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July 2014

漢字裏的天機~~~又是一神州貼,有意思!翻為正體供正體讀友"笑"看!



漢字裏的天機【漢字拆字戲解】
2014-07-02

王。一把三穿起來就是王。即上達天意,下合地理,中通人性者,王也。缺一則不可。不通人性者,工,罰其勞改;不合地理者,干(老安按: 幹之古字,今紅色地方再复用也!),失去老百姓的擁護,沒有了根基,給誰當王去?只好自己去幹活了;不合天意者,土,連天意都違背了,你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看來,王,難當。

  官。兩口連起來戴上烏紗帽,就是官。上口騙朝廷,下口騙老百姓,還說得天衣無縫,而自己卻毫無內容,沒心沒肺,這樣的人才能戴上烏紗帽,才能做官。有心有肺的,不會說假話騙人的,還是幹點別事去。

  士。孔子曰:推十合一為士。即能從許多事物中總結出一個道理的人為士。現在可不同了,推十合一為士了。即能從一個人開始拉上許多關係的人才是高手,才能為士,社會關係是第一生產力嘛,有了關係什麼事不好辦?升官、發財,打個電話就行。

  道。首(老安按:頭也)行走也。頭腦不停地運行、思想,道才生。一個人只知吃飯幹活,不動腦子,其道何有?出路何在?如此,我們也就可以理解老子所謂道可道,非常道的真正意思了:道是頭腦的思想,雖然可以說出來,但一旦說出來,他就成了靜止的被固定的一段暫時性的思想,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運轉不息、擴展無際的思想了。宇宙大道,與人的思想有何之異?其實一也,此為道。

  知。矢口為知。矢,箭也。也就是說,一開口說話,就要直指事物的本質,一語中的,這才叫知。否則,多嘴多舌,不著邊際,自覺知之,其實不知,亂說而已。

  尖。一頭大一頭小為尖。非也。實一小人也。一個投機鑽營、削尖了腦袋往上爬者,非小人若何?

  詩。西方人曰:精煉的句子。《毛詩序》曰: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皆非也。實乃寺中人言也。和尚無事,每日敲打木魚,偶發一言,是為詩。即閒人閑語也。俗雲:閑來無事作首詩。此之謂也。陶潛、林和靖可作人證。誰見過忙著生活的人作過詩?

  文。女變之態也。亦即女人引誘男人的一種小動作。所以為文者必須小心翼翼,柔手柔腳,忸怩作態,嗲聲嗲氣,玩貓膩。君不見誰的文章媚態妖豔,脂粉氣足,誰就能打動人,魅惑人,誰就有市場,就能風靡一時?文,真是妙也者乎哉!

  臭。自犬。自己把自己當狗。不管是當走狗、巴兒狗、癩皮狗,還是瘋狗,最終都會成為喪家狗、落水狗。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狗改不了吃屎。把自己當狗的人,放個屁都是狗屁,焉能不臭!

  活。舌頭喝到水才能活。水乃生命之源,什麼東西喝不到水還能生存?然舌乃千口,實際上是說話多吐出些唾沫星子,把死得說活了。這樣的人,哪有不左右逢源之理?話少者,自然活著巴結。但話太多了,也會被唾沫星子淹死。

  窮。用力打地洞者。沒錢蓋房子,只好挖地穴住,不窮才怪。看來,窮,自古以來就是丟人事,恨不得找個老鼠窟窿鑽進去,倒也省力。

    君。手口也。是手指揮口,口指揮手,還是手口並用?皇帝曰:殺!於是人頭落地。此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也。真是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所以,凡是明地裏說好話,暗地裏下毒手,借刀殺人者,皆君子也。

  忍。用刀子剜心。滋味可想而知。所以能忍者必是意志堅強者,刀子捅了心上也不吱聲,不象豬羊之輩,屠宰手拿著明晃晃的刀子,一照量就嚇得哇哇亂叫,沒一點修養和境界。故忍者,高人也。

  鬧。在門內開市場。車來人往,人喊馬嘶,貨物堆積,討價還價,心煩意亂,暈頭昏腦,熱火朝天,亂七八糟,如此模樣,怎會不鬧。

  性。心生之物。人生而有心,心而生性,天意教此,豈可閹之?只是不可亂來,兩心相悅,生生不息,源源流長,何罪之有?美哉,善哉.

