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October 2014

一人一票無篩選的制度下, 能否真正實行民主? 網上文章蕭十一郎談 民主的真实!

一人一票無篩選的制度下, 能否真正實行民主?


十一郎 民主的真实
談民主的真實
          民主是個大議題,是自辛亥革命以來的舶來品,中國人一直再探討,何謂"民主".但很多時候探討會變成人身攻擊.從民族性來說,中國還真不能走"西式民主"的路子,這是中國千年古文明所決定的,不以幾個留洋回來的"改革派",或是在中國,靠看書籍,看報紙就成為"專家",或是出國走馬觀花一圈,就自以為瞭解"西式民主""精英"等的意志所轉移.
        縱觀世界的文明古國,沒有一個是在"西式民主"上屹立的.印度--至今仍有社會等級制;伊朗--以其為代表的伊斯蘭教,其教規很多沒"民主"的真義;埃及--最近又恢復軍事強人(西西)統治了(西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中國現代,曾走過比西方還民主平等的路子---吃大鍋飯年代,那年代沒有貧富差距,人人平等,這樣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但這種"東方民主"卻經不住時間的考驗,因為它抹殺了人性,忽略了人有差異性這一個根本.
       只要承認人有差異性,那麼這個世界其實就沒有絕對的"民主",能力強的人(我們不要用愚蠢與聰明來比喻)帶領能力不足的人,等於火車是由火車頭帶動行走的,而不是由一列列的車廂帶動的,那麼火車頭與車廂之間,就有了差異,有了差異,就不可能平等,不可能平等就沒有絕對的"民主".
        所以,"民主"永遠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既然是相對,就不能是一個模式,更不能是只有唯一一個模式,否則就不能實現所謂的"民主".既然"民主"不會以一個或唯一一個形式存在,那麼,尊重"相對論"的話,就必須承認,因為文化背景,地理環境,社會現狀與發展,"民主"其實有很多形式,可以說,既然有"西方式民主",那麼就有"東方式民主","南方式民主","北方式民主",大家的地位是平等的,沒有誰高誰低,更沒有誰對誰錯的論斷,否則就真是不"民主".
       雖然這樣,但應該允許個人崇拜,有人崇拜"西方式民主",也有人崇拜"東方式民主","民主"角度而言,這是無可厚非的,更不能指責別人.但若是把一種民主,用手段強加給別人,或用手段誘惑別人,那就不是"民主" 所為了.
       對於當前中國相當一部分崇拜"西式民主"的人來說,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忘了自己的文化背景,生長的土壤,而且只信奉"西方式民主"是唯一的"民主"這一理念,無視了筆者前面所說的人的差異性,"民主"的相對性.
        那麼,中國的差異性,相對性究竟是如何呢?西式民主是建立在信奉基督教,天主教的社會基礎上的,美國總統奧巴馬都說,他一直是受聖經的指引,帶領美國前進,其實他糟蹋了聖經,因為聖經肯定沒有教他持雙重標準處世,教他說一套做一套,教他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否則,教堂裏面為何設置"懺悔室"?
        埃及沒有這樣的社會基礎,印度也沒有,伊朗也沒有.也許有人說,那是因為埃及,印度,伊朗等不夠先進.其實"民主"沒有先進與落後之分.日本作為"脫亞入歐""典範",它的民主又如何?議員席位基本是世襲的,日本人是"認種",有人說,我當不了官,但我有權投票,一人一票選舉啊,這沒錯,"民主",但你有沒想過,你投票的物件是你心目中的人選嗎?你算老幾?
        筆者以身在異國的體驗,可以說,你投票的物件是政客們推舉出來的,你只是在政客們劃定的"張三,李四"中選一個而已,而你可能連張三幾歲,李四多高都一無所知,這就是真實的"西式民主",在西方一人一票的制度裏,你是被動的,當然,你可以反對,可以棄權,但結果不是"張三"就是"李四",你重要嗎?事實上,更多人是看長相來選--這又回歸到人的"差異性"這一原點了.
        只要承認人的差異性,就必須承認社會存在階層(或叫階級),我們現在粗粗地分為中產階層,資產階層,平民階層(實則是無產階層).在地大物博的中國,最值得炫耀的固然是地大,但不可否認的是地域的差異,民俗的差異,語言的差異,飲食的差異,這些差異比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豐富和巨大. 這些差異,決定了中國的"民主",必須是"中國式民主",為何筆者叫"中國式民主",而不叫"東方式民主"?因為,筆者認為,中國不能完全代表東方,東方世界裏,還有很多如佛教國家,伊斯蘭教國家等等,這些國家的"民主",未必能用"中國式民主"代替.這種對異族的尊重,也算是筆者的一種"民主"態度吧.
       那麼中國究竟適合哪一種"民主"?這就需要大家根據中國歷史去總結了.這裏筆者就不再細述,不過,從目前祖國取得的成績和國際地位而言,目前的體制證明是對的,很適合中國. 一些人無視這些成績,妄圖為了證明"西式民主"是世上唯一正確的而去否定這些成績,其實本身就不是"民主"的所為."民主"在這些嘴裏,只是一種利用工具而已,或者是打著"民主"旗號,包裝自己,實質做得是反"民主"的勾當!


