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October 2014

英國《衛報》發表了題為《中國是香港的未來,而非敵人》的長篇署名評論文章~~轉為正體漢字



英國各大報章均繼續大篇幅評論香港發生的示威,分析香港抗議的根源和可能的走向。 
 
   《衛報》發表了題為《中國是香港的未來,而非敵人》的長篇署名評論文章,分析香港抗議的複雜的根源和意見派別,文章作者英國學者馬丁雅克曾著有《中國統治世界》一書。 
 
   評論認為,雖然很多香港抗議者喊著要民主,但大多數人是因為對中國大陸的經濟成功感到失落和不滿。 
   評論認為,席捲香港的混亂的根源比其表面現象看起來要複雜得多。香港民主派活動人士宣稱,按照2017年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普選方案,北京可以把它不想要的候選人排除在外。 
 
   評論說,不應忘記的是:香港在作為英國的殖民地的155年時間裏,連形式上的民主都沒有實行過,雖然有法制和抗議權,但港督都是英國政府任命的。而實施民主的想法是中國政府採納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後引入的。 
 
   這種建議,包括一國兩制,應該被視為一種有高度創新性的憲法模式,它對習慣于一國一制的西方人來說都是完全陌生的。中國經過獨特的歷史提出的這種一種文明,多種體系的思維給了一個大國維持統一的更大靈活性。 
 
   不論反對者說什麼,中國接管香港主權17年來都恪守著一國兩制的承諾,保持著以英國法律為基礎的香港法律,尊重法制至上,以及集會抗議的權力。即使是近日的抗議情況也說明了這一點。中國在香港表現主權的姿態反而是低調的:我在1998年後在香港居住的3年裏,很少見到中國統治的標誌:我只記得見過一面中國國旗。 
 
   然而,香港及其和中國大陸的關係發生了迅速的發展和變化。目前動盪的一個根源在於:一部分香港民眾越來越有失落感。在英國和中國的共同努力下,主權移交前的20年成為香港的黃金時代,1978年的鄧小平改革開放讓中國迅速發展,香港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視窗受益巨大,但也滋生出了一種狂妄自大的傲慢情緒,讓一些香港的中國人看不起大陸人。 
 
   但1997年以後情況巨變:中國經濟連續翻番,中國人生活水準也大幅提高。如今要進入中國市場的話,可以直接去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或者許多其他大城市,為什麼要去香港呢?香港已經丟失了作為中國視窗門戶的地位。香港曾是中國獨一無二的金融中心,而如今上海和它常常不分伯仲。過去香港的大多數遊客是西方人,現在變成了大陸人,其中不少還比香港的中國人還富有,而中國大陸移民也越來越多,這成了當地人不滿的一個因素。如果說以前中國需要香港的話,現在反倒是沒有了中國香港可能會有大麻煩。 
 
   可以理解的是,這是正經歷著某種身份認同和失落危機的很多香港人難以接受的新現實。別無選擇的是:中國才是香港的未來。 
 
   評論指出,目前就普選的爭論以最為複雜的方式呈現出來:一半港人支持中國大陸的方案,要不覺得這是代表進步的方案,要不出於不論如何都會這麼發展的實際。另一半反對者也分為兩部分:相對一小部分從未接受中國的統治,包括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和著名的商人黎智英。而更為眾多的一群反對者包括大批學生,他們因為更理想主義的原因而抗議。 
 
   評論認為,目前抗議最有可能的結果是:中國政府在大局上堅持其建議,也許在細節上稍作讓步,反對的聲音也許會逐漸減退。但這一抗議暴露了北京幕後統治的弱點,即應該找到更有效的方式,在北京辯論清楚他們的態度,而非在香港。 
 
    香港經濟衰退 
 
  《每日電訊報》從北京發表報導表示,一些大陸的學生認為香港的抗議者是被寵壞的一群 
 
   一些從大陸到香港的學生拒絕參加有關的抗議遊行,認為這不僅無濟於事,還有可能失控導致暴力出現。 
   有學生匿名對記者表示,中國優待香港的學生,而大陸的學生要付出比香港學生高得多的學費來上學。大陸學生中很多人雖然理解北京試圖控制下屆香港的選舉,但認為香港享受了過多的優待,香港對中國的抗議者的行為是幼稚和以怨報德的。 
 
   但一名香港的大學教授認為這種把香港抗議者認為是被寵壞的一群的想法是因為對香港貧困民眾生活的不瞭解。 報導認為,目前的抗議者人數如果保持不變,抗議勢頭可能會逐漸減弱。而北京已經在週二晚7點的新聞中首次報導香港的抗議,說明了它對局勢還是感覺穩操勝券的。 
 
   《泰晤士報》除了大篇幅的報導介紹外,其駐京記者路易士發表評論認為,目前的抗議讓香港的富商巨賈感到不安,特別是上周日港府警方使用催淚彈並威脅可能再次使用它,讓世界各地感到不安,玷污了香港作為一個安全、政治穩定和法制至上的金融貿易城市的名聲。 
 
   評論引述經濟分析人士稱,目前香港的經濟已經非常脆弱,如果示威抗議持續,有可能將香港經濟拖入衰退的穀底。
 
 
 經濟學人:香港這事真沒啥大不了
 
 從埃及開羅的解放廣場,到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塔克西姆廣場,民眾正越來越展示出自己的力量。而近期,烏克蘭和香港也先後上演了自己的抗議活動。那麼,這些抗議活動的參與人數橫向對比起來如何?要想準確回答這一問題絕對是不可能的,因為當局會公佈一個數字、組織者公佈另一個,媒體可能還會給出第三個。不過,各方出具的不同數位可以令人回味起當時衝突的緊張程度。而隨著抗議活動在媒體的喧囂中模糊不清起來,相對規模不失為一個有益的比較。 
 
   比如,很多人都對本周香港的混亂事態感到震驚,但其實號稱8萬的參與人數與剛剛發生在紐約的氣候變化遊行及巴賽隆納的加泰羅尼亞獨立遊行相比,只是很小一部分。埃及20136月的騷亂參與人數大約是巴西當月早些時候抗議運動參與人數的7倍。近年來世界各國抗議活動參與人數統計表如下:
 
   從埃及開羅的解放廣場,到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塔克西姆廣場,民眾正越來越展示出自己的力量。而近期,烏克蘭和香港也先後上演了自己的抗議活動。那麼,這些抗議活動的參與人數橫向對比起來如何?要想準確回答這一問題絕對是不可能的,因為當局會公佈一個數字、組織者公佈另一個,媒體可能還會給出第三個。不過,各方出具的不同數位可以令人回味起當時衝突的緊張程度。而隨著抗議活動在媒體的喧囂中模糊不清起來,相對規模不失為一個有益的比較。 
 
   計算參與者的規模非常困難,但手機卻是一個有用的替代。未來,統計數位的提供者可能是無線設備,而不是員警、抗議者或媒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