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May 2018

美中貿易戰前夕, 讓我們瞭解一下美國的另一面。(續完)


(續前文)

美國有一個純天然的敵人,當卡爾.馬克思揭露出這些“資本主義本性”的時候,他已經在歷史上寫下了濃重的一筆, 並成為了大美利堅合眾國利益團體的大仇人, 大敵人。


他說的話只是空想、幻想、妄想, 似乎不會出現在人間。

沒有什麼比財閥、資本家、銀行家們和金融家們更加害怕這種理論,國家(實際是財閥及利益集團操控)控制經濟,國家控制金融, 國家以控制銀行業和金融業來左右其他國家,世界金融帝國的夢想在瞬間崩塌。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當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理論出現的時候,世界資本主義西歐美英等民主國家對他的恐慌遠大於君主立憲制的復辟。所有企圖嘗試這種制度的國家都遭到了一切手段的打擊,或許在今天這些理論已經被大部分普通人所淡忘,但是在世情內,還有那麼一群人卻沒有忘記,而且決心嘗試再付出呼喚。

當索羅斯代表金融集團製造亞洲經濟危機的時候,我們記住了他,但是或許大家並不知道,他直接參與瞭解體蘇聯的行動,因為他早期的頭銜是“慈善家”,專門在東歐和前蘇聯發表關於“極端個人自由主義”“經濟自由主義”的演說,得到了美國國會和當地羊群們的讚賞。

“在合法性和人道主義者的面紗背後,人們總可以看到一幫‘億萬富翁’的‘慈善家’,以及他們所資助的各種組織,比如,開放社會協會,福特基金會,美國和平協會,國家民主捐助基金,人權觀察,大赦國際,世界危機組織等……在這些組織的配合下,不僅可以塑造而且可以製造新聞,公共議程和公眾觀點,以控制世界和資源,推動美國製造的完美世界統一的理想。”

——吉列斯,埃馬瑞(美國評論家)

雙鷹頭的北極熊的運氣不好,遇上一個大腦剛被門夾過滿佈紅痣的高知低智領導人,在野心家葉利欽的輔助下, 把這個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給拆了。於是銀行家們歡呼雀躍的同時,還沒忘記去侵吞前蘇聯龐大的資產,於是一群“經濟專家”蜂擁前往俄羅斯, 瞬間讓前蘇聯遺留的龐大資產轉移到那些國際銀行家買辦的手裏……

前蘇聯已經解體20幾年了,很多人說前蘇聯自殺後“自由”“假的民主”了,無限嚮往,但是可惜,有些數據有人是不敢說的,在那些虛頭八腦的看不見、摸不著的“民主自由”後面,俄羅斯人的收入少了、壽命減短了,而前蘇聯時期最被人痛恨的腐敗不但沒有絲毫減輕,反而成幾何級數增長,俄羅斯在2007年全世界清廉國家排名為127位,而繼續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清廉排名已經從78位上升到70位,而俄羅斯的貧富差距不斷拉大,富人每年都更加富有,而窮人更窮。不過不得不說,世界經濟集團在前蘇聯利用對手的低能和白癡打了一個大勝仗,於是他們把目光再次轉向中國,中國才是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國家……

四、最後的陣地—中國

2018年了,可是這世界上還是很多洋人的心態跟十九世紀時並沒有什麼分別, 就是華人已經是阿美利堅合眾國少數民族中的不大不小族群,主流就是主流的想法, 尤其高知、政客、工商金科界部份人,你中國竟敢挑戰我大美國的高科技, 超高科技行業,還要發展5G快過美國, 可怒也, 不動手擊殺你這些東亞…

