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November 2017

剎那光輝不會是永恒, 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 柯達破產,尼康關閉工廠…

剎那光輝不會是永恒, 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 莫嫌少年貧, 今日穿破衣, 明日周身銀, 今天富且貴, 明天變囚人。

世事常變才是永恒, 大企業, 名產品, 不又如是, 時代巨輪一轉, 馬上春夢了無痕。

攝影産品, 不論器具或是材料, 其實面世在歷史巨輪來說, 出現只是在十九世紀末, 短短一百年的時間, 有曰流星, 只是發了一陣子的光而已!

轉文:


尼康的原來商品標誌, 日本光學。
柯達破產,尼康關閉工廠,他們成為了手機時代的犧牲品

2017-11-04
來源:路透社

叱吒百年,尼康這個傳統影像巨頭也正陷入市場萎縮的困局,轉型之路箭在弦上。
曾幾何時,尼康作為數碼相機的生產商,其所生產的數碼相機,受到市場追捧和專業攝影師的親睞。僅僅幾年時間,尼康相機光景以不如前。
日前,尼康公司宣佈,停止對江蘇省無錫數碼相機製造工廠的業務,並關停尼康光學儀器(中國)有限公司 ( 以下簡稱 "NIC" ) 。

尼康光學儀器(中國)有限公司,於 2002 年 6 月在江蘇無錫成立,一直負責卡片式數碼相機及其組件的製造。


1945年的建業產品輕便照相機

除了無錫工廠,尼康公司的相機生產基地目前還有日本仙臺市、泰國 2 處,主要生產單反相機以及鏡頭等。在無錫工廠關閉後,其生產任務將遷移至泰國工廠,或外包給其他公司生產。預計,關閉該工廠將花費大約 70 億日元,影響 2300 名員工。

七十年代尼康報紙雜誌上的廣告

鑒於其在中國相機市場占近 30%的市場份額,尼康強調,無錫工廠停工後,其在中國的銷售和售後服務不會受到影響,中國是世界上最重要市場之一的地位也不會改變。

1956年哄動攝影界的尼康F系列單反照相機。

手機衝擊相機市場

對於經營困境的原因,尼康將其歸咎為智能手機的衝擊,其在一份公告中表示 " 由於智能手機的崛起,小型數碼相機市場正在急速縮小,NIC 的開工率也顯著下降,持續經營變得非常困難。"

據日本時事社報導,在數碼相機製造高峰的 2010 年,無錫工廠生產了約 876 萬臺小型數碼相機,至 2016 年,其生產規模減少至約 200 萬臺。

尼康預計,自身 2017 財年(截至 2018 年 3 月)的數碼相機銷量將比 2016 財年(截至 2017 年 3 月)減少約 24%,減至 480 萬部。為了增加利潤,尼康打算將更多的注意力轉向單反相機和其他高端機型。

猶如當年數碼相機將柯達等傳統膠片相機擠出市場一樣,智能手機強勢崛起,其配備的高像素攝像頭、高智能化、社交化,以及手機修圖軟體的風靡,蠶食著數碼相機的市場。相比在脖子上掛一個笨重的相機,人們也更為習慣用手機隨時拍攝。

功能更為單一的數碼相機市場急劇下降。日經亞洲評論報告說: " 微型數碼相機的全球市場在過去十年中已經縮減到峰值的十分之一。"

據日本相機影像機器工業會統計,2010 年小型數碼相機發貨量還超過 1 億臺,到 2016 年,發貨量已降低至 1258 萬臺。

數碼相機三年出貨量對比
轉型任重道遠
當年人人渴求在手的單反名機。
無錫工廠關閉的背後,是剛過百年生日的尼康業績持續走低的現實。

尼康 2017 財年財報顯示, 2016 年 4 月 1 日至 2017 年 3 月 31 日,公司銷售額為 7783.95 億日元,同比下降 8.6%。公司的映像事業部占總收入的一半,這部分的業務和去年同期相比萎縮 26.3%,而占到總業務 32% 的精機業務同比增長了 38.3%,醫療健康業務也有 11.1% 的增幅。
當數碼相機、卡片機的市場份額被鯨吞後,剩下的專業相機板塊的窄眾消費很難支撐尼康的銷售規模,倒逼尼康斷臂求生進行轉型。無錫工廠的關閉正是轉型中的一環。

在 2016 年 11 月,尼康發佈了以高端相機和醫療器械為中心的 " 結構改革 " 對策,改革的重點就是不斷縮小相機業務以及挽回持續虧損的半導體業務。

在接下來的 1 年中,尼康在日本國內裁員 1000 名,這相當於該公司在日本國內員工總數的 10%。之後尼康會把精力集中在高附加值產品上,包括中高端單反相機,半導體業務(精機)、顯微鏡業務(儀器)以及醫療健康業務,尼康在中國的其他子公司和生產線依然會正常運行。

