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January 2017

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心口不一今古同, 萬般作惡讀書人!



一個虛偽的小人和儒學大師 , 陰陽兩面的偽師丑公知朱熹




民間一直有人說:朱熹很虛偽,儒家的真精神就是徹底毀在這個人手上。

中國文化的腐朽和文明的退化,就來自於這種被刻意打扮後的儒家學說虛偽和兩面派的作風:一方面推崇高不可及的道德制高點,一方面又躲在陰暗地躲在背後幹另外一套。

 

這種偽君子比真小人更加可恨,對社會的破壞更大。可惜他又被統治者及偽善者, 為了麻痺世人及統治者奴化人民的需要捧得很高,至今仍然有強大的影響力。目前中華人圈子內的經典誦讀,依然有很多人推崇他的版本,難道我們這個社會真的需要這種偽善的君子偽儒學大師嗎?

堅持以道家學說及其他家為核心的傳統經典文化研習,與國際思潮接軌,相信這才是中國文化振興的正道,而不是儒家,更不是朱家的儒家

本文來源內地 [文史天地],但是從朱熹對於[論語]等經典的刻意歪解和曲解,以符合朱熹對於道統的理想這種學術虛偽來說,這是很有斟酌的事情。僅供大家參考。

程朱理學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及其作用,屬於學術問題。本文之調侃朱熹,相信讀者自會見仁見智。

有打油詩曰:
  長江滾滾訴朱熹,
  陰陽兩面愚後人。
  枉法懲情千夫指,
勾尼為妾怒鬼神。

朱熹,宋朝人,所編撰的《四書集注》為後科舉取士標準,其學說成為帝王鞏固其統治的法寶。朱熹,宋紹興十八年(1148年)考中進士,在官場上幾經沉浮,二次被斥為偽師, 二次逐出朝廷,色膽包天,險被斬首。

朱熹是道德高尚的正人君子,還是口是心非的偽師?我們共同來回顧一下歷史。

朱某骯髒事一: 捧打鴛鴦

 
宋淳熙7年(1181年),朱熹由宰相王淮推薦提舉任浙東路常平茶鹽公事,前往浙江巡視,來到臺州。

當時,臺州有一位奇女,名嚴蕊,人品高尚,美貌驚人,才華過人,彈琴、下棋、歌舞、繪畫無一不精。尤其是寫作詩詞,絲毫不在當時諸多著名文人之下。許多人千里迢迢慕名而來,只求目睹她的風采,領略她的才藝。


臺州太守唐仲友文雅俊秀,善於詩詞,也想見識一下嚴蕊才藝。春天到了,桃花芬芳,楊柳依依,彩蝶紛飛。唐太守在春意盎然的花園中擺下酒宴,邀請當地文人墨客和嚴蕊,觀賞桃花,插柳鬧春,並以桃柳相依為題,要各位賓客,寫一首詩詞。


唐太守是早有準備,很快揮筆寫出:

清平樂
  紅豆釀酒,
    桃柳怎執手?
  仙邀月友伊消愁,
  冷冷清清幽幽。
    借問此去蓬萊,
  青鳥當空飛悠。
  桃葉題盡春秋,
  寒露折盡苦柳。

唐太守畢竟是進士出身,淩雲健筆意縱橫,筆墨風騷多寄託,借物用典寓深情,此詞剛出,來賓靜思一番,後齊拍手叫好。嚴蕊落落大方走到唐太守身旁,靜靜默看一會兒,就一邊瀟灑揮筆,一邊輕吟低唱,緩緩寫出:

 
清平樂
     (和唐仲友)
   臨風把酒,
   桃柳可執手。
   邀來雲仙與月友,
  春風吹拂牽手。
   借問此去蓬萊,
  青鳥為我導遊。
  柳葉流露衷腸,
  桃劍銘刻思愁。

隨著嚴蕊的墨筆停住,吟唱靜止,舉座皆驚,齊聲喝彩。唐仲友也不由驚訝一番,感歎嚴蕊果然名不虛傳,此詞不但意境縱橫開闊,奔放恣肆,而且知我心,合我意,乃我知音。唐仲友才思湧發,情難自禁,急步向前,在嚴蕊詞後,奮筆寫下:

