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October 2015

送給香江鄉親父老兄弟姐妹的"好"文章, 不知你妳們看完後有什麼感想?



送給香江鄉親父老兄弟姐妹的"好"文章, 不知你妳們看完後有什麼感想?

敘利亞中產的前車之鑒,值得一讀!
轉自2015-09-21 Valkyrie 資本圈聯盟

  難民危機應該是當前歐洲最為關注和頭痛的重大事件,一方面,以德國為首的歐洲諸國、海灣各國以及美國在研究討論如何救援和分配接收難民數額,以美國為首的國際聯盟聯同敘利亞自由軍、庫爾德武裝在與ISIS激烈作戰;另一方面,一些國家的媒體卻在幸災樂禍、冷嘲熱諷,一會揶揄德國的默克爾是慈善大媽,一會指責是美國一手扶持的ISIS,應當為此埋單。

  20151-6月,試圖通過地中海前往歐洲有13.7萬名難民,很多人通過蛇頭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其中三分之一來自敘利亞。而前往歐洲的敘利亞難民,多是以前敘國內的政府公務人員、工程師、醫生、業主、企業主等中產階層甚至更高一些。他們是如何淪落到此的呢?

沒有人承認崩潰即將來臨

  如果在2011年之前,敘利亞的中產們打死也不會相信有今天。屬於西方發達民主的國家的中產階級理論被他們非常不恰當地運用於敘利亞這樣一個專制國家,雖然絕不敢在阿薩德家族統治集團面前得瑟,但這些中產一直認為自己所在的群體是上聯統治核心、下接貧苦基層,保持國家和社會安全與穩定的中流砥柱,是社會的精英和民族未來的希望。他們對下層的苦難與訴求並不關心,因為其主要的工作是服務於或附從於阿薩德統治集團,跟著吃肉的喝湯,從而也積累了還算殷實的家產。他們自為是既得利益者而不願改變現狀,認為阿薩德家族統治下的國家是一個偉大的國家,雖然對以色列屢敗屢戰,但敘軍力龐大,是不折不扣的地區軍事大國;雖然對民眾有些殘忍、腐敗也深入骨髓,但這些都是發展中的問題,隨著敘利亞的發展,一切都會迎刃而解;尤其現任總統巴沙爾是前任領袖之子,家產富可敵國已不再需要貪腐,還曾留學英國研習醫學,34歲就成為總統,思維開闊、觀念先進、年富力強、敢闖敢幹,夫人阿斯瑪也美麗大方,是當仁不讓的“明君”。同時,敘利亞中產們更認為,除了老阿薩德和巴沙爾領導下復興社會黨,沒有任何政治勢力能夠控制得住敘利亞這樣民族、宗教和外部環境都極其複雜的地區大國,更不相信有任何勢力和力量能夠挑戰阿薩德家族的統治。所以,敘利亞的中產們往往比阿薩德統治集團還要敏感於各種變天的話題,對於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論調,他們喜歡很理中客地嘲笑:看網上,覺得敘利亞明日就要變天,但回到現實,沐浴著溫暖的地中海之風,看到喧鬧的菜市場和匆匆而過的各類白領,就會真切地明白:天永遠不會變。

災難來臨

  然而事與願違。21世紀初期爆發的經濟危機引發了世界範圍的低迷下滑,尤其是美歐等經濟原動力大國發展停滯,導致一些靠向之出口而營利生存的國家社會發展滑坡,民生愈加困難,所謂高腐敗、高集權、高增長的模式被徹底打破,長期被經濟增長所掩蓋、壓制和減緩的各類政治、經濟、宗教等深層次矛盾集中爆發。北非、中東地區迅速爆發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劇變。

  沒有出現敘利亞中產們認為的在變天之前必有的烏雲密佈和疾風驟雨,更沒有歷史書上所說的造反領袖——造反理論——造反武裝的傳統模式,“阿拉伯之春”完全是一種依託於互聯網、移動通信器材等現代技術的無領袖、無中心模式。短短數月間,利比亞之父卡紮菲橫屍街頭,埃及之王穆巴拉克被關入籠子。