    情。心青則情。心年青,有活力,不安分,才相互勾引,才有情。所謂少年夫妻也。夫妻之事,不言而喻,誰心裏都明白。

  色。下巴上一把刀。下巴之上是什麼?嘴。刀子從嘴裏出,也可以往嘴裏入。桃色事件,就是刀從嘴裏出,誰與這事沾邊,就一傳十、十傳百,刀子滿天飛,桃色事件中人被籠罩在飛刀叢中,還能活得自在?非被割個身敗名裂、遍體鱗傷不可。秀色可餐,是刀往嘴裏入。從嘴裏一刀下去,順著腔子直達心臟,口吐熱血,紅花飛濺,豔麗無比,其色鮮鮮。這捅心捅肺的味道滿夠受的。但眾人皆好色,謂花下做鬼也風流,何也?色者,軟刀子殺人也。迷在色中,甜甜蜜蜜,雲裏霧裏,死在溫柔鄉中,還以為是做夢。俗雲:色是一把刀。你不信,我信。

  死。歹和匕之組合。歹,壞人也。匕,刀子也。胡作非為,奸盜搶掠,殺人放火,貪污腐敗,無惡不作者,謂之歹人。這樣的人早晚脫不了挨刀子,所以必死無疑。

  正。一止為正。做事不越軌也。內含一上一下,還有一豎。指為人處事,有上有下,端方有肅,不上不下,上下相合,取其中,站得直,絕不點頭哈腰,阿諛奉迎。這樣的人,誰敢說不正?

  恕。如心。即象別人的心。也就是拿著自心比人心。人活在世上,擁擁擠擠,磕磕碰碰的事常有,誰還不出點小亂子,犯點小錯誤?只要不是太過分,有意使壞,鄰里同事,上級下級,親戚朋友,一不小心得罪了你,想想事理,拿著自心比比人心,自然也就能寬恕了。

  吠。口大上一點。一人本就大,若再大上一點就成了犬,犬一開口就成了吠。狂妄自大,亂喊亂嚎,不是狗叫是什麼?

  刑。開刀。在身上開一刀,當然不是什麼好事。要不自古以來,當官的都不願被刑,制定出什麼“刑不上大夫”的規制。這樣就只有小民挨刀了。想得是挺美。但就不想想,你只拿刀砍人家,人家就不會拿刀砍你?許多農民起義砍了一些大官和皇帝的頭,才恍然大悟,制定了所謂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說得好聽,執行起來卻難。因此,也就有了皇帝不斷地被砍頭,朝代不斷地更換。

  賄。有貝。貝,錢也。有錢是好事,賄之何罪?但賄和賂一連姻,問題就來了。

  賂。各貝。乃錢各有所得也。你有權,我有錢,我送你一萬是想得十萬或更多。現在人心不古,兒子有了錢,連老子都不願給,何況別人?因此,當你有了權,人家送你錢的時候,你要好好想想了,那錢沒有白送的,那錢更不是好分的。吃了人家的嘴軟,拿了人家的手短。到時候,大概不只是嘴軟手短,恐怕脖子更軟,頭更短,說不定哪一天,哢嚓,脖子斷了,頭就沒了。

  貪。今貝為貪。何意也?現在已經有了很多錢還不滿足,吃著自己碗裏的,瞅著人家鍋裏的,欲壑難填,蛇欲吞象,是為貪。

  污。水亏(老安按:亏-虧也,也是老字,其實也不是殘體字!)。沒有水,不能清洗,自然就髒了。心靈也一樣,沒有清廉之水常洗,豈有不污之理?一旦汙,不只水虧,心也虧,人性虧,命就更虧了。

  腐。病附肉上。疾病附著到肉上,不殺菌,不消毒,不醫治,怎能不爛呢?

