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February 2017

街頭冷冷人已稀, 天昏淡淡雪落嚟, 人日立春春何處?枝殘樹破鳥難飛。立春竟下大雪!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蘇曼殊《本事詩十章之九》

老鬼打油: 春來大雪竟紛飛, 人天俱變已非奇, 靜觀世事冷然對, 踏過橋頭返屋企。


  街頭冷冷人已稀, 天昏淡淡雪落嚟, 人日立春春何處?枝殘樹破鳥難飛。

春芽未發已遭暴,
冬威尚在告爾曹,
時辰未到莫罔為,
新枝伸展難太早!

 閒坐家中輕擁被,天寒地冷念阿彌, 往事雲煙渡新歲, 心靜歡焉食個梨。

立春及人日之日, 大雪紛飛, 溫哥華又係交通一塌糊塗,已經咁多次下雪,次次大鑊,郤從不檢討,從不負責,當市民係儍嘅,一人一嫖嫖到呢一班市長及議員,民主過屁!竟然連任又連任,加稅又加稅,自己加薪又加薪,真係阿彌陀佛!

1 comment:

  1. 聽說溫哥華下了多場大雪! 聽見都冷顫! 幸好這裡今冬不太冷,我小病沒有大發作感冒,吃了多天的藥就好了。阿彌陀佛! 哈哈!今年初八才去拜年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