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August 2015

洋人中醫讓國人反思的文章, 國人竟歧視及要消滅自己的寶貴文化。

洋人中醫讓國人反思的文章

老安按: 近年來有不少陸民竟歧視及要鼓吹消滅自己的寶貴文化 - 中醫, 誣其不科學及迷信, 不斷在各個媒體上煽惑廢棄中醫。這些人之中竟然有部份是中醫業者及中醫畢業生, 甚為荒唐及荒謬。這現象的出現讓有心人開始在中醫的發揚及發展的問題思索, 反之, 在西方醫學界來說,郤有不少有心人埋首研究中醫,世事之反覆,炎黃之不肖,令人不勝唏噓。

此文原標題: 外國人中醫讓國人羞愧的文章

洋人中醫人看中國中醫事--記廣州中醫藥大學中醫博士後胡碧玲女士

她從遙遠的國度專程來中國學中醫達二十多年之久; 她對中國中醫文化深愛不移;她希望中醫有更多中國人來傳承,發揚廣大;她更渴望真正的中醫能後繼有人,健康發展!她就是中醫界泰斗鄧鐵濤先生的博士後弟子--廣州中醫藥大學胡碧玲(英文名:Brenda Hood)女士。

在中國社科院中醫藥事業國情調研組的引領下,我們如約見到了胡碧玲女士。熱情直爽的胡碧玲女士快人快語,既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外國中醫人對我國中醫關注的熱情,又瞭解到了一些值得我們國人深思的問題。不僅增添了我們對祖國傳統文化的熱愛,而且激發了我們對傳承和弘揚中醫文化的責任感、使命感。

呼喚:中國人要樹立對中醫瑰寶的自信

從1987年就因熱愛中國文化、熱愛中醫而來到中國,邊學習邊工作的胡碧玲女士說,中醫太偉大了。她從小就喜歡中醫,在加拿大大學還未畢業時,就決定要來中國學習中醫、學習中文,從未改變。

來到中國後,從北京中醫藥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中國社科院等機構學習到了博大精深的中國中醫文化和中醫哲學,瞭解了歷經五千年輝煌燦爛的中國文明史,但是也看到了在這個古老而現代的國度裏,人們對信仰的一種缺失:對傳統文化的排斥和對前人成就的失敬。

她博學的知識讓人羡慕,她流利的中文更讓人敬佩。她指出:中醫是中華民族文化中非常珍貴的瑰寶,可在她周圍從事中醫藥事業的人中卻有許多人一知半解,信心不足。

對於目前有人主張我們應該做中醫藥“國際化”、“現代化”的工作,她直白地說,其實這不是中國人應該做的,中國人首先要對自已的東西有信心,中國的傳統文明在哪里?中國的傳統文化在哪里?

雖然完全照搬傳統已不現實,但中醫現代化實際上首先還是個傳承的問題。中國人只需要更多地把中醫本質的東西學好,做好,做到位,那就是最了不起的事了。至於翻譯、介紹中醫藥這樣的事更多地應該是外國人來做,因為中國人對西方文化的瞭解不過關,語言也不過關。

如果中國人都堅信,世界範圍內中醫就是治療疾病最好的東西,並且能把中醫很好地傳承發揚,無論從哪方面解釋也好,應用也好,中國人都對自已傳統的東西認識到了其寶貴的價值,都承認了其不可估量的價值。

那麼,外國人誰認為中醫藥好,那就應該由他們自已來完成中醫藥“國際化”的工作。她覺得如果需要,他們自會想辦法把中醫藥變成自已有用的東西來學習使用。

提醒:中國人要靜心研習中醫

胡碧玲女士很真誠地說,作為中國人,現在迫切需要靜下心來研習中醫。

中國中醫文化生生不息, 幾千年來服務於世人,是集大成的科學,尤其像《黃帝內經》、《本草綱目》等典籍為我們今天學習中醫提供了豐富的營養和財富,都需要愛好中醫藥的民眾及中醫藥行業的專業人士去用心、靜心地學習、臨床實踐。

但現在很多中國的年輕人特別浮燥,對負面的東西好像挺感興趣。學習和做事都不願意下功夫,對傳統文明和文化理解得少、埋怨得多,不接受傳統的思考方法,使中國傳統文化的各個領域、各個方面都面臨失傳,還不用說中醫。中醫是這些危機當中的其中一個特殊的領域而已。如一些學生對中醫古籍的學習,就認為太難了,古文太難理解,更不願去記誦了。據說中醫博士生通讀過《黃帝內經》的不到10%,但願不要是這樣。