  敗。貝反為敗。錢是好東西,也是壞東西,如果取之不道,用之不當,錢就會造反,就會導致人的失敗。故逢貪必汙,汙之必腐,腐之必敗。

    我。二戈反背。兩個戈背對著背相連相擊,既相互割裂、鬥爭,又相互依存、統一。我先人造此字真是深奧精妙之極,早把人生自我參悟透矣。誰沒有兩面性?誰沒有善惡之分?貪廉之意?美醜之態?真假之情?古語雲:人生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我之一字,示之神哉絕矣。

  會。人像雲一樣聚集起來。所以大會小會煙霧迷蒙,龍蛇混雜,人頭攢動,秀髮如雲,人云亦云,不知所云。

  章。立早。其本義即會寫文章的人,就能早成家立業。所以孔老夫子曰:學而優則仕。俗雲:書中自由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但章又乃童無根,沒有根的兒童永遠長不大,永遠天真,一如李白、杜甫者流,自覺文章、詩詞寫得好,聰明透頂,實則一生少不更事,不諳世故,到老漂蓬。

  失。人一大出了頭,就失。一個人自高自大,自以為是,無所顧忌,違法亂紀,豈能不失?

  花。草化出來的一種景觀。草長啊長啊,日精月華不斷聚集,某一日憋不住了,噗哧,冒出來一朵嬌豔美麗的東西,就是花。其實這是勾引異性的一種性器官,就像女人的mm和屁股。女人十八一枝花,就是說女人到了十八歲,誘惑男人的東西都冒出來了。

  閃。人到門裏邊。兩個談戀愛的,一個跑,一個追,追著追著找不到了,一氣,回家,推門一看,那人卻在門裏邊,好閃!於是嬉鬧一番,關起大門來,讓那小人兒入那小門,雲情雨意,好不纏綿。所以,閃,還有關起門來躲在屋裏幹那時的意思.

  特。寺中不養和尚養著牛,是很特殊。

  容。一間房子裏住著八口人,是擠了點,但好歹能盛下。這是個肚量問題,所以有容乃大.

  柴。此木是柴。此,止匕,樹木停止生長,枯死了,用刀劈開,拿來燒火,此木就成了柴.

  出。山爬到山上謂之出。人想當官,也要像山一樣把別人壓下去,爬到別人的頭頂上,自己才能出頭。這種人自古不乏其類,故有此木是柴山山出之說。

  煙。因火成煙。可燃之物被火一燒就冒煙,所以火是因,煙是果。

  多。夕夕為多。太陽落一遍又落一遍,人還活著,他的歲數就多了。古人活著是以白天行動為標誌的,夜晚入睡跟死了沒有什麼區別。所以傍晚這頓飯就顯得格外重要,家家戶戶燒火做飯,吃的飽飽的,好度過漫長的黑夜。所以才有因火成煙夕夕多這一不朽的人間景觀.

  炊。火欠。食物不熟,當然火欠。故燒火做飯謂之炊。

  共。廿八。古代女子十三可以嫁,男孩十五可以娶,加起來廿八歲,他們合了房,睡一被窩,也就共了。

  克。十個兄弟一輩子在一起,能不打架?所以克。

  覌。第一次見,是見。又見了一次,才是覌(觀)。

  逼。一口田上走。一個人到處流浪,居無定所,肯定是被逼得。

  標。二小木邊站。兩個小孩站在樹邊,示意那棵樹是他家的,這自然是一種標誌。

  吉。士人之口為之吉。何者?當官的報喜不報憂也。老百姓一年的收入明明不足一千元,他卻說早已過了一萬三,並以此多向老百姓收銀子,搞得老百姓苦不堪言,騷動不安。如此誤國誤民,何吉之有?實乃凶也。當官的只有實話實說,才是國家之幸,人民之吉。現在好了,老農民不用再交錢,而且有補貼。可市民呢?什麼時候才會不用為失業擔憂?

    跟。足艮。應該是腳趾頭,不知怎麼一下子跑到腳後邊去了,成了腳後跟。大概造這個字的人是倒著走路的。

  僧。人曾作僧。不喝酒,不吃肉,不辦耍,誰願受此苦罪?只是在被迫無奈,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暫時做一會兒和尚罷了。所以大多數人只是曾經做過僧,而非真和尚。要想活得自在,人弗可做佛。

  才。刀出頭。故有毛遂自薦,脫穎而出之佳話。這就是說,真正的人才,你想壓也壓不住,總有一天會冒出來。才又是本的五分之三,想幹一番事業,有了人才,就有了一大半本錢,何愁不成功?

  默。黑犬。咬人而不吱聲的狗,確實黑!

