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January 2015

香港有一部分人,誤以為有了民主,人民就可以自決......轉貼文章二篇, 可以認同, 也可以反對, 參考參考。



轉貼文章 1:
西式民主危機來源於貪欲 希臘的今天=西方的明天
新聞來源: 觀察者網 於 2015-01-27 11:50:10  


   希臘一向被視為西方文明的發源地和搖籃,尤其是古典民主就誕生於此。然而,2015125日,一場改變希臘歷史的選舉震撼了整個歐洲:反對緊縮政 策、反對與歐盟達成的救助協定、主張賴掉一切債務的極左派政黨左翼聯盟黨以極大的優勢獲勝。這也是戰後歐洲歷史上第一次一個極端政黨主導建立政府。

  西式民主危機來源於貪欲
  雖然極端政黨上臺還不能立即下結論說希臘的民主就要成為歷史。但歷史上希臘民主已經經歷過滅亡的命運,並從此令西式民主一詞千年在西方成為貶義詞。非常巧合的是,希臘古典民主的滅亡和今天希臘的局勢有著相同的因素:即民眾無止境的貪欲。

   古希臘為了滿足民眾對財富的追求,不得不走向對外擴張的道路(但並不妨礙西方炮製出西式民主和平論),並在戰爭中走向毀滅。上世紀七十年代希臘建立西式 民主後,便迅速重蹈古希臘的命運:不顧自己的經濟能力竟然建立了堪稱荒唐的福利制度。比如一年領14個月工資,每年6個星期的假期,平均退休年齡53歲 (歐盟平均67歲,未來計畫到70歲),退休金占工資的九成以上(法國約為50%),而且同樣可以一年領取14個月。更荒唐的則是:已經去世的公務員的未 婚或者已婚的女兒,都可以繼續領取其父母的退休金;公務員們每個月可以享受最高達1300歐元的額外獎金,而獎金的名目相當隨意而奇詭,比如會使用電腦、 會說外語、能準時上班。而所謂的準時上班,是因為很多人一年中有7個月在下午14點半就下班了!要知道希臘不過1100萬人,公務員竟然高達100萬(那 些指責中國公務員的公知們可否想過西式民主的發源地希臘?)

  希臘左翼聯盟黨上臺,震驚整個歐洲,圖為左翼聯盟領導人齊普拉斯
  這一切的根源則在於希臘民眾為了爭取高福利,用選票選舉承諾高福利的政黨上臺;政治家們為了上臺掌權,則不斷提高福利水準。所以也難怪美國媒體諷刺說,希臘人像億萬富翁那樣消費,實際上連百萬富翁都不是。

   這樣離譜的高福利自然導致災難性後果。它的債務和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都遠遠超過加入歐元區的標準。然而,希臘花了三億美元,請來高盛造假,就神奇般 地于2002年成功加入歐元區。於是各政黨在歐元區的懷抱中擊鼓傳花般的享受下去,甚至還斥160億美元的鉅資舉辦了2004年奧運會。一個西式民主國家 把國家治理當成如此兒戲,真可謂歎為觀止。

  紙終竟是包不住火的。到了2009年一切都再也玩不下去時,國家瞬間陷入破產境地,並引發 了撼動歐盟的主權債務危機。為了自保,歐盟不得不對希臘伸出救援之手,但條件也同樣苛刻:減少各項福利、減薪、增稅、大幅裁減公務員和私有化。更重要的 是,救助款主要用於償還債務而不是發展經濟和救助生活困苦的百姓。希臘頓時從人間天堂墜入人間地獄:經濟縮水25%,多年來失業率一直在20%以 上,2014年高達26%,年輕人失業率更超過60%。一向以全球自殺率最低而著稱的國家——而且根據宗教習慣自殺者不能下葬的——希臘,竟然自殺蔚然成風。

  希臘民主制度失敗的啟示
  終於,忍耐了五年的希臘民眾再也無法忍耐下去 了,五年的困苦生活也令非理性的民粹主義迅速抬頭。一個幾年前還名不見經傳的極左小党,竟然成為全國第一大黨,並以極大的優勢贏得國會多數,擁有組閣的能 力。而它的競選口號除了對三巨頭(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洲央行)說不外,就是許諾重新向希臘民眾提供各種社會福利,包括全民醫保、最低工資等福 利。儘管希臘所有的錢包括政府運作的錢都是借的。

  希臘民主的前世今生,至少可以得出兩個結論:一是西式民主制度無法遏制大眾貪欲,相 反為了滿足這種貪欲而不得不採取災難性的經濟政策。整個歐盟和美國雖然還沒有到希臘的境地,但債務占GDP的比重都已達到或者接近100%的程度。更為可 怕的是,這種狀況整體上仍然處於繼續上升的態勢。更令人猜疑的是,希臘可以隱瞞真相,可以造假,難道其他國家就不會?現在的資料是否就是真相,恐怕誰也不 敢打包票。畢竟,美國偽造證據發動伊拉克戰爭世人還仍然歷歷在目。