  筆吐肺腑搖桃柳,
  詞如清風見真淳。
  情酣落筆震鴻雁,
  詞成笑傲淩臺州。

唐太守筆在動,嚴蕊心中之情也在湧動,臉上不由地發紅起來。來賓看到唐太守與嚴蕊詞中一對一和,和他倆眼色交流,也都心知肚明。大家趁機而說唐太守的琴彈得優美,嚴蕊的舞跳得絕妙,請唐太守彈琴,嚴蕊跳舞。唐太守終於遇見了一位真正的知音,當然欣喜答應,就在席間擺上琴,調好弦,內心的激情洶湧,為證實自己判斷,並表達自己對嚴蕊的愛慕之情,他彈出漢代司馬相如的《鳳求凰》的曲子。嚴蕊一聽曲子,就明白唐太守的心意,在大家催促下,嚴蕊一邊翩翩起舞,一邊隨著琴聲動情地吟唱起來:

  鳳啊鳳啊飛回故鄉,
  飄遊四海尋找所愛的凰。
  有位豔麗的女子就在眼前,
  多麼希望與他結為一對鴛鴦。
  鳳啊鳳啊飛遍海角天涯,
  帶著所愛的凰永不分離。

當酒宴散去,已是月上中天。夜風徐徐,蟲聲唧唧,月影疏淡,唐太守滿懷柔情蜜意,對嚴蕊表達了自己感情。他從桃樹上摘下一枝桃花,送給嚴蕊。嚴蕊早已敬慕唐仲友太守才華橫溢,風流瀟灑,也對唐太守表達了愛慕之意。倆人手牽著手,久久地在花園徘徊,相互傾訴心中情感。以後,倆人經常交往,唐太守作曲彈琴,嚴蕊起舞歌唱,倆人情投意合,立下了海誓山盟。

朱熹此次一路巡視,一路大肆宣傳他的存天理,滅人欲主張。在臺州,朱熹對唐太守與嚴蕊的事極為不滿,唐太守與嚴蕊自由交往,顯然是違背朱熹的主張。朱熹指責唐太守和嚴蕊違反禮教,違背道德,是人欲的膨脹和作亂,禁止他倆交往。

 

唐太守和嚴蕊認為男女之間只要是一片真情,就沒有必要把自己嚴嚴地關在屋子裏。他倆一如既往,彈琴下棋,吟詩作畫,享受著愛情的甜美。

朱熹為此十分惱怒,就一連向朝廷上交了六次奏章,誣告唐仲友太守敗壞禮教,不守倫理,行為不檢,傷風敗俗。朝廷輕信了朱熹的話,撤銷了唐仲友臺州太守的職務。

(老安按: 像不像今時今日的傳播媒體的所作所為, 打著新聞自由、採訪自由, 去踐踏社會一些知名人士, 尤其娛樂圈中人, 出動狗仔隊, 亂拍照, 編採記等人肆意、肆無忌憚去抺黑、製造、創作、批評。)

朱熹仍不甘休,發誓要拆散唐、嚴二人,以警告他人,樹立自己權威。朱熹就藉口嚴蕊不守婦道,拋頭露面,敗壞道德,將嚴蕊抓進監獄,嚴刑拷打,要她招認和唐太守幹了違犯禮教的事。(老安按: 那個年代, 看宋史記載, 宋朝還是十分開放, 男女並不如明及清般禮教藩籠”, 朱某人所作其實是非法的。)

公堂之上,嚴蕊毫不屈服,勇敢地說:我和唐太守相愛,出於一片真誠,沒有哪一點是違犯禮教的事。唐朝詩人盧照鄰都曾寫下: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比目鴛鴦真可羨,雙去雙來君不見。’”
  
朱熹吼叫道:唐仲友是朝廷官員,你和他談情說愛,就是破壞朝廷的名譽,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和朝廷官員來往,你若不斷絕和唐仲友的來往,我就判你死刑。
  
嚴蕊一聽,大笑起來,嘲笑朱熹:你說你飽讀聖賢書,自稱仁義道德之人,聖賢在哪里說過人與人相愛要判死刑。孔子、孟子、墨子都講人與人之間要相愛,你不允許人們相愛,難道要互相仇恨,才符合禮教?你濫加罪名,無辜抓人、殺人,這就是你的仁義道德

朱熹惱羞成怒,強詞奪理地叫道:你不尊倫理,不滅人欲,縱欲相愛,就當死罪!
嚴蕊恥笑起朱熹:那麼,你母親愛你父親,你妻子愛你,你愛你妻子,也都是不滅人欲,縱欲相愛?莫非你也要判你母親、妻子死罪?連你也當死罪?