  而被中產們看作是固若金湯的敘利亞卻上演了“阿拉伯之春”中最劇烈、最血腥的一幕。1970年上臺的哈菲茲?阿薩德及其家族和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在敘的集權統治已經積累了大量的宗教、民族仇恨和政治、經濟危機。其子巴沙爾?阿薩德繼任後,曾一度想以改革化解各種矛盾和癥結,但終因牽動深層既得利益集團而廢止。當國內爆發和平抗議與遊行之時,“明君”巴沙爾一改醫生的慈悲面目,毫不猶豫地祭出了坦克、步槍和迫擊炮。由此引發軍隊倒戈和各地民眾武裝紛紛起義,敘利亞自此陷入戰亂。而由於內戰長期不決,2013年,ISIS極端宗教勢力乘機進入敘利亞,情況也就更加複雜了。

左右不是人

  敘利亞中產一直認為自己這個階層是左右國家方向的中堅力量,而真到關鍵時刻才發現其實連屁都不是。

  對於阿薩德統治集團,這些中產以前本來就是自己可以隨時拋棄的走狗,而且跟著自己也占了不少便宜,所以巴沙爾軍撤退之時從來不隨帶這些中產。何況,隨著戰事的激化,阿薩德統治集團本身的日子也越來越難過。2015年,去巴黎看望女兒的敘利亞一位退休公務員阿布?賈米勒表示:“現在國庫已經空虛。敘利亞政府軍以及支持阿薩德政權的准軍事組織‘沙比哈’的民兵已經4個月沒有領到工資了,這說明情況已經相當嚴重。”敘利亞鎊的迅速貶值(它與美元的比價在今年3月為2001,如今已經跌至3001)更使民眾感到恐慌。這位自稱政治上中立的人表示:“在伊德利蔔市失守的時候,人們都在談論敘利亞鎊的貶值以及物價上漲的問題。”因此,由於底層或者造反或者已無油可榨,中產就不再是阿薩德統治集團的助手或走卒,而是唯一可吃的肉。隨著戰事的一再激化,巴沙爾政府針對中產掘取財富和兵源的力度在逐漸加大。

  在底層民眾眼中,敘利亞中產階層就是阿薩德統治集團壓榨和迫害他們的幫兇,而由於阿薩德統治集團的核心成員都有軍隊重重保衛,中產則成為各種起義軍或暴民們最首當其衝並代價最小的報復和劫掠對象。2012年,有視頻顯示,敘利亞政府一棟大樓被攻佔,其中巴沙爾政府的工作人員被暴動的民眾一個個從高樓上扔下摔死,場面極其血腥。

  在這種情況下,敘利亞中產迅速分化為三類:一是與巴沙爾政府聯繫緊密的,主要是政府和官媒中人,繼續發自內心地為巴沙爾搖旗呐喊。但這些人也往往成是敘各類反抗軍最痛恨之人。20135月,敘利亞國家電視臺最為活躍的戰地女記者雅拉被自由軍狙擊手一槍爆頭身亡。

  二是部分中產則成為起義軍領導人。敘利亞自由軍法魯克旅(後轉入伊斯蘭軍)在起義軍中實力戰力均非常強悍,據稱旅長Geneidi在起義之前是一名律師,並宣稱:勝利後我不會從政,而是重新將回到法律界。而一些地方實力派則乘亂起兵,組成各類起義軍對抗巴沙爾政權。

  三是大部分中產淪為難民。

去歐洲

  淪為難民的敘利亞中產同其他難民一樣,一開始都是被安置在土耳其、約旦等國。底層的難民對生活期望值低,有的乾脆抱著拼上一把的心態,回國或參加自由軍、或加入基地組織努斯拉陣線甚至ISIS,直接投入到內戰之中。而大多敘利亞中產仍然抱著一種不關心政治的態度,他們始終認為,無論何種政府統治,那怕是奴隸社會,也是需要有一技之長的醫生、工程師、教師的,他們覺得自己在敘利亞成功的經驗同樣能夠在其他地方適用,也可以在歐洲等發達國家受到重視並謀得和以往一樣體面的工作。於是,一場不惜代價的苦難之旅就開始了。