世界經濟集團對中國的掠奪,從清朝時就開始了,網上有人不斷的歌功頌德的美國人退還庚子賠款的“偉大舉動”,只可惜大多數中國人對這種先搶劫你,再用搶劫你的一部分錢給你弄個什麼東西的舉動不感冒, 況且這一舉動的原因來自八國聯軍司令瓦德西給各國首腦寫的信,信中明確指出,義和團運動已經證明了中國是一個不會屈服於外來勢力的民族,反抗不會停止,無論哪個國家都沒有足夠的兵力和精力來控制這個國家,因此他建議採取以中國人代理來統治和掠奪中國的手段,於是美國人投資建造了清華大學,美其名曰——支持中國的教育事業(民國初年, 全國多文盲的時候不去掃盲或者普及基礎教育而辦大學? 是不是要中國變成印度, 製造一群香蕉類物體去分化、去奴役比他低端的同胞? 代老美及歐英徹底掠奪中華?) 規定該大學每年必須向美國派遣多少多少留學生,美國伊裏諾大學校長詹姆士在1906年給羅斯福的一份備忘錄中聲稱:“哪一個國家能夠做到教育這一代中國青年人,哪一個國家就能由於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業上的影響取回最大的收穫。”“商業追隨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隨軍旗更為可靠。”當然,這種一相情願的做法顯然是由於不了解中國所致,他們小看了中國人骨子裏的東西,往後的日子裏,這些留學美國的人雖然學說英語,學美國的東西,即使在異國他鄉卻始終沒忘記自己是中國人,要為中國而努力……

在中國軍閥混戰的時候,西方經濟集團以軍火為貸款,讓各派軍閥必須以國家利益為抵押換取軍火,當北伐戰爭開始後,他們又毫不猶豫的命令各國軍隊直接干涉北伐,製造了南京慘案,直到蔣介石背叛革命,向外國承諾,我的政府可以繼承北洋軍閥以來所有的外債, 這才讓西方國家開始放棄他們支持的軍閥全力支持蔣介石,而這筆外債有多少呢? 折合國幣達744447593.98元, 從1927年至1933年, 對有確實擔保的外債,清償本息達二億四千九百餘萬銀元, 截止至1934年6月,已承認並歸入整理的達十億五千六百萬銀元。遇上這樣一個冤大頭,西方的銀行家們終於眉開眼笑了,當然,債務是永遠還不完的,老蔣的四大家族一面借債務,一面用國家利益來還,直到1949年借債額共達3068000000銀元,這些債務加上償還的利息,相信中國人民別想翻身了……

當司徒雷登看到人民解放軍的軍隊從樓下通過的時候,他沒有走,留了下來,後來被寫進了著名的《別了,司徒雷登》,一些妄自匪薄的傢伙以此為據,說毛主席當年憑藉一時的意氣斷送了中美建交的契機, 但是當年司徒雷登留下的原因則是,“睜起眼睛看著,希望開設新店,撈一把。”其實很簡單,假如共產黨取代了國民政府,那麼債務也應該繼承,這是西方經濟集團的算盤,總之,他們不能有壞帳。但是毛主席不是老蔣,不會為了讓華爾街的金融家們高興就讓人民共和國剛誕生就平白無故背上十輩子都還不完的外債,所以司徒雷登必須滾蛋,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廢除不平等條約,中國的經濟終於可以重新開始,而不是從一個無底洞中絕望的緩慢往上爬,當然,美國最心疼的不是蔣介石政府的潰敗,而是那些天價的貸款永遠無法要回,因為逃到臺灣的蔣介石憑藉一個小島永遠無法償還那些債務……

於是新中國就在一片敵視的封鎖中傲然挺立著,用自己的手去建造自己的國家,無論路途多麼困難。

毛澤東有句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是真理。當然面對一個如此強大的中國,他們不敢把軍隊派過來送死,在核武器存在的今天,貿然的戰爭是毀滅性的,他們在尋找一個戰爭以外的方法,改革開放給了他們這個機會,有機會讓外資進入中國,也有機會合法的雇傭中國的“買辦”來幫助他們進行活動,但是他們卻很不高興,為什麼?因為在中國始終有一個中國共 產黨站在他們上面,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防止他們對中國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掠奪,無論你如何鑽法律的空子,無論你如何花言巧語,也無法隨心所裕的行動,當然,他們可以用大把的鈔票收買一些官員,但是無法收買整個黨,更無法用錢來控制住整個國家,即使投入再多的錢,中國的支柱產業,鋼鐵,軍工,資源等都被牢牢的控制在國家手裏,他們更擔心,一旦遇上類似日本那種掠奪,共 產黨是否會用他們手中的權利越過法律來強行制止對中國的掠奪,這確實讓他們坐立不安。