朱熹答不出話來,露出凶相,叫道:來人,拖下去嚴刑拷打,一定要她在招供上寫上罪狀!

朱熹在離開臺州前,又編織唐仲友污蔑朝廷命官的罪名,將唐仲友發配邊境。

新任臺州太守嶽霖,認真查閱了嚴蕊的案子,認為朱熹完全是小題大作,不按法律辦事,為所欲為。嶽霖也早就聽說了唐仲友與嚴蕊真摯愛情的傳聞,如今見嚴蕊不畏強權,至死忠情,深為感動。嶽霖憑著正義,重新審理了這個案子,依據宋律,改判嚴蕊無罪釋放,並賠償她的一些損失。

朱某骯髒事二: 勾引寡婦

 

朱熹在下面巡視期間,不遺餘力地到處宣講自己的理學和存天理,滅人欲主張。凡不合自己主張的,想盡辦法給予排斥和攻擊,甚至枉加罪名。朱熹的言行,惹起眾怒,不少人上書批判朱熹的理學抹殺人性。同年,皇帝宋孝宗採納眾人意見,斥朱熹理學為偽學,朱熹被解職還鄉。

朱熹被解職還鄉後,在福建武夷山講學。朱熹學堂之上,道貌岸然大講滅人欲,存天理,暗中卻迷上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寡婦胡麗娘。原來胡麗娘不幸喪夫後,族人以朱熹的理學為由,不准胡麗娘再嫁。正處青春妙齡的胡麗娘不甘當朱熹理學及主張的殉葬品,勇敢地到武夷山學堂找朱熹評理論道。朱熹在與胡麗娘論理中,傾慕起胡麗娘的美色和才藝。朱熹無法克制色欲,情欲之火愈燃愈烈,朱熹通過各種方式來不斷接觸和引誘胡麗娘。胡麗娘在與朱熹接觸中也逐漸愛慕朱熹的文才,被朱熹的激情所感動,倆人由爭議、論理轉化為相愛相親,倆人終於潛浴愛河。(老安按: 此人跟今之某些人一個模樣; 口中有佛, 又話戒持禪修, 又一身佛衣佛樣, 心中實惡, 惡口滿嘴; 一些政棍訟師, 口中民主, 實際言行比毛爺更獨裁, 對不同理念之人, 千方百計要欺凌至盡; 一些公知每言百納, 郤不能容人異議, 一有異見, 呼朋喊黨, 攻之黑之; 一些宗教牧者, 滿口基督, 一頭白髮, 一手聖經, 滿口民主、光明, 郤煽惑、煽動年輕人去違法, 打推砸, 製造黑暗! )

朱熹與胡麗娘的情愛事情,終被人們所發現。朱熹一時難於向社會、家人、門生作交待。心硬似鐵的朱熹決不因他與胡麗娘這段甜蜜的愛情,而葬送自己所極力宣導和維護的存天理,滅人欲主張。明明是夢牽魂繞的心上人,朱熹對外卻違背良心地說:胡麗娘是狐狸精的替身,他是被狐狸精所勾引,所迷惑,一切都是狐仙作祟,是狐狸精想方設法讓我朱夫子身敗名裂。原來前一天,朱熹偷偷從獵戶手中買來一只死狐狸。天一亮,朱熹教門生召集鄉親前來,在光天化日之下,朱熹慷慨激昂地對眾人說:昨晚,我請來仙道將附在胡麗娘身上的狐狸精捉下,打死,現當眾焚燒。接著朱熹又宣佈:附在胡麗娘身上的狐狸精已去、已死,胡麗娘已返回清白身。我現在就派門生護送胡麗娘回家。

過了幾年,朱熹還假戲真作,他親筆書寫:婦德楷模貞烈可風二塊匾,派幾個門生給胡麗娘送去。可憐美貌年青的寡婦胡麗娘,被朱熹先戲之、耍之,後棄之,再拿所謂的道德匾壓之、鎖之,使胡麗娘終生守寡。