  怨。一心想成鴛鴦雙棲之美。但卻怨不鳥,想不相。不能像鳥兒一樣沖出籠子,自由自在地相親相愛,結伴雙飛,合侶雙宿,只能待字閨中,有心無力,日思夜想,望眼欲穿,豈能不怨?這種滋味心情,大概老****、小寡婦體驗最深。

  逃。兆走。預示著跑。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的說,你長得風擺楊柳,嫻淑漂亮,我品行端正,長著個好傢伙,我要與你成其好事,你跑什麼跑?女的說,那邊有個山洞,我們到那裏邊去,別在外面讓人家看見。於是雙雙大喜,女的在前面扭著屁股跑,男的在後面搖著傢伙追,逃之夭夭。逃之意原來浪漫如此!

  梟。鳥蹲木上。即上生鴛鴦之鳥,下生連理之枝。也就是說,男的那玩意像根木頭棍子,女的則像鳥一樣蹲在上頭,正在顛鸞倒鳳,幹那事。只是這女的厲害,像老鷹,一飛一撲,勁足勢猛,讓許多男人承受不住,故謂之梟。

  域。傾國傾城。喻貌美之極,天下無匹,不用兵馬刀槍,只憑姿色就能掠城覆國。此事古已很多,西施、貂蟬、楊玉環就是典型。故孫子曰:不戰而屈人之兵,上上之策。美人計也。

  謀。某人之言。別人給你出主意說的話,聽起來很甜,最後卻是吃了一嘴木渣。所以,謀,是別人哄你的話,不可全信,凡事還是自己拿主意。

  批。一手提著兩把刀。挨批者的情狀可想而知。所以批人的人最好還是手下留點情。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今天你批人家,說不定明天人家就會批你,還是積點德,給自己留條後路為妙,以免將來輪到自己頭上,人家下手比你還狠,後悔莫及.文革就是最好的一面鏡子,前車不可不鑒也。

  真。十面具備,直通八方曰真。即無論到哪里,到什麼什麼時候,都完整、都不變性的就是真的。這樣的理,是真理;這樣的事,是真事;這樣的人,是真人。

  詭。言危。把事情或問題說得很嚴重、很危險,搞的危言聳聽,嚇唬住你,然後好對你下手。無論拿你的東西,還是整你,你都不敢反抗,任其所為。顯然,這是一種詭計。

  內。人的兩腿在門裏,頭在門外,哪是內?哪是外?所以內不應是裏面的意思,而應是門卡住了人脖子。

  外。夕卜。太陽快落的時候算一卦,就是外?莫名其妙。

  歌。哥欠你的,你要就是了,還用著唱了?妹說,你總是模棱兩可,不唱你咋知道怎麼回事兒?

  妹。女未。女孩沒長大為妹。女的說,我都二十八了,還沒長大?男的說,你就長到一百歲,也還是妹。女的說,為什麼?男的說,因為你還沒接觸那玩意兒。

  姐。女且。且,陽物也。女人一接觸到陽物,就成了姐。妹,你懂了麼?

  
    海。水為人母即海。據現代科學研究,一切生物都誕生于水,水為母親,豈獨人哉?那麼造此字的人獨把水稱為人母又是何意呢?大概是為了強調水的重要,我們要像對待母親一樣,珍重水,保護水。因為人不可須臾無水。我先人真是見識深遠,用心良苦。人類的一切,盡被海涵了.

  信。人言為信。騙人的話你也信?所以此信大可不信。但不信人言又信什麼?難道信鳥語、驢叫不成?故而人言又不可不信。做人真是不容易。

  悲。非心而悲。自古以來悲傷就不用心,更何況現在?尤其是在官場,上級死了,又給下級空出來一個利更多權更大的位子,下級那是高興得痛哭流涕,誰會真的傷心落淚?下級巴不得上級早死呢!不是有些嫌上級死得慢而派人搞暗殺的嗎?兔死狐悲,倒是真的。

  教。孝反。不孝者一教就孝,孝者一教就不孝。故不孝者教之,孝者不可教也.

  育。雲在月上。雲彩上升到了月亮的上頭,月亮的光就不被遮擋,就能照徹黑暗了。人到了這種境界,也就童蒙大開,什麼事都明白了。至此,育之義亦已盡矣.