其實近百年來,中國崇洋媚外的情結好像很嚴重,引進的好多國外科技,實際只是產品,而不是文化。如手機、電腦及醫療器械等,實際上是吸收物質層面的東西更多,許多學到的只是皮毛,卻丟失了自已最寶貴的東西,比如忽視了中醫文化的精髓。

作為中國人應該看到,為什麼現在外國關注中醫的人多了?因為中國文化外國人很多是看不明白,也學不到點子上的,或者說連看都沒看到。目前可以說西方對中醫的接受程度比中國還要高。為什麼?因為他們看重療效,理論不理論的他不管,他就看你實質的療效。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顛倒過來的現象:洋人開始重視中國的東西了,中國人才開始重視。

所以作為一個中國人,一定要靜心地去研習中醫,這需要過程,需要刻苦的鑽研,需要用心地總結傳承,需要不斷地突破創新。千萬要用真正的中醫思維和方法給人看病,不要誤入西醫的思維範疇,把中醫的精華捨棄了,把中草藥和針灸等中醫的手段僅僅作為西醫思維的工具。

建議:中醫容量可吸收容納西醫

胡碧玲女士滿懷對中醫的摯愛,激情洋溢地說,中醫內涵宏大,容量足夠容納西醫。但是最可笑的是,你看現在西方最最先進的科學,最先進的理論,它慢慢地在進入一種宏觀的認識論,跟中國古老的宏觀認識論有很相似之處。我不是說他們兩者是一樣的,也不能用西方任何科學理論和哲學理論來證明中國古老的東西是正確的,當然,也不能用它來解釋中國古老的東西。

因為它們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理論體系, 也是在完全不一樣的本體論和認識論的文化背景裏面所產生出來的東西。但是不等於說就不能比較,也不等於說不能從別的文化理念的成就中得到啟發,但是千萬千萬不要像網上的一些文章那樣,直接用西方,的理論來證明我們這些古老的東西是對的,因為這種邏輯是不能成立的。

這個問題觸及到西方一個很關鍵的邏輯方法問題, 就是說把科學和科學所產生的知識說成是真理,而且是唯一的真理。這是很要命的一個觀點。如果這樣子的話,一切要麼是對,要麼是錯。

對於中醫必須冷靜地看。 因為中醫是中國傳統文明精神與邏輯思維相結合形成的,與西方醫學不同。西方近代的文化是將心靈的東西丟掉了,它主張的是理智的東西。 在西方你看得很清楚,心靈和精神的東西是一個領域的,理智的東西又是另一個領域的。

在西方它們都已經有一定的分離了。中國不一樣,中國國學非常注重精神層面,中醫看重師徒傳承,通過徒弟的悟性傳授(現在可能不適合所有人),比如我就是在鄧鐵濤老先生的傳承學習中更深層次地瞭解了中醫藥。鄧老人很善良,水準很高。

中醫看病,是把人看成一個整體,而不只是集中在患病的部位。重要的特點是“辨證論治”,通過“望、聞、問、切”四診,搜集到患者的證據,透過證候(現象)抓住疾病的本質,分清邪正,扶正祛邪。

中醫具有整體觀,根據其症、舌、脈象,並結合其體質而判別其屬“肝胃不和”還是“脾胃不和”等,而採取舒肝和胃、調和脾胃、補益心脾、溫補脾腎等治療措施,先會運用針灸、方藥、推拿或氣功等方法,標本兼治。然後,還要囑咐患者調理日常飲食、作息及調和精神生活。

而西醫大多認為疾病一定與各種細菌侵入、局部病變等有關。 胡碧玲女士說,現在西醫藥在外國人的眼裏快走到盡頭了,主要有幾個問題已令世人警覺,首先是發現病症後需要大量的檢查,費用高昂,或者開刀,更是天價;其次是許多疾病一旦發生,便面臨終身吃藥的痛苦,有的藥物還會很快產生耐藥性;再次是西藥作為化學合成物,會有各種未知的毒副作用。