朱某骯髒事三: 色誘尼姑
  
宋紹熙元年(1190年),宋光宗即位。3年後,朱熹受宰相趙汝愚推薦,當上秘閣修撰兼侍講,即皇帝的顧問和教師。朱熹此時已年過六十,但身健體壯,精力充沛,風流倜儻不減當年,而妻子已年老珠黃,情欲無從發洩,逛妓院等色情場所,又礙於自己存天理,滅人欲主張。朱熹早年就學佛,能誦經講佛,到京城後,也經常進出寺院,也參加佛教道場活動。朱熹進京城佛界後,就發現幾個年輕尼姑,不但美貌,而且能書能畫,儒佛融通。朱熹就以天子之師,佛門子弟,儒家大師的身份,組織法會,巧立共譯佛經共研書畫等名目,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方式和手段,接近和勾引了兩個年輕美貌尼姑。尼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在朱熹誘惑和勾引下,暗中投入朱熹懷抱。朱熹老來喜得如花似玉尼姑,先後悄悄把兩個尼姑帶入家中,納為小妾。從此朱熹就與尼姑在家尋歡作樂,沉醉在他所描寫的醒似醉多情,情多醉似醒境界。

宋慶元元年(1195年),宋寧宗即位,朱熹又為宋寧宗進講理學。

宋慶元二年(1196年),由於朱熹勾引兩個尼姑當自己小老婆的事情被敗露,監察禦史沈繼祖奏本,指控朱熹十罪,並奏請斬首。禦史沈繼祖在皇帝和眾大臣面前,當面譴責朱熹:朱熹在明處把自己打扮成無人欲的神。有權時,在臺州慘忍地拆散唐仲友、嚴蕊一對情侶,枉法強權推行滅人欲主張。可笑、可惡的是朱熹自己暗中色欲橫行,在武夷山調戲寡婦,在京中勾引二位尼姑同為妾。明處卻要天下人滅人欲,口是心非,陰陽兩面。同時攻陷忠臣,顛倒黑白,為所欲為,所作所為,天下人無不痛恨!無不恥笑!其學該斥為偽學,其人該斥為偽師,罪當斬首。

最後,皇帝寧宗念朱熹當過自己老師之情,只將陰陽兩面的朱熹斥為偽師,其學斥為偽學,將朱熹逐出朝廷,遣送回家。朱熹的得意門生蔡元定被逮捕,解送道州。一時朱熹理學威風掃地。

66歲的朱熹, 第二次斥為偽師,第二次被逐出朝廷,趕回老家。此次因積怨甚多,恐被人所殺,有家難回,只得離家避走,淒淒遑遑奔赴閩贛邊境的山區小縣江西新城縣(現黎川縣,位武夷山脈西麓),在深山峻嶺中的福山寺,拜佛講學,隱匿不出。

兩個已懷身孕的尼姑也隨後跟至,但福山寺處於四面高山環抱之中,十分偏僻,朱熹只好將兩個尼姑安置在山下村莊居住。兩個尼姑也不時進山給朱熹送糧送菜,朱熹很感動,朱熹拉著尼姑的手,面對著冷冷清清的大山深谷,悲戚傷感,想過去在京城何等風光顯赫,望今朝蟄居深山,有家難歸,站在山頭,眺望福建老家,不由地寫下《題福山寺》,

詩云:迢迢百里外,望望皆閩山。皎日中天揭,浮雲也自閑。

朱熹此時雖是野鶴閑雲,但也不失一段浪漫的黃昏戀。兩個尼姑後來也分別給朱熹生下了後代。 朱熹在深山老林中,隱匿了幾年,後因病不得不回到福建建陽老家。兩個尼姑及尼姑所生之子不曾帶回建陽,於是江西新城縣留下朱熹兩支後代,該縣留有朱熹詞堂和族譜。慶元六年(1200年)三月初九,朱熹終於在建陽家裏憂鬱悲涼而死,終年七十一歲。

原作者:戴新安 《文史天地》 2009年第12

:

為公平起見, 歷史上, 後世有部份學者曾替他辯護, 説是朱某和尼姑私通,不排除是後人為了攻擊朱熹而捏造的, 不過證據還是八九分存在。
他本人的學問(應是理論, 那裡是學問?)”還是有可觀之處的。儒學在宋朝能夠排除佛道,成為朝廷官方學說,實際上還是靠了陸九淵,大小程,朱熹等宋儒的功勞, (其實是他們的理論説法適合當時當代的統治者治民愚民要求而已。)
朱熹是程朱理學的代表人物,口號主張「存天理、滅人慾」,在道德上要求非常苛刻,他還用程伊川「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不人道、非人道、無愛無仁無義無理的理論勸友人的妹妹守節,但他自己卻有過逼嫁守寡的弟媳婦以侵奪亡弟產業的醜事。「聖人」朱熹為營妓爭風吃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另外,朱熹為了打擊報復不贊成自己觀點的唐仲友,將一名叫嚴蕊的妓女嚴刑拷打,企圖逼她承認與唐有男女關係,結果被嚴蕊拒絕,從這件事看,這個道德家的思想境界不如一個妓女。


網民對上述文字有不同意見, 舉言於下, 以供參考:

 
替其辯者之語:
    有人説格物窮理
    不從朱子思想本身去分析,不尊重歷史事實,而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有意思嗎?
盡是些捕風捉影的東西,如何證明這些事情是真的呢?

