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May 2015

西環的難忘歲月.....

西環, 即堅尼地城, 是一生人之中, 最重要成長日子就是在那裡渡過, 如今幾十年之後, 還是難忘該段日子, 午夜夢迴, 也有那時的記憶、影象!
不過, 去年回港,舊地重遊, 郤是桃花不再依舊, 往昔腳印已無存。
這幾天, 忽然又回憶當年情, 不禁亂七八糟成此部落文與公仔也。

(1) 捉龍虱

兒時,老媽子很喜歡買龍虱給我吃, 原因是體虛多病, 主要是父母在日治時有我, 營養及醫療都不足, 出生時又缺乏"好"的照顧, 窮也。

西環堅尼地城是兒時及少年時的居住地, 西環邨就是我的家, 這裡活動空間多, 早上去鐘聲游泳, 又跟隔離鄰居同年兒童通山走,通走廊玩耍, 那個時期, 五十年、六十年代跟今時今日完全不同,左鄰右里的親密,互相幫忙,你去我處,我去你處,誰家有事,眾人關心, 兒童更加互動。
這些日子, 過去的真的是過去了, 如今,可能在同層住了十多年,連姓甚也不知, 海漂地一樣, 真真正正各家自掃門前雪, 最近幾年, 皇朝人不斷遷入, 老外不斷搬出遠去其他城鎮, 這樣連碰面的Hello也沒法打了, 皇朝人很奇怪,他她們完全不會用眼神跟你接觸, 不要說跟你打一聲招呼了,而且不時還用"鄙夷"的眼光睥睨你一下, 可能俺的樣子"氣質"不像皇朝子民吧! 其實俺老老實實一個"東北佬"樣子!
好了, 不要離題, 那個時候到天熱時,晚上在有街燈的附近,一定有大量龍虱 (水曱甴) 飛舞, 就是如此, 找同伴取個膠盤,走去嘉惠民道,域多利道街口盞街燈, 放水入盤, 這樣水曱甴便會入陷阱,任捉。
這些活動,如今的兒童"一定"沒有機會去幹了, 不知他她們幸運或無運了。
而龍虱這"食品"其實在香港已消失數以十年了, 不知是什麼原因。




龍虱
出處:《綱目拾遺》
粵音: 龍虱 lung4 sat1, 虱-廣韵:所櫛切。 拼音名: Lónɡ Shī
別名: 香港一般叫做水曱甴, 水鱉蟲(《江蘇中藥名實考》),射尿龜、尿缸賊(《陸川本草》),水龜子(《中藥志》)。
來源: 為龍虱科昆蟲東方潛龍虱的全蟲。全年均可捕捉。捕得後,用沸水燙死,曬乾。
原形態: 體長圓形,長2.4~2.8釐米。背面深橄欖綠色,唇基,前胸背板外緣、鞘翅兩側綠黃色。頭部近扁平,中央微隆起;前頭兩側有淺凹陷及小點刻。觸角1對, 黃褐色。唇基前緣直,近前角處有一橫陷。上唇狹,兩端圓,前緣中央彎曲,呈半月形。複眼突出。前胸背板橫闊。鞘翅有3行稀疏的縱點,點紋等寬,不明顯。腹 部3~5節,兩側有綠黃褐色斑紋。足3對,前腳黃褐色,後腳紅褐色,中後跗節暗色。雄性前跗節基部3節擴大,有吸盤。
生活於池沼、水田或河溝多水草處,入夜能飛於空中。善游泳,好捕食小魚。幼蟲體細長,有銳利的口器,能捕食水中的小動物及小魚。
生境分佈: 分佈湖南、江蘇、福建、浙江、廣東、廣西、湖北、四川等地。主產江蘇、福建、浙江、廣東等地。
性狀: 乾燥的蟲體,呈長卵形,全體有光澤。背面黑色。鞘翅邊緣有棕黃色狹邊。除去鞘翅,可見淺色的膜質翅1對。腹面紅褐色至黑褐色。腹部有橫紋。質鬆脆,氣腥,味微鹹。
性味:《陸川本草》:"甘,平。"
功能主治: 補腎,活血。治小便頻敷,小兒遺尿。
①《物理小識》:"食之除面黚,活血。"
②《藥材資料彙編》:"用於老人夜溺頻繁。"
③《陸川本草》:"滋養強壯,治小兒遺尿。"
用法用量內服:0.8~1.5錢,炙,研末或入丸劑。


