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June 2015

市井之徒想當年之"食"事, 難忘已經消失或不容易找到的"街邊小食"!

                                                                       鹵味檔

很多很多年前, 小販還是充斥街道時, 鹵味小販是非常受到歡迎的, 無論去大球塲、小球塲、沙灘、戲院、火車總而言之, 有人流, 有人群的地方, 就有鹵味小販,一個不大不小的竹籮, 麻雀雖少, 郤百味陳集, 有墨魚, 大大隻的, 色澤鮮明誘人, 有豬頭肉、有豬耳、有大腸、雞腳、雞腎、雞肝, 又有扎蹄, 咱最喜愛的是鹵牛肉, 其實最令人難忘的是那些小販的芥辣!!!
幫趁這些鹵味檔猶如"吸毒", 很多時候, 收不了口, 淘不完的三毛、五毛、一文、兩文....。
後來, 生活逐漸改變, 工作也改變, 成為"銷士"後, 因飲茶食飯都可以開應酬費, 便逐漸忘記了這兒時、少年時, 學徒時的美味人生安慰劑了。
近年來, 有機會返港時, 又開始留意有沒有這些小販, 不過, 好像消失了, 也可能碰不著吧, 去年在港時, 曾經四處搜尋, 很失望的, 碰不上.....只有懷念。



                                                                           鹹酸佬

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初, 兵頭花園明愛(那時還未有明愛)那邊入口, 即天主教總堂對著的地方, 常有一担檔的鹹酸佬(年青人或不知什麼叫鹹酸佬。),他砲製及腌製的鹹酸大芥菜, 再沾那辣味攻鼻驚人的芥末醬, 精神馬上一大振, 什麼濕滯立即消失!還有,要大撒芝麻, 一字曰香!
皮蛋薑, 那個年代的皮蛋又跟目前的皮蛋, 完全不同味道, 今時今日的一陣化學品氣味!
清水馬蹄, 酸甜青磚沙梨, 不再多見了, 還有,還有, 酸木瓜!

講開又講, 當時小販跟差人的關係好奇妙, 平時差人巡到, 跟該小販有說有笑, 不過, 每隔若干時候, 差大哥又會"拉"佢阻街! 哈哈, 郤又唔影響佢地嘅"友情"噃!

那個年代, 香港人真係同舟共濟, 大家都係搵食, 大家都係你遷我就, 久不久,差人要有"畸士"交與上頭, 咁就, 喂,三叔, 識做啦!

街市又係咁, 所謂"狗王",即負責街市秩序的差人同小販有不成文遊戲規則, 到時到候, 你好我好, 輪流"阻街"被拉.....。

今時今日, 事事執正, 政治正確, "法治"掛口邊, 你唔好欠我, 我又唔好欠你, 咁.......。

                              清水馬蹄, 巧腌酸甜青磚沙梨, 千年皮蛋嫩子薑。

又是今時今日, 這些小販檔往那方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