話說老毛反儒,那很正常,老毛是經歷過五四新文學運動的,甚至還參與其中,新文學 運動的各個幹將陳獨秀,胡適,魯迅等人,無不是將儒學貶得一無是處,其對後世最大 的害處就是推翻了中國人千餘年來的信仰和基於儒教的道德標準,結果舊的道德標準沒 有了,新的道德標準卻沒有建立,結果等陳胡周毛這一代反儒卻深受儒家薰陶的知識份 子相繼去世之後,中國陷入了道德淪喪的新時期

對其不恥者之語:
  
好像儒家太多的虛偽弟子,王允為了使自己在史冊留清名,殺了負責寫史記的蔡邕;還有康有為偽康聖人, 一生好色, 直至晚年還要玩弄少女, 胸襟狹隘, 不容他人開口等等。哎,真是應了那句俗語,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中國的事,大半就是這些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偽君子搞壞了的!書都讀到狗肚子裏了,變態的理學是禁錮摧殘中國人思想的罪魁之一。

明朝就是亡在這些士大夫手裏,往廣了說就是亡在所謂讀書人手裏。(老安按: 於今香江一個樣子, 死就是死在社工、教授、公知、訟師、學仙佛耶教的半吊子修行人及讀書而不思不慮的大學生等等自認為讀書人手裡

孔子門下,七十二弟子還是很有名氣的,其中顏回等人,還被後世成為聖人,幾乎與孟子同列的。孔子殺少正卯,這也不太好評論,但是兩個人學識政見相左那倒是肯定的,孔子殺少正卯,其行為不也是如今的聚眾網上欺凌甚至科技黑客黑其異見者一樣嗎?


朱聖人啊,,,歷史被稱為聖人的有幾個???孔聖人首先告訴大家,什麼樣的人叫聖人,,朱聖人寫書傳教告訴大家怎麼才能成為聖人。格物窮理,王守仁深受其害。著名守仁格物格竹天天格,四體不勤, 晨昏不分, “糊里糊塗差點格出毛病,(老安按: 所以今天的香江太學堂學生古靈精怪, 實事不幹, 儍事做盡, 主要是大學門口的牌扁那四個字所害。) 最後發配邊疆,幹點苦活,最後一下醒悟。也成了聖。

於是,心學出現了。。心學4訣: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劫,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最重要的就是行知合一(中華人最大毛病是知易行難, 今之港情就是剩下口號而已。)
幾百年後,一個姓陶教育家對守仁佩戴的五體投地,改名字叫行知。我想大家都知道他吧?另外還有一個人對守仁更是佩服的要死,這個人帶領著實力......(老安按: 今時今日的民主!, “真物物啊一樣, 何者為真聖人, 何者為真乜乜,真物物? 假作真時, 真是假, 真是真時被黑為假!)
虛偽好色的「道德家」:朱熹—— 一個千百年來集大成之偽君子
宋代「粗衣淡飯,毛驢破車,心性理氣超然」的朱熹聖人,一個堂堂的「國家宣傳幹部」,竟然「誘引尼姑二人,以為寵妾,每之官則與之偕行」。
好色與好德決非根本對立,但是如果既虛偽又好色就大多不是什麼好東西了。正如既當妓女又立貞潔牌坊的人,最讓人噁心。而著名道德家朱熹正是這樣一個人。