  二是當經濟災難發生時,西式民主制度無法避免極端民粹政治人物的產 生。三十年代經濟大危機,可以令西式民主選出導致人類文明大災難的希特勒,今天的經濟危機則可以令希臘選出極端政黨。而且雙方選出極端政黨的理由也非常相 似:國際社會帶給自己的屈辱感、憤怒以及經濟災難帶來的痛苦。這一點可以從法國《世界報》對希臘選民的採訪中得到強烈的體現:在危機的幾年中,希臘在全 世界被污辱,我們要重新找到我們的尊嚴歐洲和整個世界已經羞辱了我們,現在輪到我們出牌和復仇了復仇最好的方式就是投票給左翼聯盟黨

   在任何一個國家,如果經濟到了這種程度,出現一個反體制政黨則是必然的結果。不僅希臘,目前仍在經濟危機中煎熬、今年也要大選的西班牙,極左政黨社會民 主力量党的支持率也是遙遙領先。法國的極右政黨國民陣線則在2014年歐盟議會選舉中力壓傳統左右中間政黨,成為最大贏家。在義大利,極端左派和右派都准 備好迎接倫齊政府的垮臺。

  比較耐人尋味的是,獲勝的希臘左翼聯盟黨最後還是選擇了右翼、反對歐盟的獨立希臘人黨。其向歐盟挑釁或者示威的意味頗為濃厚。當然希臘現在選出極端政黨只是第一步,是否會重現二戰時的夢魘,則需要未來來驗證。

  改革沒那麼容易
   面對西式民主的批判,為之辯護的各色人等最常用的理由是:西式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可是令國家破產的制度難道不是最壞的制度?選出希特勒的制度難道還不 算是最壞的制度?一個讓海地這樣的國家幾百年都走不出貧窮、現在連選舉都無法舉行、國家陷入僵局和混亂的制度還不是最壞的制度?

  希臘 變天,把歐盟逼到牆角——假如極左政黨真的廢除與歐盟達成的援助協定和賴掉債務,將迫使希臘退出歐元區,無疑會引發一場歐元區的經濟地震和歐盟的政治地 震,畢竟後面還有同病相憐的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以及情況非常類似的義大利和法國。但假如妥協,其後果也同樣嚴重:不僅助長其他問題國家有樣學樣,也 令擔任救助責任的國家無法承受國內民意的強烈反彈。

  然而相對於經濟困境,更重要的則是:西式民主制度的改革提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西方從昔日少數的精英票決民主轉變為大眾票決民主,不是增加票數這麼簡單。一個最根本的不同在於,政治權力的獨立性喪失。在有限選舉階段,鑒於選舉成本 不高,資本對政治精英的影響還不是決定性的。但現在大眾民主時代的到來,不僅政治要受民眾、甚至民粹制約,也由於選舉規模擴大和成本的幾何增長,對資本空 前依賴。可以說,今天的西式民主制度既無法遏制民眾的貪欲,也無法控制資本的瘋狂,經濟危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經濟危機的後果則必然是政治危機——這已經 被人類歷史無數次證明的規律。

  關於這一點,其實西方的民主理論家們也早有警覺。英國的J.S密爾1861年在《代議制政府》裏就明確 提出要允許執行這類高級職務的每一個人有兩票或兩票以上的投票權當一項職業要求經過嚴格考試,或具備重要的教育條件始能從事時,其成員可立即給予 複數投票權。同一規則可以適用于大學畢業生,甚至可以適用於持有講授各種較高級學科的學校的合格證件的人”(商務印書館135)

  儘管這本書被西方學者公認為有關議會民主制的經典之作,但先賢們的先知先覺並沒有引起後世政治人物的重視,並最終走向全民普選。顯然在民眾可以通過選票掌控一切的情況下,今天的西式民主體制已經完全喪失了自我改革的能力。

   一是民眾拒絕減少福利的改革,民眾可以遊行、示威、罷工,也可以選出迎合自己的政黨,希臘就是最新的例證。不僅希臘,一向反對設立最低工資的德國,今年 也不得不屈服。雖然現實證明,實行最低工資制的國家失業率是沒有實行最低工資制的國家的兩倍。所以說,西方將無法從經濟上解決債務問題。根據西方的經濟學 理論,債務占GDP的比重超過70%,將發生經濟危機。

  二是政治上,民眾拒絕任何削減投票權力的改革,政治人物只能在現有框架上隔靴 搔癢。歐債危機最嚴重時,我曾和法國著名智庫的一位學者談到選舉權的改革,提了一個小小的改革建議:既然無法一人擁有多票,可否把選舉年齡推遲到三十五 歲。三十五歲一是有了社會經驗,二是有了家庭,會大幅提高社會的理性和成熟程度。只是這位學者苦笑以對。在法國一歐元的福利改革都大有引發革命的味道,更 何況要動選舉權呢。

