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June 2015

七十年前某些人發表的義正詞嚴,莊嚴的許諾,偉大的理想, 如今何在乎?



 來自深圳河之北的網民貼子,老人家轉為正體字並轉貼之, 請細看內容, 看看當時的民主、新民主、民主中民主, 又馬又列,又這個那個形式的民主人士寫的東西, 想做的東西,答應的東西, 用血肉的代價去實踐他她們的理想。
 可是,當他她們推翻了黑暗後, 他她們的火把、煤油燈、油燈被璀璨的、强光的,甚至如今多樣變化,多樣幻彩的電力燈光遮蓋了, 遮蔽了, 拿了權利的人的眼睛也被這些七彩繽紛的强光弄瞎了, 他她們找不到他她們以前的日記了!
 看看吧, 他她們七十年前說過的話吧....
(老安按: 如今香江某些口中民主,口中乜普選的人,他她們還未嗅到實際權力的味道, 但是已經跟那些七十年前承諾過人民的人的變了臉的臉何其相似,還未奪權,已經一點兒不合聽的人及意見,無情打壓,看看她他們的官氣,還未登基,已經是皇帝皇后的樣子。民主真的像鳥兒, 很難捕足, 也像魚兒,滑不留手!)


 以下是轉貼來自河之北的網上文章

必須真正做到民主動員,必須有民主政府持行並保障一切民主的措施,這真理還不簡單明瞭嗎  ---《新華日報》1945118   
  

上圖: 《自由引導人民》(法語: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是一幅由法國畫家歐仁·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為紀念1830年法國七月革命而創作的油畫作品。




作統治者的喉舌,看起來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只限於豪奴、惡僕應得的"自由",超出範 圍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說 你盡可以有吆喝奴隸--人民大眾的自由,但對主子則必需奉命唯謹的,畢恭畢敬,半點也不敢自由。   ---《新華日報》194691   
 



              上圖: 美國國父華盛頓率領革命軍渡過 Delaware, 作者 Emanuel_Leutze,

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 。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但是,在這一切之前,之上,美國 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 需要大膽、公正、誠實。   ---《新華日報》194374   

 七月四日萬歲!民主的美國萬歲!中國的獨立戰爭和民主運動萬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新華日報》194474    

傑斐遜的民主精神孕育了兩個世紀以來的美國民主政治,傑斐遜的民主精神也推進和教育了整個人類的歷史行進。   ---《新華日報》1945413    

如何使青年的思想和行動能有正當的發展...可分兩種,一種是主張思想統制。這就是說 ,把一定範圍以內的思想,灌輸給青年,對於這種思想是沒有懷疑和選擇的餘地的。...另一種主張是思想自由。... 只有自覺和自願,才能產生心悅誠服的信仰,和驚天動地的創造活動。一般民眾都是如此,青年尤其是這樣。如果走相 反的道路,則結果都是十分可悲的。有許多事實說明在強迫注入的訓練之下,青年感到很大的痛苦...這種辦法是 必須改正的。我們主張思想 應當是自由的。   ---《新華日報》194162    

現在,官方豢養的論客們更公然地企圖恐嚇人民,說國民黨是希望中國安定的,而共產黨卻希望天下大亂...中國G.C.D.,不但"要變不要亂",而且正是要"以變止亂"...(國民黨反動派)也是希望某一種安定"的,但那並不是全中國的安定,並不是全中國人民的安定,而僅僅是他們坐在壓迫人民的寶座上的"安定"。他們 那個小集團可以統治全國、為所欲為的"安定"...他們的統治"安定"了,中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會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沒有事做、沒有書讀、沒有說話的自由、沒有走路的自由、沒有住家的自由...廢止國民黨的一黨專政  ---《新華日報》1946517日社論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議,不能實行。因而所謂民主,無論搬出何種花樣,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報》19411028  