 老安按:
所有文字皆抄輯自互聯網不同來源文字,
圖片亦如是。

: 朱熹簡介
  
朱熹(1130.9.151200.4.23),南宋理學家字元晦,又字仲晦,號晦庵,晚稱晦翁,諡文,祖籍徽州府婺源縣(今江西省婺源),出生於南劍州尤溪(今屬福建省尤溪縣)。有人譽之為宋朝著名的理學家、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詩人。
閩學派的代表人物,所謂儒學集大成者,世有人尊稱為朱子。朱熹是唯一非孔子親傳弟子而享祀孔廟,位列大成殿十二哲者中,受儒教祭祀。  
朱熹是“二程”(程顥、程頤)的三傳弟子李侗的學生,與二程合稱“程朱學派”。朱熹的理學思想對元、明、清三朝統治者影響很大,成為三朝的官方統治者指定哲學。 其人著述甚多,有《四書章句集注》《太極圖說解》《通書解說》《周易讀本》《楚辭集注》,後人輯有《朱子大全》《朱子集語象》等, 民間最流傳的是他寫的治家格言, 有近代人評之通篇虛偽, 各人思想不同, 觀念不同, 各自闡釋、各取所需也罷。 (抄輯自互聯網)


老安後記:
自有文字記載的歷史, 歷朝中華人最大災禍大部份都是公知、文字高人、所謂知識份子, 訟師、呃神騙鬼的自認佛道仙耶修練者。文字上越精彩, 道德大義口號叫的越響亮, 他們作惡越害人間, 最為人所知者, 漢有王莽, 宋有王安石, 而中華人之同黨伐異, 隨著狗咬狗骨的所謂黨爭, 宋之新舊黨, 明之東林黨, 皆是那些口號滿天, 海塞百川, 我包不容的高知, 公知等等讀書人為禍人民, 文化大革命之慘不忍睹你不死時我不活的互相噬咬, 與其説是太祖陰險, 不如説是讀書不少的讀書人、高知、公知、知識份子的劣根性及惡臭DNA做成!

清代中國最十惡不赦的敗類大漢奸--龔自珍的兒子龔半倫引領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龔半倫會講流利的英語,他投靠英國公使威妥瑪後,就像狗一樣的竭力討好洋人,恨不得早一天將中國全部奉獻給洋人。據《清朝野史大觀》、《圓明園殘毀考》等載:1860年,英法聯軍侵入中國,龔半倫隨英艦北上來到北京後,將辮發盤到頭頂,戴洋人帽,穿白色西裝,出入洋兵營盤,狐假虎威,好不得意。
隨後,龔半倫將聯軍引進圓明園,並搶先一步單騎直入,取珍寶重器以歸,大發橫財。然後,夥同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放了那場震驚中外的大火……這場大火燃燒了一百多年,直到今天還燒得所有的中國人心痛,也讓世界上所有有良知的人心痛。我真的實在是無法理解;從古至今為什麼漢族人裏會出現那麼多的像龔自珍的兒子龔半倫這樣的敗類漢奸賣國賊呢?
為什麼龔半倫會如此賤呢? 其父不可推卸責任, 即如如今香江之遊樑蜂琦聰等等, 父母應有所影響。
結論, 臭老九此封號, 對某些知識份子來説,貼切! 香江一地, 就是遍地臭老九, 最為害的是本身本是基層草根, 當他她一成"知識份子, 他她們的臭老九味道就越臭! 何解?
他她們太想出位, 太想離棄他她們的族群!

 老安幸運因家貧,讀書無從是草根, 口是心非難學習, 如今還是戇居人。

老鬼慶幸無讀書,自由自在!非仙非道非佛更非讀書人!

2 comments:

  1. 香江的教育,基本上就是教人追名與逐利。教人忘本忘宗。什麼古跡文物云乎哉,說會拖累經濟云云。
    有些人讀書越多越粗鄙! 君不見:當代才俊教人掟磚襲警:分分鐘不忘扑嘢,以此揚名立萬。
    書讀得越多,就會披上觀音的外衣,大多時正經八道,也不忘妄語和綺語,語不驚人誓不休,彷彿人格都分裂了。 唯有視而不見,是為上策也。

    ReplyDelete
    Replies
    1. 心口不一,正邪不分,是某些人類的天生DNA,"正常"過"正常",老鬼天主教學校出身,神職人員之中的害群之馬數量不少,剛在聖堂談聖經説愛,轉頭白鴿眼,欺凌,惡毒,(不能一竹打一船,有一二真是聖人,唸書時,一位義大利神父,聖人中聖人,享高高壽),另一位香江高高高在上神職,其惡毒之形及行為,又是披上耶穌祭衣的挂羊頭賣黑肉的……。
      基督教的某白頭牧師不也是一口正義愛道德,可是這二三年香江的亂局就是此人有極大因素,而且反口不認不担責任!
      宗教中人,絕大部份是真善美的,不過宇宙定律,什麼都有黑白,一定有不堪之怪物,挂宗教頭,損人利己,無惡不作,命定也!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