《中華本草》:龍虱(摘錄)
出處: 出自《本草拾遺》。
英文名: predacious diving beetle
別名: 水鱉蟲、射尿龜、尿缸賊、水龜子
來源 - 藥材基源:為龍虱科動物三星龍虱與黃邊大龍虱的全蟲。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Cybister tripunctatus orientalis Gschew.2.Cybister japonicus Sharp.
採收和儲藏:全年均可捕捉,捕得後,用沸水燙死,曬乾。
原形態1.三星龍虱,體長圓形,前狹後寬。背面黑綠色,腹面黑色或黑紅色,有時部分棕黃色,體翅周邊有黃帶。頭部近扁平,中央微隆起,兩側有淺凹陷及小刻點。觸 角黃褐色。複眼突出,黑色。前胸背板橫闊,有縱溝。鞘翅有3行不明顯的點線。腹下第3-5節兩側各有橫斑1個。足黃褐色,生有金色長毛,後足脛節短闊,脛 端兩側生刺。雄蟲前足跗節基部3節膨大成吸盤。
2.黃邊大龍虱,形態與三星龍虱近似,但體較大,長3.5-4cm。前胸及鞘翅兩側黃條斑中間夾有一條黑色斑紋。雌蟲鞘翅上密佈溝紋或皺紋,僅端部及中縫處無紋。
生境分佈 - 生態環境:1.生於池沼、水田、河湖或水色多水草處。
2.生態與地理分佈同三星龍虱。
資源分佈:1.除西北地區外,幾乎遍佈全國。
2.生態與地理分佈同三星龍虱。
性狀 - 性狀鑒別(1)三星龍虱,蟲體呈長卵形,長1.5-2.8cm,全體有光澤,背面黑色。鞘翅1對,邊緣有棕黃色狹邊,除去鞘翅,可見淺色的膜質翅1對。腹面紅褐色至黑褐色,腹部有橫紋。質輕脆。氣腥,味微鹹。
(2)黃邊大龍虱,與三星龍虱相似,但個體較大,長3.5-4cm,背面黑棕色,鞘翅上密佈溝紋。
性味 - 味甘;微鹹;性平
歸經 - 腎經
功能主治 - 補腎;縮尿;活血。主小兒遺尿;老人尿頻;面部褐斑
用法用量 - 內服:煮熟、炒香,3-5g,或8-12只;或焙幹研末入丸、散。
各家論述 - 1.《物理小識》:食之除面gan',活血。
2.《藥材資料彙編》:用於老人夜溺頻繁。
3.《陸川本草》:滋養強壯,治小兒遺尿。


洋名: Dytiscidae
Insect
Dytiscidae – based on the Greek dytikos, "able to dive" – are the predaceous diving beetles, a family of water beetles. They are about 25 mm long on average, though there is much variation between species. Wikipedia
Scientific name: Dytiscidae
Rank: Family
Higher classificationAdephaga
Lower classificationsDytiscus





(2) 打大風
如無記錯, 這件事是發生在1960年6月初, 香港遭遇颶風"瑪麗"來襲, 其中一艘外洋貨輪受不了風, 斷錨並漂向西環岸邊, 碰上海堤, 不斷被海浪衝撞。當時在家憑窗看見一切, 那些船員, 不斷發放求救火箭, 可惜, 很久也沒有官方人員到達現場, 當時港府紀律部隊設備及通訊都不及現在, 而且是狂風暴雨, 警察消防都自顧不下。
經過不少時間, 部份海員自己設法求生, 他們拋出繩纜上岸, 希望能登岸, 此時,有部分市民見狀, 都見義勇為, 上前拉著所拋下來的繩纜, 讓船員攀附而下, 過程緊張驚險, 一生難忘!