  從西方的歷史上看,這確實是一個走極端的政治文化。要麼是君權神授,君主不受任何限制,要麼是非理性的人民主權, 人民絕對正確。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但常識則是由普通大眾組成的人民也同樣會犯錯誤,甚至更容易犯錯誤。法國大革命後兩度用選票終結共和走向帝制就 已經是活生生的例證。畢竟普普通通的百姓只關注眼前和切身利益。希臘悲劇就是人民主權一手導致的。現在這個悲劇還在以選出極端政治勢力的方式而繼續上演。

  所以面對此次經濟危機,美國、歐盟、日本等唯一的應對之道就是一輪輪的治標但不治本的量化寬鬆,而不是進行政治和經濟的結構性改革。假如在它們的老本消耗盡之前仍然無法改變,今天的希臘就是他們明天的命運。


轉貼文章 2:群體難自決 民主屬強求
Am 730 2015-01-23 評論

施永青
有人主張,香港的命運應由香港人自決。這句話聽來很漂亮,但想深一層卻發現,有一些基本的問題不易解決。
個人的問題比較容易自決,因為不涉及他人。所以個人與自決之間不會有矛盾。但一個地方有這麼多人,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取向,如何才算自決呢?

現時流行的方法,是透過民主程序,去取得多數人的意見,然後要少數人服從多數的取態。這實質上是把多數人的意見強加在少數人的身上,被迫接受多數人意見的 人,會覺得自己在作自決嗎?當然不會!民主只是令多數人對少數人的強制變成合法化吧了。投票的結果,實質上剝奪了少數人的自決權。從這個角度來看,群體與 個人自決之間存在著基本矛盾。

如果被剝奪的自決權並不重要,譬如只是讓一個自己不屬意的人做多幾年區議員,那就忍幾年算了。但如涉及宗教自由與民族意識,少數人不一定會接受多數人的選擇。所以,很多時候,民主投票有結果的一刻,就是社會紛爭爆發的開始。原因就是民主必然會影響某部分人的自決。

因此,我一向主張,社會應該包容,這樣才可以提供更多的空間供個人自決。如果一定要佔領道德高位,認為自己的一套才是真善美,別人的都是假醜惡,非要投票決定誰是誰非不可,那社會的矛盾只會激化,再也無法調和。

香港有一部分人,誤以為有了民主,人民就可以自決,社會矛盾就可得到有效解決。其實民主只是一種強行為社會作決定的方式。如果在不適當的時候,選擇不適當 的議題,強行要社會作公投,只會把社會矛盾激化,把社會引向撕裂,最後甚至會發生動亂。泰國與埃及發生的情況,正好說明,民主並非解決社會紛爭的必然有效 方法。

因此,我們在處理社會問題時,不能只迷信公投,有時亦得利用協商,進行妥協!這樣社會才會和諧,人民才有安穩的日子過。但現在社會上有一部分人,經常譏笑 和諧的主張,把妥協視作出賣,拒絕對不同的意見與行為採取包容的態度,這只會把社會引向撕裂,並非一般市民想見到的香港發展方向。

社會問題非常複雜,需要智慧去解決。但民主所用的卻是簡單的數人頭的方法,重量不重質,公平有餘,智慧不足。早已證明是一種有缺陷的制度。所以我不迷信「民主神殿教」,更反對民主原教旨主義。

香港的民主派如果願意開放一點,敢於讓自己的信念接受衝擊的話,我建議他們去看一本書,叫做《Beyond Democracy》,by Frank Karsten and Karel Beckman(已有kindle)。香港獅子山學會正把它翻譯成中文,坊間可能很快有售。




老安按: 在楓葉二十多年, 三級政府一人一票選舉多次, 設身感受, 這制度真的有很大問題, 而且是跟"民主"掛不上"對等"的等號, 就跟施永青的文章一樣, 流敝非常, 所居住省份的公營事業一塌糊塗, 城市建設也是詭異非常,其中處理運輸公車道路的"運輸聯網"其腐敗情况驚人, 電力局又是, 竟然不知不覺會欠下天文數字債務, 本身應有大量電力輸出, 竟不知如何, 要向美國小型供電公司賣電, 政府部門的浪費白痴, 矚目驚心, 所以, 所謂"一人一票"的簡單選舉並未能達至"民主"的理想。
市,省, 聯邦政府,很多事情都是糊裡糊塗,貪污亦不能防止及杜絕。 
有什麼方法更好呢? 我不是學者,也不是政客,也不是法律人士,也無這樣高的智慧, 不過, 是否有一個平衡的另外選舉如功能組別(當然是比香港現有的要有更大民主代表性!)在議會作為制衡會比較好一些?