 G.C.D要奪取政權,要建立G.C.D."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G.C.D.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G.C.D."一黨專政"。 ---《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177  是要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實行普選制,使人民能在實際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則必須如中山先生所說,在選舉以前,"保障各地方團體及人民有選舉之自由,有提出議案及宣傳、討論之自由。"也就是"確定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完全自由權。"否則,所謂選舉權,仍不過是紙上的權利罷了。 
 ---《新華日報》194422  

 愚民政策雖然造成了沙漠,卻絕難征服民心。 ---《解放日報》1942423  可見民主和言論自由,實在是分不開的。我們應當把民主國先進的好例,作為我們實現民主的榜樣。 ---《新華日報》1944419   

像林肯總統和羅斯福總統那樣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產生的領袖,是雖在戰時也一點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們害怕民主的批評和指責,他們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們也不害怕足以影響他們的地位的全民的選舉。他們不僅不害怕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們堅決地維護支持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們才被人民選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新華日報》19441115   

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解放日報》1944613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須徹底廢除現行檢查辦法,   ---《新華日報》1945626    

"五四"運動以來三十年的中國史,就是學生愛國運動與人民自主運動密切結合的歷史,就 是學生運動充作人民運動的先鋒和輔助軍的歷史。在一代的時間內,中國學生用自己的血、淚和汗寫下了中國民族 民主運動史上光輝的史頁,也是世界革命史上特出的史頁。事實證明:中國學生將一本過去傳統的愛國精神,繼 續為自己祖國的獨立自主和民主自由而努力,也就是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新華日報》19461117    

民主一日不實現,中國學生的愛國運動卻是一天也不會停止的。   ---《新華日報》1945129   

由於各個國家的歷史發展、社會狀況等具體條件的不同,他們各自所實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存在著多少差異。但無論如何,它們之間有一個基本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權為人民所握有,為人民所運用,而且為著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務。這樣的政權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權利;使失掉自由權利的人民重新獲得自由權利;沒有失掉自由權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權利;特別是言論、出版、機會、結社,這些作為實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條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權利,是必須切實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新華日報》1943915日社論   

二十年來,尤其是最近幾年,我們天天見的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府所頒佈的法令,其是否為人民著想,姑置不論。最使人憤慨的是連這樣的法,政府並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卻天天違法。這樣的作風,和民主二字相距十萬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們卑之無甚高論,第一步先看政府所發的那些空頭民主支票究竟兌現了百分之幾?如果已經寫在白紙上的黑字尚不能兌現,還有什麼話可說?所以在政治協商會議開會以前,我們先要請把那些諾言來兌現,從這一點起碼應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華日報》194621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新華日報》1945128  他們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訓練民眾。 ---《新華日報》1939225  

 限制自由、鎮壓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脈真傳,無論如何貼金繪彩,也沒法讓吃過自由果實的人士,嘗出一點民主的甜味的。 ---《新華日報》194435  

 他們說這一套都是外國人的東西,決不適用於中國...原來,科學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國界的...現在固然再也沒有頑固派用國情特殊,來反對科學--自然科學的真理了。只有在社會現象上,頑固派還在用八十年前頑固派用過的方法來反對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這和機器工業比手工業生產更好一樣,在外國如此,在中國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國發展起來的民主,卻沒有只適用於某國的民主。有人說:中國雖然要民主,但中國的民主有點特別,是不給人民以自由的。這種說法的荒謬,也和說太陽曆只適用外國、中國人只能用陰曆一樣。 ---《新華日報》1944517   


                                      圖: 辛亥革命疑是東洋人繪所繪的戰事圖 

中國要實行民主政治,必須"取資歐美",但又要避免歐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駕而上之,這正是中山先生的偉大識見。 --《新華日報》19421112   

這些一切,只有證明全國人民及各民主黨派對實施綱領的意見,首先是對人民自由的主張,是切實的,迫切需要實現的,萬萬"撤銷"不得的。 ---《新華日報》1946118   

這說明英美在戰時也還是尊重人民的言論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兩大民主國家採取這些重大措置,正說明英美兩國是尊重和重視G.C.D.及其他黨派,和他們所代表的意見和力量的...同時,(他們)也有一些批評。他的批評對不對,是另外一回事。這種民主團結的精神,是值得讚揚和提倡效法的...全國各黨派能夠融洽的為共同目標奮鬥到底,這是......................   "現在是非變不可了!""但如何變呢?""我們只要看看人家。換句話說我們一切要民主。我們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種種,都要向著能配合世界轉變上去改造。   ---《新華日報》194548   

