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June 2015

市井之徒想當年之"食"事, 東江菜的大眾三寶,經濟抵食兼夠晒味精!

                            有誰還記得當年山東街旺角碼頭冇幾遠嘅鹽焗雞檔呢?


那個時代, 東江菜館曾在基層人物之間, 雄霸一時,客家快餐令中學生、地盤工、裝修佬、行街仔能用最實際的消費填飽午晚飢餓的肚。

醉瓊樓...六七十年代有如蒲公英, 遍佈港九新界, 最初, 以為是同一老細, 後來八卦返來, 原來是無版權的不同拷貝。



不過, 所有叫醉瓊樓的, 不論灣仔、土瓜灣、銅鑼灣、旺角等等都一定有這三寶!

鹽焗雞、東江豆腐與及梅菜扣肉。

 今時今日的厨藝大佬們對中間的饀好鬼珍惜, 係咁意咁,抺一抺丁咁多就算, 變咗丁咁多饀豆腐

 唉! 有幾多間食肆真係搵鹽焗俾你呀, 另類假普選之嗎! (老鬼講嘅係楓葉國的國情, 請勿跟維港情況掛勾!)

            又係鞋一聲, 邊有靚梅菜? 我董事長家鄉本是梅菜之鄉, 不過家陣好似唔覺得仲有噃!

一星期, 星期一鹽焗雞飯; 星期二, 東江豆腐飯; 星期三, 梅菜扣肉飯; 星期四, 什會飯, 志在緩衝一下口味, 跟著又再輪流轉....轉呀轉!

學生、工人、外勤者、不同行業的修理員, 中午時分,濟濟一堂,好不熱鬧。

那個時代, 還未有麥記, 沒有家鄉雞, 更沒有"的呢番薯", 大家樂尚未起步, 大快活老闆還未移民香港, 醉瓊樓就默默地"喂養"著數以萬計的"可隣人"。

不知怎地, 香港經濟起飛後, 市民荷包漲了, 上校叔叔來了, 麥記抵步了, 大家樂樂了, 還有看起來較高一檔的美心響亮了, 舖租長了, 這樣....部份醉瓊樓完成任務撤出了。

又不知怎地, 當他們在的時候, 總跟一起在那些店吃飯時都批評飯菜怎麼樣的難吃, 鹽焗雞味精太多、太鹹, 豆腐釀饀不夠, 梅菜扣肉太肥, 什會飯太雜會了,都是垃圾, 呵呵, 如今好像舌尖還留著那些味精、鹹、肥的味兒!

很奇怪, 現在不太多食肆"重視"鹽焗雞, 很多都沒有出品, 只有海南雞, 就是有的, 只不過是鹽水加味精"浸"冰鮮雞而已。另一方面又有太多"高檔", "阿茂"式的"高知"或"富豪"飯堂弄的什麼古法炮製, 古法是古法, 靠估的估, 整古做怪的古, 一出來, 扮神弄鬼, 攪呢攪路, 打開來, 不也味之"掃"而已!!!

梅菜扣肉一樣, 梅菜不香, 扣肉不爽, 不知如今厨藝界朋友得了什麼"厨林秘笈", 可以弄到扣肉竟無豬味, 有如食"啫喱"!

東江豆腐, 如今又係攞命, 中間肉饀係咁意抺一抺上去, 唔夠四五克! 豆腐又鞋又拾, 唉, 同我最窮時係土瓜灣道(馬頭圍道? 有些失憶了, 那個時候, 工作於馬頭角道一號。)醉瓊樓所"享用"的, 一個是天堂, 一個是地獄! 當然死鬼外母親手做的是天下無敵的東江豆腐!

又是過往事情比今天的更清楚, 更清晰, 那個民不聊生同埋亂世的時代, 九龍旺角山東街尾(有人話係口!)嘅油麻地渡海小輪的旺角碼頭行上幾個舖, 當時是賣"古法"鹽焗雞的, 生意甚紅火, 他們在店面放一大鑊, 下點什麼火記不起了, 鑊中堆滿粗鹽, 店家用紗紙包妥肉雞後埋在熱鹽之中, 到時到候, 拿出來, 香味滿碼頭, 雞皮惹味, 雞肉正嫩, 雞骨夠酥。又係舌尖上的懷舊!

其實當時係唔係真的如形容的好味道.......真的其實未必, 只是過去了的, 矇矓地迷糊地好似真係比而家好, 其其實實的, 那個時候可能係好難啃, 不過時間過去, 有如釀酒, 味兒"好像"醇了, 所以, 有老鬼懷念不是美食的美食, 有人懷念同埋揮舞那.......旗一樣, 錯覺, 幻覺而已!


5 comments:

  1. 我母親懂得用紗紙包住雞隻用鹽焗,所以我細個時就吃過不少。

    ReplyDelete
    Replies
    1. 媽媽做的一定好吃,這是永不變的定律。我母是客家人,她做的煎釀三寶,天下無敵,不過沒有機會再嚐已經五十多年了。

      Delete
    2. 媽媽做的一定好吃,這是永不變的定律。我母是客家人,她做的煎釀三寶,天下無敵,不過沒有機會再嚐已經五十多年了。

      Delete
    3. 媽媽做的一定好吃,這是永不變的定律。我母是客家人,她做的煎釀三寶,天下無敵,不過沒有機會再嚐已經五十多年了。

      Delete
  2. 我母親懂得用紗紙包住雞隻用鹽焗,所以我細個時就吃過不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