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 May 2015

六十年代打工仔之搵食艱難~~~唔知算唔算亂世同埋民不聊生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gKcVWOz3to
許冠傑

半斤八兩


我地呢班打工仔, 通街走糴直頭系壞腸胃;
搵個些少到月底點夠駛(歪過鬼),
確係認真濕滯, 醉弊波士郁嘀發威(顛過雞);
一味系處系唔系亂黎吠, 翳親加薪塊面拉起惡睇(扭嚇計)!
你就認真開胃! (半斤八兩)做了隻積咁嘅樣;
(半斤八兩) 濕水炮仗點會響(半斤八兩)。
夠羗呀楂槍走去搶, 出左半斤力, 想話攞番足八兩?
家陣惡搵食, 邊有半斤八兩甘理想(吹脹)!
我地呢班打工仔, 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隸,
個種辛苦折墮講出嚇鬼(死俾你睇)。
咪話無乜所謂(半斤八兩) 就算有福都無你享,
(半斤八兩) 重慘過滾水淥豬腸(半斤八兩) 雞碎甘多都要啄。
 想當年, 六十年代, 在中環工作, 中午食飯係大問題, 唔係話無地方食飯, 而係"食唔起", 

一就係上工會食, 中環永吉街有個洋務工會, 是紅朝機構, 充滿"工人友愛", 食品平夾企理, 係屬於半自助, 自己買"飛",自己攞飯餸, 食完自己收嘢攞去俾工友洗。不過.....係有啲"唔方便"....。

另外, 梗係士丹利街一帶, 本來仲有好多茶樓, 好似蓮香、得雲、萬國、於仁等等...等等, 還有告羅士打, 紅寶石、蘭香閣, 安樂園等等...., 第一人頭湧湧, 第二花費不起, 所以加咸街, 士丹頓街大牌檔, 小飯店就係首選!

當時士丹利街有一間小飯店, 叫做華英飯店的, 價錢合理, 起菜快, 仲快過家陣嘅快餐店, 老板好照顧打工仔, 點解咁講, 原來佢知道, 廣東人食飯冇湯好難哽, 所以一定煲好菜乾煲豬肉, 到中午時候, 放晒係門口果個石屎躉上面, 係綠色意大利批盪磨光, 呢間飯店, 如無記錯, 係用綠色為主。

嗱, 打工仔, 好多時手緊, 冇乜錢係袋, 但係又想飲湯送飯噃, 咁點呀?

呢間飯店, 就把煲豬肉湯分為兩種, 一重係"淨湯", 行上術語叫做"吉水", 收五毛子!
嗱, 如果剛出糧, 有多個仙係袋, 咁! 奢侈啲, 就大大聲咁同飯店老細講, "要煲豬肉!", 呢個時候, 佢就攞碗有幾塊五層樓的多肥少瘦嘅豬肉嘅菜乾煲豬肉湯咯! 盛惠七毛半(一文?)!!!

本人多數月頭就"煲豬肉", 月尾就"吉水" 。

最多就係叫雞鵝飯, 又係有兩種選擇,碗裝或碟載, 相差四五毛子, 如無記錯, 都係個二至個半左近, (時代久遠, 依依稀稀而已, 但係唔會太過相差遠!)。

燒鵝, 其實好多店舖都好過"爭身家"果間, 可能我唔好彩, "長大成人"之後, 工作關係, 亦係揩有成就老友油, 都去過"爭身家"果間燒鵝名店幫趁過多次, 好好好可惜也好好好好好遺憾, 竟然沒有一次啲燒鵝係"入得口"嘅! 都係我"無運",無關該店出品, 先此聲明!

除咗叫雞鵝飯, 本人最鍾意係叫"蒸魚", 一舊大塊大魚腩, 加埋東莞或惠州梅菜, 嘩! 到家陣都流口水, 都係二三文, 又係糧頭果幾日先至敢叫!

今時今日, 啲八九十十後, 成日話, 你地啲死唔去, 老不死、廢柴、阻住地球轉嘅垃圾、維園阿伯, (某理大教授及高燈人語! 梗係唔認同家陣後生嘅民.., ...主精神啦, 你地果陣物價平呀嗎!!!

喂, 哥哥仔, 一餐飯食咗二三文甚至三四文, 好犀利咖! 點解, 果陣時, 人工得二百幾三百多一啲咋! 計下消費比例, 真係民不聊生咖!!!!