這正如前天座談會主席左舜生先生說的:"我們不去敦促,自由這一客人是永遠不會進我們的門的"!   ---《新華日報》1944516    

一個民主國家,主權應該在人民手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不結束黨治,不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 現民主?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  ---《新華日報》1945927日社論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   ---《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這當年的年青人, 書讀得多, 理論也多, 承諾也多, 仗打的多, 不過............。



一切力量來自人民!一切光榮歸於民主  ---《解放日報》194572    

曾經有一種看法,以為民主可以等人家給與。以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給人民,於是就有了等待這種"民主",正如等待二百萬元的頭獎一樣。但是中外古今的歷史都證明了,民主是從人民的爭取和鬥爭中得到的成果,決不是一種可以幸得的禮物。   ---《新華日報》194573    

統制思想,以求安於一尊;箝制言論,以使莫敢予毒,這是中國過去***時代的愚民政策 ,這是歐洲中古黑暗時代的現象,這是法西斯主義的辦法,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決不適於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 適於必須力求進步的中國...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沒有言論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 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團結統一,不能爭取勝利,不能建國,也不能在戰後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聞自由 ,是民主的標幟;沒有新聞自由,便沒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聞自由的基礎,沒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 真正的新聞自由,決不可能。   ---《新華日報》1945331    

而民主與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權、政權、財權及其他自由權利是不是得到切實的保障,不做到這點,根本就談不到民主...保證一切抗日人民(地主、資本家、農民、工人等)的人權、政 權、財權及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信仰、居住、遷移之自由權...中國G.C.D.一向是忠實於它對人民的諾言的, 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綱領中的每一條文與每一句語,都是兌現的。我們決不空談保障人權,而是要尊重人類 崇 高的感 情與向上發展的願望,   ---《解放日報》1941526日     

立即釋放全國政治犯!嚴懲虐待犯人、毒殺犯人的兇手!未獲釋放的政治犯應切實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不准再有虐 待和私刑拷打犯人的非法行為。   ---《新華日報》1946218   

維持一黨專政的政策是建立在製造饑餓和災荒上的,所以這些救災的治本辦法,只有國民 黨確定的和各黨派一道走 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時,才能完滿解決。   ---《新華日報》社論1946330    

黨對政府的領導,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轄。黨和政府是兩種不同的組織系統,黨不能對政府下命令。   ---《董必武選集》第54-55    

而在重慶被打得頭破血流的青年學生們的組織與行動也被當局宣佈為"不合法組織……妨害治安",而加以取締。反之,那些打人的暴徒,是合法的組織,是有益治安,而應力加保護。這就是合法政府的合 法措施。讓我們在這個不合法的罪名下繼續奮鬥,一直到"人民的憲法"出現的一天吧  ---《新華日報》1947222    

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恥地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主張。它們 對於"異己"的進步報紙,採取各色各樣的限制、吞併和消滅的辦法,如檢查稿件、任意刪削,威脅讀者、阻礙推銷 ,派遣特務打入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   
---《解放日報》194391 


以上文字都是出於七十年前某些人發表的義正詞嚴,莊嚴的許諾,偉大的理想。


2015-06-08 




羅蘭夫人(Manon Jeanne Phlipon,1754年3月17日-1793年11月8日),

羅蘭夫人

法國大革命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吉倫特黨領導人之一。她的丈夫羅蘭(Jean Marie Roland de la Platiere)也是吉倫特黨的領導人之一。羅蘭夫人於1793年11月8日被雅各賓派送上斷頭臺。臨刑前在自由神像留下了一句為後人所熟知的名言:

O Liberté,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