更為惱火的是中國的外援,中國對非洲兄弟國家的援助沒有絲毫的貸款性質,是純粹意義上的幫助,這不但讓非洲國家的兄弟和中國走得更近,而且讓他們找到了一種新的選擇,不用靠找西方國家貸款,然後償還一百幾十年的外債,也可以開發國內資源,然後進行貿易促進經濟增長。

可是,西方的傳播媒體、社運人士、環保組織、政棍及政客、象牙塔學、意識形態專家怎樣批評? 這是對非洲人民“民主”的踐踏,是對他們“自由”的褻瀆,於是他們的老闆, 西方新殖民主義者們怒不可憤, 長此以往,他們找誰貸款去啊? 於是他們突然發現了一個還在進行內戰的國家蘇丹,這個國家有石油資源,但是卻缺乏開採的能力, 中國人去援助建造了石油設施,幫助蘇丹政府開採石油,然後和蘇丹進行合法貿易,這是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要是讓他們來,先說服政府貸款多少錢修建石油設施,然後以油田作為抵押,讓蘇丹這個窮國擔負起上百年的巨大債務,他們只要坐在華爾街數鈔票就可以了,當然即使你還不上也不要緊,油田跑不了,至於達爾富爾,達爾富爾在哪? 但是中國徹底粉碎了他們的夢想,於是憤怒的他們哭天喊地的大叫“蘇丹人道主義危機”,中國是“幕後幫兇”,當然潛臺詞是你們怎麼能“搶我們未來百年的錢呢?”不過不要緊,反正媒體都掌握在他們手上,他們怎麼說美國人就怎麼信,連奴隸主都能成為“自由鬥士”還有什麼是不能繼續編造和篡改的。 反正大量軍火又是在美國手上, 於是蘇丹分裂為南北, 死人無數, 所以說喜歡當美國人炮灰的怨不得別人,誰讓他們自己頭腦簡單呢, 貪心愚昧。

於是, 他們用上一切可能用到的手段來瓦解這個可以威脅他們斂財的國家,包括呃神騙鬼的人及團體, 那些在前蘇聯用過的有用和沒用的手段,那些可能奏效和不太可能奏效的手段全部用上, 他們可以在美國國內扶植那些大腦有病的瘋子甚至西藏的奴隸主和新疆的恐怖分子,用所有的媒體不遺餘力的來打擊中國,把中國描寫成一個“邪惡帝國”,甚至不惜用冷戰的手段來對全世界進行“社會主義威脅”的反復宣傳,以達到醜化孤立中國的目的,當然,他們時刻也不會忘記對中國的“民主”教育,收買一些敗類和天真者,讓他們全力以赴的進行宣傳,指望這種“愚公移山”的行動或許會在哪天能夠取得成效,讓他們可以像在前蘇聯那樣解決社會主義問題的同時再大撈一把,他們忘記了,中國是喜馬拉雅山,高度是每年在增加的……

中國其實已經在進行一場保衛中國的戰爭,只是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而已,而我們的對手並不是那些“美國人”,而是他們背後的那個龐大的資本集團 !!!

毛澤東1935年說過的一段話:“大土豪、大劣紳、大軍閥、大官僚、大買辦們的主意早就打定了。他們過去是、現在仍然是, 他們說:“革命(不論什麼革命) 總比帝國主義壞。” 這些大土豪等等DNA遺傳因子生成的個人或集團組成了一個個出賣國家、民族、人民的賊營壘,在他們面前沒有什麼當不當亡國奴的問題,他們已經撤去了民族的界線,他們的利益同帝國主義的利益是不可分離的...這一賣國賊營壘是中國人民的死敵。假如沒有這一群賣國賊...帝國主義是不可能放肆到這步田地的。他們是帝國主義的走狗。”

當“賣國賊”已經成為和諧的字眼與對象時,你就應該知道,我們這個國家正面臨著怎樣的挑戰與危機,玩或者不玩都已經屬於身不由己的事。落到今天這樣的局面,不能不讓人感到悲觀。

