,香港係目前世界最好人民生活的地方,(你在歐法,我在北美地區的所謂民主國家實實際際的體驗,只是政府公務的效率同親民, 已經差過香港多多聲,另外,如你出外,發生意外,香港政府的支援,加國已經望塵莫及!邊會有政府人員馬上,立刻飛到出事地方再加中共領事出手?非常可惜,某些人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繼續"自毀",如果"雜種"能夠衝破美日印越的包圍,打倒貪腐,樣樣都能持續發屏,啋班香港某些弱智都儍!
    臺灣的菜爛炆團夥,又係高度痴,不過,剩係睇上海附近昆山常住臺灣人超過一百萬, 上海有七十萬,福建幾十萬,2016年統計已經超過二百多萬,比對全臺灣人口統計的二千多三千萬,有腦的都知什麼事,老鬼在上海工作時,虹口區已經是臺灣人地區,而大部份咖啡店都是臺北人開的,老鬼母鄉亦是臺灣人充斥!
    2013年統計常住大陸有暫住證香港人已經超過四十萬,不計退休老人數目,因他們很少辦暫住證,所以,四七其實對"香港沉默大多數"不是問題!
    就讓那些食飽飯等天跌的人自己搵釘書機釘自己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本地有很多海地人, 有居留的沒居留. 因為他們在人口上佔一定的比數,所以經常有關於他們的新聞上電視,包括佔用公家或私人地建屋,經常在郵政銀行領綜援福利等...昨晚就提到因花旗狂人禁制移民, 所以大批大批的海地人拖家帶眷的跑去加拿大.新聞還提到加拿大收留了很多敍利亞難民....

      Delete
    2. 我租住的地方, 去年安置了五/六家敍利亞家庭 , 每家都有4/5個孩子,有些才一歲不到, 都不知是甚麼時候生的.紅十字會和社福部門每星期派人訪問,孩子都派去上學.還有家具派.這些人的公德和衛生頗乏欠,因為除了嘈吵, 關門像拆樓之外 ,垃圾和廚餘都是順手往後面草地一丟了事, 跟海地人一樣.

      Delete
  3. 可憐人必有可恨的背後,一部滿紙荒唐及夢話誆語的打油文字竟可引全宇宙混亂一片,尤以沙漠地區,可證信及崇拜這青山客的這些腦袋構造是什麼,西方及部份自認高人一等的黃臉客滿口義道德去引狼入室,以"所謂愛去求恨",又是世情的荒謬!
    一如那些"熱愛"狗的"愛心人"每天跟著狗隻,收拾臭不可堪的狗屎,郤從不理會養他她育她的父母,更遑論料理父母了, 這些愛心是愛心嗎? 等於你的社區我的社區,幾許本地土生土長的不幸人、弱者、草根者,完全未有政府或有"愛心人、去關顧,要申請政府支援郤關卡重重,官員指高氣揚侮蔑不休,啍啍,哈哈,如今郤對這些自甘作賤的綠教怪胎郤像跟狗拾狗屎一樣,皇皇然炫耀"人道", 我………diao!!!!!!

    ReplyDelete
    Replies
    1. 法國佬都冇法子 : 其一, 海地是她的舊屬地, 佢俾人獨立, 但又收咗人地好多水, 正式[長債], 長收長有, 所以冇法子唔照顧一下舊殖民地的子民.
      至於敍利亞, 佢都有份去打人, 所以基於[人道]...但正如大佬所言, 妳狂抽國人的稅來做好人做大頭鬼, 個個都DKLL,特別是那些有子女的土人, 想搵個學位俾三歲孩子入學都難過上天....

      Delete
  4. 海地是天主教國家,如今如此,敢問一句,教宗何在?教會何在?神父何在?要知天主教會資產極豐,錢財鉅大,如今如此,一分一錢用了在海地沒有?教會政治勢力甚大,為何郤容此基督子民受此苦?????
    二戰一樣,德國是基教國家,為何天主教及基督教從頭到尾,對納粹黨的邪惡從無一言"啟示"……??????又係我…diao!!!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