  羞。羊醜為羞。羊醜與你何干?你害得什麼羞?大大方方走路,大大方方喝酒,大大方方做人,這來得多瀟灑!誰願羞誰羞去,反正我不是羊,醜又何妨。

  要。西女。西邊一個女人,東邊一個女人,你要哪個?範蠡說,西施那麼漂亮,東施那麼醜,我當然要西施不要東施了。於是要西女,泛舟西湖,不知所終,唯留一字:要。

  泛。水乏。水缺乏應該乾旱,何來氾濫之災?造此字的人,不知是故意說反話,還是腦子有問題?

  愧。心裏有鬼就愧。所以古語雲:不做愧心事,不怕鬼叫門。那些幹了壞事,坑了人害了人的,本身就自心生暗鬼,不用鬼叫門,他也活不舒坦。

  悔。心懷人母。心裏想著人家的母親,不想自己的母親,這樣的人定是些見利忘義、有奶便是娘的不肖子孫,到頭來只能落個眾叛親離、千夫所指的下場,悔之亦晚矣。

  著。羊目。羊眼長在哪里?羊眼只能著在羊頭上。羊一瞪眼就著急,人一著急呢?難道閉著眼?造這個字的人,大概是個放羊的,他只看見了羊眼,而看不見自己的眼,所以,只能觀羊造著.

  虛。虎頭業尾。什麼意思?扯虎皮,做大旗,障人眼目吹牛皮也。自己做了一點點小事,幹了小小的一點業務,就吹得像老虎一樣嚇人,豈能不虛?現在這樣的人和事太多了,當官的為了往上爬,最省力的一招就是:吹!推銷產品的,虛假廣告滿天飛,不怕臉紅,不怕昧良心,閉著眼扯著喉嚨鼓著腮幫子一個勁的——吹!更有甚者,直接做假老虎,從畫子上拍張照片,上電視、登報紙,瞪著眼珠子——吹!直吹得天翻地覆、人仰馬翻,也不怕丟官坐牢了,眼都吹出血珠子了還是一個勁地——吹!難道直至把狗、把牛、把老虎、把自己吹死才肯甘休?可悲!

  孤。子瓜為孤。即未成熟的瓜被摘下來就成了孤。所以沒了父母的小孩稱為孤兒,成年人只有孤獨、孤立,沒有孤人之稱,單身男、女只能稱為鰥、寡,除了帝王。為何?因為帝王是脫離了百姓、沒有父母的永遠長不大的天子,故而只好稱自己為孤家寡人。所以做帝王的沒有一個幸福的,雖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也只是個孤兒而已,到頭來也只有落個孤獨而死的下場。

  
    看。手目。手上長眼謂之看。怪也?奇也?其實,不怪也不奇,古人看物,用手不用眼,因為手摸到的東西是實實在在的,眼看到的往往不真實,除了花眼,還有影像和虛幻。所以你想看清楚事物,最好還是直接接觸一下,免得上當受騙。說一個人能耐大的時候,不是說他手眼通天嗎?可見,古人造看,是實踐出來的真知。

  卓。早卜或蔔早謂之卓。什麼意思?早卜就是提前預測,蔔早就是先預測起始狀態。這樣無論做什麼事都會心中有數,提前做好準備,即所謂有備無患,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能做到這一點的就稱其具有遠見卓識,卓爾不群,才華卓絕,能力卓異,成就卓越,戰功卓著,等等。俗語雲:一天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我先人卓識久矣!

  眼。目艮。即腳趾頭上的視覺孔叫眼。不知為什麼,後來這視覺孔長到頭臉上去了,眼也就與鼻子耳朵做起鄰居來。也許造這個字的人是用頭走路的?頭即是腳趾?說古人有的能一目十行,大概就是用十個腳趾頭看書吧/

  叛。半反為叛。全反是敵人,造一半反就是叛徒。

  破。石皮為破。為什麼?因為石頭的皮沒有完整的,所以為破。

  波。水皮為波。水皮起伏不定,掀起波浪,可以理解。但平靜的水皮呢?也是波?造此字的人大概是個生活在海裏的。

  坡。土皮為坡。造此字的人一定是個山民,沒見過平地,故認為土皮為坡。

  透。走秀。這個字有點妙,現在滿電視上都是走秀的美女猛男老弱殘疾,這些人大概把這世道看透了,演戲唄!還能出名、掙錢,一不小心成了明星也未可知,何樂而不為?更可笑的是,一個猴在臺上耍,一大幫猴在台下樂,真是令人透心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