老安後語:
西方國家如加拿大, 是否如現今香港部份社運士,所謂學者,教授,副教授,高級講師等等所講的"國際標準"? 答案是你自己上網看清楚加國的憲法,國家組織,政府組成,自己求答案了!
很不明白, 這些讀,唸,做學問的政治學,或政治經濟學的高知,他們過去唸的,做的是什麼了!

西方"進步"國家的選舉制度下的政權為什麼相較穩定? 原因只有一個, 他們尊重遊戲規則而已,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集體球場運動都是西方, 尤其是加拿大發明(冰球,藍球等等)的原故
 !什麼叫遊戲規則?"願賭服輸"四個字!

這些國家,選輸了,認命! 在這一屆政權中, 他是在議會中代表他們背後利益的團體或人,盡量找當權者的錯處及茬子,挑剔執政者, 但是他們是非常尊重議會,議長,永遠是合適得體的衣著,加國人們普遍樸素,不會像某位大狀民主女神, 好似做名牌模特兒一樣,盡秀名牌, 也不像長毛,乜狗及加拿大佬大舊(很奇怪,他在加拿大唸的是什麼,學的是什麼,他的行為形象真的侮辱了加拿大!),還有他們在議會一定不會像港大出身,唸教育做教育的張乜光一樣的"坐"法,老鬼真不看不過眼,他永遠坐不正(屁股生瘡?),大模屍樣,歪歪斜斜 ,態度囂張,這跟他的出身工作完全不配!

他們不會在議會掟東西,放標語,,,這是他們尊重這遊戲,尊重這規則, 以現今香港的論議文代化,他們會嗎!

他們尊重這投票結果, 奈心忍讓這屆任期, 但是,台灣,泰國,埃及,烏克蘭等等 會嗎?

一招公民抗命,人民自决,就這樣少數就騎刧了"選舉", 再加一招,選舉舞弊的帽子,胡亂加上去, 利用媒體,it系統就煽動"群眾(相對沉默大眾)尤其年青學子",三時三刻上街,抗爭,佔乜佔物,對千辛萬苦選出來的,一棍打死!

香港會不會這樣?我斷言,一定會!

世界上少有傳播媒體會像香港一樣,自由到是放任!西方國家媒體其實也不是什麼新聞中立,新聞自由,一樣是受幕後利益團體操縱,是路人皆見,皆知的事實,但他們從沒有像香港那份報章,那幾個電台一樣肆無忌憚走離新聞道德及新聞專業的範疇,變成政治工具!

香港的土壤,能否讓一人一票走向真正西方議會文化,我的答案很悲觀, 就是現時所有媒體對某問題有不同意見已被圍堵,圍殺的現象已知大概!

有什麼更好方法,可以真正代表及可以實行,,,,答案,空白!

所以, 一步一步摸著石頭有什麼錯?

老安又引人拍磚了,佔中三子簡直無恥!青少年不幸, 警員無辜, 普通市民無奈, 中小商家無泪!

為什麼叫這三人無恥,不是說他們的政治理想,理代,追求, 是說他們欺騙大多數港人,學生及真正追求民主的人們, 他們說過,一亂便收手, 以和平愛去追求, 但是他們今天的說法,,,,我只能說是無恥無臉無人性而且不是男人!

局勢亂了, 大聲承認是自己估計錯誤,呼吁群眾返回和平,雖然一定不能收效, 但代表你能把責任一肩担, 再加主動前綫,跟梁某及西環張某坦白及強硬對話,才是推動民主的大丈夫所為,如今只懂抽水, 垃圾之極, 香港要搵這些人推動民主???荒唐及荒謬!!!!

言盡於此,香港向何處走,不是老鬼這些屁民所能影響, 不過家鄉情,不能棄,表達一下自己心中想法!(這是我的自由!你們說的嗎,要民主嗎?你們要尊重我的言論自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