這項改革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尼康預計,2017 財年長期虧損的半導體業務將扭虧為盈。

雖然市場份額在被不斷侵蝕,在 "100 周年紀念宣傳片 " 裏,尼康仍然希望能 " 將 100 年的感激之情,化為挑戰下一個 100 年的動力 "。

為了能續寫下一個百年篇章,7 月 25 日,尼康在生日當天發佈新一代相機 D850 的預告視頻。而除了更新單反相機外,其還早早踏上了跨界之路。

2016 年,尼康嘗試進入全景 VR 領域、極限運動相機領域,並推出全景相機 KeyMission 360,在 KeyMission 系列運動相機中,其中有一款適合拍攝滑雪、單板滑雪、跳傘和登山等運動。

對於相機這樣的傳統行業要走出困境,朝多元化方向發展是明智之舉,但商用領域轉型也很激烈,尼康轉向醫療等商用市場能否取得好的效果,最終還需要市場打分。

傳統相機廠商的轉型案例
由於未能及時踏准數碼時代的浪潮,有著 132 年曆史的伊士曼 · 柯達 ( EastmanKodak ) 公司,於 2012 年 1 月申請破產保護,直到 2013 年 9 月,柯達完成重組並脫離破產保護後,精簡業務,成為一家 " 小而專注 " 的商業圖文印刷公司。

1916年柯達公司的廣告。
1888年第一代的柯達照相機。

如今,在智能手機衝擊下的數碼相機領域,不只是尼康,包括佳能、萊卡、索尼等一眾影像巨頭近年的日子也都頗為難熬。但也有人選擇迎難而上,尋找新出路。

佳能
佳能為了擺脫對相機和複合機業務的依賴性,一直在尋求轉型,希望增加更多的高利潤非相機業務。去年,佳能就斥資 28 億美元,收購了瑞典網路視頻監控廠商 Axis 公司,進軍監控攝像頭領域。

同時,佳能不斷研發新產品線,轉向更為輕便的微單。小型數碼相機方面,具有高附加值的系列的新產品 G9 X Mark II 廣受好評,銷售持續堅挺。

徠卡
有著 120 多年歷史的德國相機品牌徠卡,一直是高端相機的代名詞,但他也在改變以往的產品模式。2016 年,徠卡選擇牽手華為,推出聯合設計的智能手機,並在新光學系統、計算成像、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 ( AR ) 領域開展聯合研發。這一合作模式給徠卡帶來了新的增長點。
尼康閉廠與商業巨頭的迭代史

1951年俗稱蝦蘇的德國攝影名機, 那個時候, 身上掛著或者手拿著此機,
馬上有人叫你做攝影大師, 正所謂, 唔打得都睇得, 還有此機以價格超貴出名, 成年人工起碼。

再轉陳白君一帖

創業時代,每一天都有無數的公司雄心勃勃地宣告誕生,也有無數的公司終於難以為繼。尼康中國沒有堅持過這個秋天。

10 月 30 日,日本相機製造巨頭尼康在其中國官網上宣佈,決議停止子公司尼康光學儀器(中國)有限公司(Nikon Imaging China Co。,Ltd。)的經營;與此同時,負責生產尼康數碼相機以及數碼相機配件的工廠也將停產。尼康中國在公告中毫不避諱地指出自己改革的原因:由於智能手機的崛起,小型數碼相機市場正在急速縮小,NIC 的開工率也顯著下降,持續運營變得非常困難。

從 1917 年開始生產光學望遠鏡算起,尼康公司已經走過了百年時光。這家中國的子公司,在中國市場也已經有著 15 年的歷史。在百年之際選擇轉身與收縮,特別是放棄中國這樣的供應鏈堡壘,顯現的是這家已經略顯年邁的巨頭強烈的 " 斷臂求生 " 欲望。

1929 年日本工程師完成了 Nikon 第一顆 120mmf/4.5 鏡頭,隨後近百年荏苒。但即使是在初創階段,相機的日子,恐怕都沒有像最近這十年這樣不好過。當年輕的尼康和佳能從相愛走向了漫長的相殺,互相誰也沒有預料到,真正可能殺死對方的致命武器,居然是曾經看似離戰場十萬八千里的 "2000 萬柔光雙攝 " 們。

商業和 " 黑科技 " 的進化正在不斷把這樣的 " 魔幻現實主義 " 反哺給現實。比如誰也沒想到,能使得看起來無人能敵的康師傅速食麵銷量下滑的,不是統一今麥郎,而是餓了麼、美團。屢禁不止的 " 偷車賊 " 行當式微,居然是因為一夜之間堆滿大街小巷的共用單車。