                              華英飯店大概位於78號左右, 其老闆係東莞樟木頭人。


                            碗裝雞鵝飯, 再加煲豬肉湯, 內有三四塊五層樓"肥"豬肉。

                                             蒸大魚, 大舊魚腩, 大撮梅菜, 香! 滑! 嫩!


夜晚果餐, 到我上夜校的日子, 學校在銅鑼灣道附近, 放工去何處祭五臟? 又係錢的問題, 金錢不是萬能, 但係冇就萬萬不能!

最後搵到檔大牌檔, 平!平!平! 仲要多選擇!
就係家陣渣甸坊福興里, 上海一品香附近, 家陣好似仲有大牌檔, 但係應該唔係六十年代果檔了!

該檔是打冷檔, 賣的是潮式街坊勞苦大眾食品, 魚飯, 豬頭肉, 煮魚, 芽菜等等。

本人幫趁來來去去幾樣, 幾毛子芽菜, 無寫錯, 幾毛子豬頭肉, 一條類似紅衫魚嘅魚仔, (當年紅衫魚係基層人才食的, 賤魚也, 可是今天丫環變咗格格, 身格高如樓價! ), 再加碗白飯, 咁, 個零兩文又一餐!


 左上:豬頭肉, 右上: 魚仔;  左下:白飯, 右下: 清炒芽


今時今日, 青春聞煮夢裡人,今日又手機拍下東洋美食, 明天又手機拍下意大利特式, 後天韓粉烤肉, 跟住又話過東洋"血拚, 長假期又話去土耳其睇棉花堡, 哎吔,乜又有新智能手機, 哎唷, Suki , Muji , 幫我搵人霸一個俾我啦, 哎吔吔, 乜乜又出咗乜喎................


跟著>>>>>>>我要聞煮, 我要真補吮<<<<<<嗚嗚, 校長唔俾我講粗口, 唔"飛呀", 對佢, 要佢下台....嗚嗚嗚,,,,.....!!!!阿媽....今時今日香港真係亂世, 民不聊生......

11 comments:

  1. 在雅虎新聞知道 - 銅鑼灣的上海一品香已結束營業了。

    ReplyDelete
  2. 這一輯真是傳神細心, 特別是[ 大排檔] 那幅, 令人明白甚麼是[ 踎大排檔].這種香港下層特有風味, 新一代[食浪米] 不會知道了.
    長凳加凳仔, 少D定力同食力都坐唔穩.
    我做地盤的時候 , 人工都係得四百零, 交完租同車馬費, 所餘無多, 經常[冇啖好食]. 在觀塘起[新馬製衣] 的時候 , 經常中午在鴻圖道的橫街搵食.個零銀錢有一菜一湯加飯.像住家菜的好吃.
    [華英] 的格式同[大綠], 想起倫敦[旺記] 的大紅.八零年代在那吃了一個月[豆腐火腩飯], 兩鎊多一碟送茶, 餐牌上最平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起[順利村] 的時候 , 因為地盤在[深山野嶺] , 周圍乜都冇 , 所以有人整了檔[茶水檔]. 中午有很多工人自己帶飯, 但更多的是在茶水檔解決. 他們的燒臘, 我想是當年最好的, 夠哂新鮮熱辣, 特別是他們的蜜汁叉燒同燒鴨, 今日想起都流口水........................

      Delete
    2. 在英學習時, 走去龍鳯樓認客家,那個時候華僑一見海外漂客, 非常熱情, 跟今時今, 一見到自己人想馬上殺咗, 完全天與地分別,主要是第一人多咗好多,另外通訊及飛來飛去方便, 鄉情, 親情消失了, 還有新一代大款,對老華僑態度極度惡劣,主因也。
      五十年代, 中環加咸街, 結志街一帶有小販把從酒樓飯館客人吃剩席上美食, 揀去"骯髒"及"破碎"的, 重新處理, 再在街邊發售, 也是窮人吸取"富人"營養途徑。
      "鴻圖道的橫街搵食.個零銀錢有一菜一湯加飯.像住家菜的好吃."~~~細佬都幫趁過。
      十年多前在上海工作, 在建築地盤附近,"一定"有這些"美食"小販, 供應祭肚飯菜給民工, 二三文有交易, 我及上海同事們美其名為"安徽"料理, 因為安徽民工較多。
      對於如今香江青中年書(文史哲政經)不讀, BCC,CNN不睇, 神州事物(全面的不去看,郤鍾情負面的, 那些假壞破的, 則鋪天蓋地,生果及大乜元網等等,偏頗極度的郤如蟻附羶,對那些政教社法棍郤嗼拜若神明。)不理, 郤天馬行空, 自以為是, 瞎子摸象, 人云亦云, 亂七八糟以為"正義",又郤享盡社會優勢還不知責任之付出, 憎人富貴嫌人貧...種種怪現象, 尤其奢侈之風, 你細佬....掩面....。