我多少年來對美國這個國家所作所為都有著這個那個的疑問, 這次特朗普及其特別樣子醜陋的團隊找到了一個機會, 要扼殺中國夢2025的瘋狗式瘋狂大動作, 給了一個確切的答案。 幾十年來的中美博弈與較量中不難發現,美國亡中(他比倭寇聰明, 要湯連肉, 不是只渴湯棄肉)之心從未改變, 美國的”精英”及”上帝的子民”一心一意認為一切盡在美國佬的掌控之中, 這次要看現在的中國領導人是龍還是蛇, 是李鴻章還是周恩年。

前文曾評說過,現在這裡在重溫文字,美國一向以來CIA為主體,其屬下的什麼組織, 通過不斷謠言,支持反對勢力,發動不同顏色革命,強行將美國不喜(不論聽話或不聽話者。)的別國, 別地區的領導人趕下臺,接著再由CIA、民主基金半公開而毫不秘密的支持的這些政棍、政客、社運無賴、離地學者, 半通不通的泛意識形態塔利班式高知怪客,推上國家領導, 然後叫他們來找老美政府或財金團體貸款,出賣自己國家利益。當些行動不能生效, 美利益團體更直接派殺手幹掉該國或地區領導人,敲山震虎,給他的繼任者提個醒。如還不能順其願時,美國便會發動所有他操縱的媒體造謠或煽惑世界及該地區平常老百姓, 吹風抹黑該國家或地區領導人犯有“貪瀆枉法”、“官商勾結”、“行政失當”“僭建違法”、“踐踏人權”“壓迫民主”。什至是”販賣毒品等等一系列反人類”、“反法侓”罪行,然後“正義”、“英勇仁義”的美國大兵或如黑水”保全保安公司機構的各種僱傭兵, 把這個國家先炸平,然後上去活捉該國總統或領導,抓回去關起來或幹掉,扶植一個言聽計從的傀儡政府。可是, 事前對當地人民的“民主“人權經濟“基建等等的承諾郤無一兌現。而且, 美國這些工作, 其手段之殘忍、凶狠、無人性、不人道, 並不太隱瞞, 甚至有意無意的公開, 其民主、人權、正義及法治每每在那些時間潛入了兩大洋之中。

下面一些資料, 是二戰後曾經是美國馬仔或追隨者的命運:

一、1963112日早上,越南“自由民主法治政府”的楊文明將軍等一批越南共和國軍隊將領組織並逮捕了總統吳廷琰及其胞弟兼顧問吳廷瑈,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支持的1963年南越政變的頂點。政變結束了9年來吳氏兄弟在南越獨裁主義裙帶關係的家族統治。

 
越南"民選"的“自由民主法治政府”的總統, 不聽教聽話, 被撓了。

政變軍人組織了對西貢的總統府獨立宮(今胡志明市博物館)通宵血腥的圍攻。當他們進入總統府時,發現吳氏兄弟不在那裏,他們已經連夜逃往堤岸忠誠者的庇護所。吳氏兄弟通過從庇護所至皇宮的直接聯繫與叛軍對話,誤導他們相信吳氏兄弟還在總統府內。吳氏兄弟在得到安全流亡的允諾後,很快就同意投降。吳氏兄弟被捕後,在被押往位於新山一空軍基地的軍事總部的途中,在一輛裝甲運兵車內被槍殺。

雖然沒有進行正式的調查,吳氏兄弟死亡的責任通常歸於楊文明的保鏢阮文戎和少校楊孝義,二人皆於行程中護衛吳氏兄弟。楊文明的同僚和駐越的美國外交官等官員,都認為是楊文明下達了處死的命令。他們推想了各種動機,包括吳氏兄弟逃離總統府給楊文明帶來了麻煩,以及防止吳氏兄弟日後東山再起。軍政府最初試圖掩蓋其被殺的真相,稱吳氏兄弟是死於自殺,但是與在媒體上曝光的屍體照片,明顯地有所牴觸,照片上的吳氏兄弟屍首,充滿了彈痕與刀傷。

一個早期聽話的孩子, 聽森美叔叔的話連漢字這用了二千年的文字都自我消滅了, 為了向美國顯示絕對效忠美式西方文明, 最後的下塲…
樸正熙,號中樹,韓國慶尚北道人,又叫高木正雄。19171114日出生。1944年畢業於東京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樸正熙是韓國第3任、第5屆至第9屆總統,樸正熙1961516日以政變方式推翻張勉政權,培植特務機構,通過規定總統終身制的《復活憲法》;執政長達18年。但正是樸正熙帶領韓國實現工業化和經濟騰飛,19791026日遇刺身亡

 死前飽受凌虐,包括尊嚴和肉體。

 他被捕處死後,掲發出來都是錢錢錢錢效用, 拘捕他,殺死他的都不是什麼正義、理想等等, 都是為了美金!