  2015827日,在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汽車站附近的公園,大量來自中東地區的難民在這裏聚集,經過短暫休息和停留後,他們將繼續背井離鄉的逃難之旅。新華社記者採訪了來自敘利亞南部的馬哈茂德。在瞭解採訪意圖後,他滿含熱淚,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在海上失去了12個人”。馬哈茂德原是一名商人,除了在敘利亞開公司外,在英國、美國、印度和阿聯酋均有自己的公司,和他一起逃難的家族成員中有的是工程師,有的是老師,家庭生活水準高於敘利亞中產階級,原本生活殷實幸福。但自從2011年內戰爆發後,一切都變了。為躲避戰亂,馬哈茂德變賣了所有家產,選擇離開敘利亞。他選擇的是最廉價(每人大約花費3000-4000美元)、最熱門的路線,從敘利亞到土耳其,經希臘、馬其頓,進入塞爾維亞,購買到車票後繼續向北前往匈牙利,再進入奧地利。最終目的地是德國。被問及抵達德國後的打算時,馬哈茂德說:“我打算繼續我的生意,其他人有的會找工作,有的繼續接受教育。我們要在安全的地方開始新生活。”

  但是,即使千辛萬苦到達德國,一切都會如他所願麼?敘利亞中產的苦難之路還遠遠沒有結束。

老安按: 這是老鬼在港短短時間,接觸部份青中少鄉親,得到某種他們的想法後,摷出此文,願他她們再思索一下,幸福不是當然的,身在福中要惜福,最重要的是,口號誰都會喊,但是喊口號的人是什麼東西?

今天,我們聯邦大選了,民主乎哉? 都是大話連篇,理想只是披在欺詐的實體外,一人一票乎? 都是.....

老人的說話:到處楊梅都是一樣的花,到處的烏鴉也是一樣的黑,政治如鈔票及....(二戰時英首相邱吉爾的名言,都是一樣的髒!

香江本是好山好水,不談政治,只求安居樂業的好地方,寄語鄉親父老兄弟姐妹,睜開眼睛看看世情....理想這詞害人不淺。 

6 comments:

  1. 那位自以為是政治天才要出來拯救港人的黃先生又去英國了……………
    時間真是較得好準,也不知他是去贈慶還是攞景。
    明眼人一看就知這兩個洋人政府只不過拿牠作籌碼而已!
    可惜故鄉有太多人當牠是神~~~

    ReplyDelete
  2. 那位自以為是政治天才要出來拯救港人的黃先生又去英國了……………
    時間真是較得好準,也不知他是去贈慶還是攞景。
    明眼人一看就知這兩個洋人政府只不過拿牠作籌碼而已!
    可惜故鄉有太多人當牠是神~~~

    ReplyDelete
  3. 他背後是某派基督徒, 我想, 這些所謂基督徒其實係上帝最討厭的另一方,即是魔鬼也!
    這人的父母就是把他作為某種工具,這人是沒有愛,只有仇與恨,沒有對與錯,只有"教條",沒有是非,只有口號,沒有黑與白,只有黃色, 色盲, 他父母對他全無"愛"心,眼中只有邪惡, 與正信的基督徒行為相反, 與聖經的道理,也是相違,是另類塔利班!

    ReplyDelete
    Replies
    1. 安兄回港的那段時間 , 我閒極無聊, 到一些報章論壇看看. 不看尤可, 看後對故鄉的前途更覺憂慮.........
      黃衛兵的聲勢真是更勝上代, 對住老師教授 , 毫不尊敬 , 毛先生也不過說: [成吉思汗 , 只識彎弓射大鵰....] 他們呢? 可是18個字以上的長粗口........

      Delete
  4. [虎父無犬子]
    [青出於藍勝於藍].
    我只希望 [ 諸事丁] 能像老父一樣, 帶給人希望而不是幻想.
    不過現世代 , 得把口的人太多了,
    一上了台就是[話之你].....................
    就像法國的一樣.
    基本上, 我是不投票的........
    [天下烏鴉一樣黑].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反,反,反,反,反,反.....香江變咗得個玩, 無奈。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