可見沒有什麼能永垂不朽。但這種巨頭的迭代、商業的進化,速度正在越來越快。十年前,我們的科技產品是諾基亞、摩托羅拉,80 後的潮流社交巨頭,還屬於陳一舟和他的校內網,那時候地鐵裏還沒有 " 漫山遍野 " 的阿裏京東,人們還在追逐凡客,上班族還熱衷於偷菜,那些設計出王者榮耀的中國程式員們,在玩的遊戲是無外乎是 CS、紅色警戒和傳奇。而如今不過區區數年,人面不知何處去,這些公司都幾乎消失在了大眾視野。

甚至,連存在於以往我們概念中的個體公司都正在逐漸消逝,不再有漫長的產品戰爭線,資本比市場下手更為快狠准;正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平臺、生態與帝國聯盟。

推動巨頭迭代的,是科技的力量,也是商業模式、組織管理方式的一次次顛覆。不再有一勞永逸的生意,更不可能有一成不變的管理,一代後浪推前浪,那些不願意掉頭、或者是難以轉身的巨頭們,一不小心就容易死在沙灘上。"

把明天的機會浪費在昨天的祭壇上,這是彼得 · 德魯克指出的公司治理失敗的七宗罪之一。上世紀 70 年代中旬,當蘋果推出第一臺 PC 時,IBM 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推出了類似的產品,但荒謬的是,管理層嚴格限制將 PC 銷售給潛在的主機購買者們。IBM 的由盛轉衰,也是從那一刻開始。這樣的商業故事,在中國波譎雲詭的市場中,特別是在互聯網商業巨頭的快速迭代中,同樣並不鮮見。

美國財經網站 24/7WallSt 每年都會評選出明年會消失的十大商業品牌,此前上榜的奧林巴斯,在 2017 年初宣佈停產旗下四分之三的鏡頭。這一曾經的卡片機市場先驅品牌,如今卻可以說是基本退出了大眾市場。所以其實即使是放在近十年來看,尼康也並非是一個失敗的案例。在曾經風靡的卡片機市場,尼康通過自己的高端單反業務保持住了最後的陣地。相反,如今他的主動切斷失血,重塑全球規模生產體制的 " 結構改革計畫 ",未嘗不是一種新生的可能性。
暗室(黑房)曬相放大機, 當年(七十年代)大多數人用的都是國產貨, 抵使易用。
老安最喜愛的東德愛攝她照相機, 左手阻腳, 鏡頭解像力其實好過倭寇尼康機多多!
當然,無論如何,尼康中國的撤退,依然是一個具有標杆意義的樣本:除了意味著以尼康、佳能、索尼、松下為代表的日本製造業正在被重估,更意味著這個時代的商業巨頭廝殺迭代,已經進入了充滿不確定性的混戰之境。

老安按: 青年時也曾一陣子迷於攝影, 還在厠所中搞黑白沖曬, 亦利用攝影賺過秘撈錢不少,那過時候, 每到周末, 都會連同同事阿梁全港九新界周圍去獵影, 唯獨不喜打"龍", 也不喜入任何攝影學會, 二人行而已, 因為影相, 竟然可以大部份新界及離島都有我倆足跡, 當年去那些外島並不容易, 自老安離開港英政府公作後, 誤堕商塲, 年年拚博, 攝影的活動, 沒有繼續了。



後來竟從事工業攝像材料行業, 一幹便幹至海漂, 自海漂大概十多年後, 電腦科技迅速代替了感光影像, 二十年不到, 整個行業幾乎已經灰飛煙滅, 世情變幻, 快啊!

七十年代, 此品牌在香港亦得很多拍友垂青。
美難逹!此品牌,一如其名, 始終不紅不黑, 市塲上也是美難達, 所以, 唔怕生壞命, 最怕改壞命, 冇得救。

自參與攝影活動, 因荷包所限, 那些名品牌照相機, 只有個"恨"字, 從未想過會擁有, 開始時是用東德生產的, 到"事業有成"時, 被行上老友介紹用 Pentax, 從此"忠貞". 手機流行後, 一般攝影都是利用手機, 效果啱自己要求, 有時外遊, 會多加部儍瓜機, 如此如此, 足夠, 所得影像, 除了手機附的影像編輯軟件外, 也可利用電腦軟件去PS,  講來講去, 無乜好的理由要花唔少錢要購置單反機, 好多親朋戚友亦如是, 因此, 這些針對玩家的產品, 對象越來越狹隘。

1930年的愛克發(80年代新代理改名好提議, 原名係矮克發)已經在國內,尤其上海巴閉一時. 如今除了招牌, 軟片(菲林)生產已經差不多消失殆盡。
 七十年代初(1970) 跟朋友山長水遠到浦台島獵影, 攝於天后古廟前。當年死靚仔一個, 惡形惡相," 黃豬瘋" 的大師兄是也!

2 comments:

  1. Nikon的小型攝影機的性能很好,拍攝移動的物件也很清晰! 可惜菲林機已到末路了。

    ReplyDelete
  2. 看照片真好像是" 黃痴瘋" 的阿哥! 呵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