13 comments:

  1. 送給安大佬一首歌:
    Demis Roussos : Rain and Tears (1968)
    http://youtu.be/fSKPlG9yq1E
    1967 年故鄉暴動之後 ,
    1968年 巴黎拉丁區也到處是催淚彈................
    大鬍子Demis Roussos昨天上天了, 得壽68.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Replies
    1. Sorry, 睇漏了後尾幾個字, 於此刪去哈哈二字, 送上鮮花以示敬意, 兄弟莫見怪, 人老咗會糊塗, Sorry!
      多謝送上他的歌曲。

      Delete
  3. Rain and Tears ( 1968)
    Demis Roussos & Aphrodite’s Child
    这首歌是希腊乐队Aphrodite‘s Child从德国著名作曲家帕海贝尔的作品canon(卡农)改编而成,乐团在其和弦的基础上填上新的旋律,从而赋予作品独特的韵味,缓拍的节奏,悠柔的旋律,苍凉的歌喉,让这首歌似乎载满了所有的愁和怨,歌词同样凄切动人,充满悲情,听一遍下来,心仿佛被在泪水中浸泡过一般,咸咸酸酸,麻木而无助,不知不觉你会对这调调上瘾,一遍又一遍的聆听与寻味歌中那股辛酸与无奈。

    ReplyDelete
    Replies
    1. 補充 :
      上面那段文字介紹出自網海, 所以有簡體字.
      以下是我與這歌的一段因緣的序文 :
      ...............................

      2015.01.25 希臘國會選舉, 選出了150 年來第1個最年輕總理 , 也選出了150年來第一個極左政府.

      2015.01.25 希臘藉的歌手Demis Roussos 因長期疾病纏身去世 , 終年68.

      他一生最出名的一首歌叫 Rain and Tears ( 1968 ), 靈感取自1968年的巴黎學生運動. 那一年, 巴黎拉丁區到處是催淚彈…………………

      第一次聽這首歌應該是在香港 . 那時還在上中學, 晚上溫習完了, 會躺在床上聽鍾曉薇的英文流行曲榜, 聽著聽就睡著了, 作了很多奇形怪狀的夢..........

      Delete
  4. 見先生提起 《屋頂提琴手》 , 連主角的名字 [杜甫] 也記得 ,
    以為 先生也一定記得這首歌, 所以貼上來了, 想不到.....................
    [自作多情] , [ 自找沒趣].
    又是飲大之禍.
    話不投機, 就此謝過.
    祝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投我以木瓜, 報之與瓊漿].
      網上網下. 本應[ 禮儀如此].
      如果只有單方面.......
      那叫[ 討好] , [ 擦鞋] , [ 自作多情].............
      不好聽的說, 那是,
      [自甘作賤] , 又或[ 另有所圖] , [利益至上] , [ 人格為下].............
      當然我[自我禁閉] , [閉門造車] , 那是例外 .
      怨不得人.

      Delete
    2. 投我以木瓜, 報之與瓊漿~~~一齣1964年黑白電影,希臘人左巴, 男主角安東尼昆, 女主角愛蓮巴巴絲,你可能看過, 不過以你現時心境,應要再翻看,,,,可以為你解愁配樂係大師 Míkis Theodorakis, 此電影, 一看畢生難忘!
      安東尼昆的演技係無演技, 化境也! 攝影美極!如今香港人已忘掉了電影,幸好陸民尚有愛好者,什麼是電影? 吳宇森?王家衛?我.....!
      記得當年,中環有一間恒星戲院,每逢周日, 撥出來上影"藝術"電影,如野草苺,希臘左巴(當時另有譯名),讓真正愛好電影"藝術"的人可以觀看世界各地"好"的電影.......當時,剛離開公務員行列,在一立雜公司工作,有份攪這事情,小的當時就是畫電影海報...

      Delete
    3. 對了,叫做古城春夢!

      Delete
  5. 怪不得連幾十年前的冷門電影都記得.
    [恒星] ? 綠騎士, 蓬草, 陸離, 小思, 西西, 還有好幾個男的................
    那年代的青年真的不一樣.............

    ReplyDelete
  6.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7.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8. 大佬 :
    一千萬個對不起......
    又飲大!
    [每日三省其身]..........
    我每天早上醒來 , 第一件事就是盡力回憶昨晚[寫了甚麼謬論]............
    然後作最大努力去修改.................
    ..........................

    酒, 多飲無益.
    這, 我可是知道的.
    但我一直都想: [ 長醉不醒].
    所以最痛苦的是:
    早上醒來 , 我還會努力的想 [昨晚寫了甚麼東西...............?]
    ........................................
    衷心抱歉.
    祝周末快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