 (3)
雙刀大隻森 - 西環血案。

1961年8月16日—10月12日香港霍亂疫症爆發, 全港恐慌, 港英呼籲市民打疫苗, 其中一中年男子, 不知是否打了疫苗, 有不良反應, 發燒留在家中, 不知如何, 竟跟同屋三房客起了衝突, 老安按, 當年不止是"亂世", 而且好多人都"献世", 點只無劏房咁富貴及姿整, 只係住板間房, 一層樓, 五六七八伙人, 所以很容易起糾紛。
那天應是星期天, 這位人兄叫森哥, 初則口角, 繼而衝武, 再者出刀, 他走住厨房, 取出二把菜刀, 在屋裡見人就斬, 隨後他跑出街上, 在堅尼地城周邊轉, 睇下邊個唔好彩, 如此這般, 斬傷十多人, 警方接報, 巡警見狀, 無法阻止追截, 於是要求增援, 就在石塘咀開始, 把整個西環封鎖起來。
此案擾攘了一整天, 最後,他返回居所,警方圍捕, 更要求消防協助, 架起雲梯, 警消從雲梯從騎樓希望捕捉此人, 最後他衝出騎樓,跳樓自盡, 翌日各大報章都是差不多用這為標題, "雙刀大隻森血洗西環"。
這又關我事, 當天去完聖堂, 度步回西環邨, 就在往常路上, 經過士美菲路的大牌檔, 糊里糊塗就是在大雙森斬人的途徑經過, 幸好行慢一步, 否則.....。
不過, 又是一生難忘, 就在大排檔, 我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照樣經過, 聽見眾街坊大聲呼喝, 叫我不要靠近, 已是太遲, 只見檔主倒臥檔後, 痛苦呻吟, 輾轉慘叫, 只見他腸臟流了一地, 其狀恐怖, 當時咱己是呆若木雞, 軟在其前, 不知如何是好, 也不知如何面對, 六魂不見了七魄, 就是呆著, 不知多少時間, 有街坊喝著我, 上前拖我離開, 直至我回家, 還是說不出來, 這境象,讓我難過很多天, 幾十年後, 該檔主的死前掙扎形象, 始終晃現眼前......。


 (4)士美菲河...難忘母愛。
1959年6月12-16日大雨 

那天, 也是星期天, 而且是天主君王瞻禮的日子, 天己下雨數天, 聖安多尼堂聚會完後, 又是步行返西環邨, 誰料到了士美菲道時, 已經不見了這條馬路, 面前的是一條大河, 滾滾西環北下水, 浪花淘盡雞籠, 水深到腰, 水勢甚急,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 只見母親上下濕透, 隨街找我, 因為她知道我一定是沿前路返家, 而且也大概知道我回家時候, 所以她帶著雨傘, 沿路不怕危險來接我, 當日她被漂流的雜物弄傷了,雖然無甚大碍, 但是,慈母形象, 又是一生難忘.....。


西環的日子, 無限故事,無限鴻爪, 最難忘的日落....西環, 你現在在何方?

3 comments:

  1. 多謝安兄, 讓我得知那麼多已湮沒的西環陳年舊事~~

    ReplyDelete
    Replies
    1. 在我家,是可見到你母校的,也可"遙望"鐘聲及金銀泳塲, 在過是摩星嶺邨, 因有同學居其間,也是經常到的地方, 人有時都是跟三文魚一樣, 會不斷緬懷兒少年時期往事,跟前面說過, 可惜,香江的城市規劃,有些時候, 是沒有在"土地"方面設想一下人文的感受。
      城市發展是需要, 但是....。有細姪女剛帶同父母遊歐洲, FB 傳來的照片, 感慨歐人對城市發展的方向及用心, 港人真的十萬八千里。
      西環是否要把居民從海分隔至這麼~"死"的才叫城規設計? 無言。



      Delete
  2. 小時候我也吃過不少龍虱。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