期待:地道的中醫藥能儘快得到重視和發展

面對中醫藥悠久的歷史,厚重的文化,令世人嘆服的療效,中醫藥需要儘快發展,弘揚中醫文化是每個中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但也需要理智地思考,近些年來,中醫發展緩慢的現狀,儘管自2003年非典以來,國家和各級政府出臺了許多有利中醫事業發展的政策,社會各界及許多中醫界人士也在積極地推動中醫事業的前進,但有些現象還是值得引起注意:

中醫行醫資格的獲得與真正掌握、運用中醫思維、方法不對應。現在每年從中醫藥大學畢業的學生不在少數,但真正能從事中醫藥工作的人寥寥無幾,什麼原因?中醫學生在校是中西醫都學一些,畢業後很少能用中醫思維和方法來看病,中醫藥學校沒培養出中醫藥人才。

你看現在中醫藥大學畢業生,相當一部分畢業就轉行了,有的賣藥,有的編輯,還有其他行業,很多還找不到工作,因為現在很多醫院不要中醫藥大學畢業的學生,為什麼?中不中,西不西,兩方面都不行。

我發現,中醫大學畢業的能夠行中醫的是些什麼樣子的人?幾乎都是已經有家傳的,但家傳中醫人才有限。所謂學院派的中醫人士有文憑、執照,有合法的行醫資格,但不會中醫;而民間中醫,真會中醫,卻無行醫資格,是非法行醫,拿到執照很難很難。

這有點奇怪,是嗎?因此,需要各方面力量來創造一個有利於地道的、真正的中醫藥發展的環境,培養大批真正懂中醫、會中醫的有識之士。

中醫本土化發展需要開拓前進。大家知道:中醫是中國人發明創造的,西方人接觸中醫主要靠針灸。他們因為看到療效,開始喜歡中醫、熱愛中醫,滿腔熱情地學習中醫(如法國路易十四曾派人到中國學針灸),全身心地投入中醫。他們不需要依靠學中醫來取得文憑,更不是依賴中醫來找一份可以養家糊口的所謂好工作,他們是真正地把中醫作為事業來做。

據有關資料報導:西方第一個中醫針灸報告書是英國1899年發表在LACET上的;19世紀歐洲就開始研究電針;而法國最早發明了耳針。足療是怎麼發展出來的?這個的確是中國傳統有的,但是是通過一個德國的護士在中國的民間學會了再帶回到德國去,然後反過頭來中國才普及起來了。

胡女士似乎有點不解地問:“為什麼你們老要學西方的,老覺得自己不如西方?為什麼總是要外國人帶走用起來,而後傳回國內才被大家所認可呢?更荒唐的是前幾年甚至有個別人歪曲事實,謬誤地想廢棄中醫。”

胡碧玲女士不無擔憂地說,現在社會經濟快速發展,而中醫藥療效存在不同程度地下降。如:原來中草藥都是野生的,現在人工種植,化肥、農藥、水源、土壤各個環節都可能存在污染;炮製方法也有問題了,至少是簡單化,如酒炒大黃、醋炒柴胡等原始處理,現在都沒有多少在這樣做了。更要不得的還有硫磺薰蒸,影響藥效。

採訪接近尾聲,胡碧玲女士很虔誠地說“中醫藥真的是好東西,希望中國傳統文化都能健康發展,中醫藥能儘快復興和發展。”(作者:衛如珍)

轉貼及正字 2015-08-16 民兵智库 -白益民+宋鸿兵

老安按,在僑居地,洋人中醫數目佔註冊中醫近一半,醫院(僑居地沒有私家醫院,整個醫療系統都是公營的。中醫尚未納入公營醫療系統。)已經接受中醫師在臨床上替病人以中醫藥治療,

中醫如今出現的問題,主要是教學上走錯方向,改革開放後,中醫教學太注重西醫理論及學習,師徒制度亦消失,這是中醫危機所在。

中醫的診治重心之一是切脈,切脈如果不是師帶徒的說話,很難有好的效果,因為這是很難只用文字去表達到切脈的要道。另外醫古文之不注重亦是問題。




切脈其實是絶對有科學根據,而且其準確性十分驚人,可惜如今能徹底瞭解及運用切的為數不多了。

清末時候的郎中。

1 comment:

  1. 窮得太久了, 都餓瘋了, 所以 [ 利慾薰心]...........
    會有, 和能有一段太平日子 , 讓他們尋回失去的良心嗎?
    .............................
    [望聞問切] 總覺少了一點東西 , 可否加個章?
    視覺感觀可能不一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