      Delete
    3. [[ (當年紅衫魚係基層人才食的, 賤魚也, 可是今天丫環變咗格格, 身格高如樓價! ), .......]]
      世界真係顛倒啦.
      唔單止紅衫魚貴, 現在豬頸肉都成了[上品].
      今晚睇電視 , 世界飲食阿頭的法國佬忽然興起食[蕃薯] 啦 ! 話佢全身是寶, 比馬鈴薯好喎...............
      可能佢地見我地食蕃薯大的, 個個身強體壯, 比佢地D大食懶[ 肥屍大隻]健康好多, 所以要學我地[窮人]食[粗].....冇打錯呀 , 係食粗野呀.

      唉........唔知幾時呢D[金髮碧眼] 會話[西洋文化冇樣好, 唯有東方哲理價更高] , 等班[食浪米] 醒一醒???

      Delete
  3. 今篇多圖畫,令人醒神!
    大牌檔當然見過幫襯過,吃糖水吃雲吞麵,有特殊風味。
    中環「蘭香閣」的總廚九叔,是我恩人同學的爸爸,因為常教他的女兒功課,一家人對我都很好。有次同學幾姐妹帶我上「蘭香閣」吃西餐,成枱刀叉,初時不懂如何入手。

    ReplyDelete
    Replies
    1. 做學徒時,第一次, 被老闆帶去太子道太子餐廳飲下午茶, 跟他進門時, 腳軟手震兼出汗, 不是誇大, 這麼大的人從未踏足這麼高貴的餐廳, 包括服務員及其他客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 妳有沒有看過西片"沙漠梟雄"?彼得奧圖帶著他的阿拉伯僕人進入英軍軍官俱樂部的塲面就是如此了!
      那時, 什麼也不懂, 也害怕, 老闆叫我點東西, "唯有"叫常飲的好茶及一件蛋糕。
      誰料, 那奶茶不是大牌檔式的, 是有很多件家生的, 頓時失操, 一開始,不知如何埋手, 手忙腳亂, 隔枱的"高貴"仕女,見狀掩嘴而笑, 最後老闆出手, 教我怎樣飲"英式"奶茶!
      到花式西餅來時, 又是目瞪口呆, 怎樣埋手, 又义又路,先不敢動手, 左看右望, 哦, 原來是一小塊、一小塊用义剖開逐小塊入口的, 學習了...不過, 怕怕。
      到今為止, 都係賤格, 怕去"高檔"食肆, 尤其西餐廳......
      講開又講, 當年做電氣學徒時, 是師傅, 尤其大師傳麻煩兼欺凌, 大老闆對我"絕對"不錯, 很多時候要我陪他飲下午茶, 也不時把他兒子不要的衣褲送給我....他叫冠哥, 那個時代,他是電機電器行上的表表者, 如今那店不見了,不知他的後人去向。

      Delete
    2. 安兄真好記性,還記得那麼清楚。你的老闆都好關照你,當你是自己子侄一樣。和他們失去了聯絡真可惜!
      可惜我已忘記了當時怎麼吃那一頓了。可能當時我們都是一班熟絡的女孩子,沒有什麼介蒂吧。
      後來無意中買了一本書,教社交禮儀及飲食餐桌禮儀,使用餐具的方法。
      後來因工作關係,會參予西式的 U 字長桌午餐,都是簡單的飲食,不會有酒之類,因為下午還會有工作。

      Delete
    3. 後來, 時移日轉, 也曾被"迫"上流, 要出現什麼什麼"大塲面", 不過每次都是如坐針氈, 周身唔聚財, 龍生龍, 鳯生鳯, 你細佬我係臭乜出臭草, 高尚的, 始終不能"享受", 自己賤也。

      Delete
    4. 要吃得自在,當然要無拘無束好啦!
      那時小的為了工作,會獲邀參予某團體的年度聚集晚餐。席上竟然有些人有冤說冤,有怨說怨!在席上憤慨異常!真奇景也。

      Delete
    5. 很有長輩數當年的文章,好文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