這些非人道的折騰、虐待, 殘忍禽獸手段, 那些什麼國際人權組織及人, 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香港大律師、教授、牧師、主教竟然如食了啞藥, 一聲都沒有啍, 一點也沒有吠! 公義呢? 人權呢?

三、聽從說客,放棄對抗美國,不到一年, 下塲慘不忍睹的狂人。

四、另一儍瓜,與虎謀皮,一時腳軟, 馬上被造謠藏"毒(化學武器), 被美帶頭又炸又煎又焗, 最………

他作為人的尊嚴呢?








好了,肯定有高知會這樣說, 他們活該, 他們作惡多端, 不應受到"人"的對待!

啊! 哈! 哦! 教授呀,主教呀,牧師呀,高知呀,你們不是整日講人權,說法治, 要堅持核心價值, 西方文明是什麼? 普通法精神是什麼? 西方道德是什麼? 你們不是一個記者涉嫌違法被拘捕, 肢體碰撞,你們不細問當塲便一面倒出齊所有漂亮口號嗎? 為什麼這標準又不放在他們身上, 二戰倭寇滿手中華人民鮮血生命, 三千萬無辜中華人的生命的倭寇人渣為什麼受到至高無尚的"西方文明、法治、人權"的"文明""民主""法治"對待? 好食好住好生活咁受到"非常文明"的"禮貌、禮儀"去審判, 去問吊, 去坐文明的牢?

五、以龐大、絕對優勢兵力去"入侵"兵警力量不到二千人的鄰國"格林納達", 何以世界性組織的什麼"人權觀察"及"國際特赦"組織, 一語不出?

1983年10月27日, 美國强勢侵略鄰國格林納達。正義之師?
六、砌生豬肉, 捉拿不聽話馬仔,  有絕對主權的國家總統,又是正義之師?
1990年1月3日,巴拿馬人民用西方尤是美式民主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總統諾列加被美國特種部隊,諾列加的師兄或師弟在巴拿馬總統府捉拿轉至阿美利堅合眾國"毒品强制管理局人員"带上美軍直升機送至阿美利加合眾國坐牢,國際法、什麼法都沒有用, 這些事情, 那些整天喊美國是上帝的主教、牧師、大律師、電台名嘴又去了那…?

美中貿易戰前夕, 老安只是想從美國過去的另一面, 向深圳河之北執國策者提一提, 美國這對手, 什麼都不能相信, 他什麼條件也不能隨便接受, 就是"被迫"接受了, 你都要先在心中把它作廢, 隨時隨風跟他起舞, 最重要一點, 美國的立國精神、美國的土壤、美國的教育,美國的民情是沒有四維:禮、義、廉、恥 ;八德: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八德是孫中山先生講的八德, 民國前的八德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 所以跟老美談判時, 要實時實際, 明白、清楚, 實事求事, 要用昔日海派商人的做生意手法, 用錙銖必較的市儈手段,切莫用儒家"精神",儒家思維! 國之幸甚!國人之幸甚!

老安最後語,身在美國的我的老友、同學們, 見老安亂語切勿動怒, 身在美國, 身為美國人, 用美國人的⻆度去看美國, 美國絕對沒有一點兒錯, 而且以美國人的利益、權利、光榮、現實以及你們子子孫孫的福祉, 美國的"這種唯我獨尊, 見山過山, 見水渡水, 見賊殺賊, 見僧殺僧、都是為國(美國),為民(美國國民),這觀點, 你們的國家是偉大的!

不過, 請勿用美國的“寶貴東西” 强迫送給外人, 尤其是你們血脈來源的土地及人民!

(完)

編輯後記, 內文大部份輯自網上一篇文字,老安只改動及畫蛇添足而已, 這篇文字輾轉多貼, 原文何許人也, 有知者告之老安, 謝其文字之多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